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丽江传说·心外情  

2006-09-03 19:32:0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错,是这个地方了。
  走过一条木板搭建的栈道,满坡密不透风的杉林中,蓦地腾出一块豁然开朗的平地——这就是传说中的“玉龙第三国”:云杉坪。
  也许是高原缺氧,唐戈有一阵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为了争取时间,他支起了画架,先用炭笔勾勒起来。
  “哟,原来你是画家啊!”游翊惊叫起来。
  游翊是唐戈的临时驴友。在丽江古城,当唐戈和一辆的士谈好包车价时,斜刺里突然杀出一个红衣女孩:“大哥,你去玉龙雪山吗?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我们各付一半的钱。”唐翊的第一反应是微微皱了皱眉。不是这女孩长得太丑,相反,她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只是,此行实在不宜有外人……
  “大哥,要不,车钱都由我付,好不好嘛?我一个人上玉龙雪山,实在不安全啊!”
  看着女孩央求的目光,唐戈犹豫了一下,最后说:“这样吧,到了山上,我们各玩各的,互不干扰,行吗?”
  “嗯。”女孩点点头,有点无奈的样子。
  就这样,游翊上了唐戈的车。一路上,她喋喋不休地说起孤身闯云南的“传奇”经历,唐戈只是嗯嗯连声……
  “游小姐,”这时候,唐戈收起笔,脸上掠过一丝不悦,“我们路上说好了,到了山上各玩各的,不要互相干扰。”“知道了知道了,小气鬼!”游翊嘟起嘴跑开了,一袭红衣,溶进了密密的杉林中。
  唐戈仰起脸。
  四周都是山,杉树一排排,看久了,这排排杉林好像转动了起来——这情景,像极了小时候看过的电影里,那些“壮烈”后的镜头。
  唐戈重新拿起笔,画了起来。偶尔有一两个游客过来瞅一眼,又嘻嘻哈哈地走开了。谢天谢地,那个叫游翊的女孩,终于没有再出现。
  人还是太多了。唐戈扛起画架,沿着那条木栈道,朝着游客较少的地方走进去。
  渐渐地,雪地上,其他的脚印,似乎知趣地消失了。
  突然,唐戈猛地停住脚步——崖边到了。
  没有,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跳台。
  一只鹰,从山腰俯冲下去,缩成一个黑点,又不见了。风吹来,唐戈张开双臂,摇摇欲坠。
  一步,只一步就够了。
  “大哥,画好了吗?”
  又是游翊!唐戈睁开眼睛,没好气地说:“没有,我在找感觉呢!”
  皑皑白雪中,一个红点由远而近,像滑雪般飘过来。唐戈向前几步,拦住了她:“你不去玩,来这干嘛?”
  游翊抬起眼睛,睫毛竟然是湿的。“大哥,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当然知道,”唐戈索性说了出来,“这里是殉情圣地。什么,难道你也想……”
  “大哥,我们要做的,都是一样神圣的事,你何必对我那么凶?”
  唐戈低下头。
  “大哥,既然遇到了你,我有最后一个心愿,你答应我好不好?”
  “什么心愿?”
  “让我做你的模特,我们合作完成你最后的一幅作品。”游翊轻咬着红唇,盯着唐戈。唐戈抬头望天,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游翊走到崖边,看了唐戈一眼,款款地转过身去。
  红衣像一个花苞,被她自己的手轻轻剥开。玉臂一扬,那衣服,像一只红色的大鸟,向崖下飘坠……
  唐戈大喊一声:“太冷了,怎么可以……快穿上!”
  游翊微笑着摇摇头:“你看我的身体,哪一点像受冻的样子?放心,我服过抗寒神药了,画吧。”
  唐戈闭上了眼睛——白晃晃的雪地没让他的眼睛难受,这女孩的身体,却刺痛了他的双眼。冥冥中,他看见了另一副雪白的娇躯,如今,她正躺在异国他乡,一个毛绒绒的男人怀里……
  “大哥,你闭着眼也能画吗?”游翊的声音幽幽传来。唐戈睁开眼,咬咬牙,拿起了画笔。
  雪白梅红,点点春意闹。游翊胸前的“玉龙雪山”,一颤一颤地,在唐戈笔下傲然屹立。风扬起,几瓣雪花扑向她,立刻被她的身体融化了。
  “大哥……”游翊又轻声叫起来,声音也发颤了。
  “怎么了?”唐戈停下笔。
  “你……画好了吗?”
  “没呢。再等一下。”
  “可是……可是我很冷,可能坚持不下去了大哥。要不,我先跳下去,反正你凭着记忆也能画的是不是?如果有缘,也许,我们在‘玉龙第三国’里还能再遇到……”说着,游翊又向崖边走近了一步。
  “不——”唐戈扔下笔,飞奔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她。
  天旋地转,片片雪花缓缓扬起。空中,雪花绽开了,眨眼之间,仿佛被一支无形巨笔蘸色泼染,万朵雪花,白里透红,像羞红的脸。
  …… ……
  “还冷吗游翊?”
  “不了大哥,你的怀抱是这样的温暖。”
  唐戈猛然发觉,他的身体,竟然开始有了微妙的反应——糟,我是只爱她一个人啊,怎么抱着游翊,身体也会这样,热胀难受?
  “大哥,能告诉我吗?你为什么,也是一个人来这里殉情。是她背叛了你吗?”
  唐戈不说话,只是下意识地,把怀里的软玉温香,抱得更紧。
  “大哥,你知道这云杉坪为什么是殉情圣地吗?”
  “知道。纳西人都相信,在这里殉情,就能进入遍地鲜花、没有忧愁、没有痛苦的‘玉龙第三国’。玉龙雪山的爱神,会给每个殉情者最圣洁的爱。”
  “可是大哥,如果你现在已得到了最圣洁的爱,你还会殉情吗?”
  唐戈愣住了。怀里,游翊晶莹的睫毛,一眨一眨。
  唐戈横抱起她,朝着来时的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
  走没几步,蓦地,唐戈只觉得手上一轻!慌乱中回头一看,却见游翊已站在了悬崖边上,像一尊白玉仕女,亭亭而立!
  “不——”他正想扑上去,却见游翊把手一挥,微微一笑:“大哥,刚才,我已经让你忘了她了。能忘一刻,就能忘一世。千万记住,情是心外物,玉龙雪山,不欢迎心被情所蒙蔽的所谓殉情者。回去好好画画,成功之日,即是心安之时。我要找我的衣服去了,就不再见了大哥……”
  话未完,她纵身一跃。
  唐戈跑到崖边,往下望去,只见那一袭红衣,又从谷底飘了上来,瞬间,人衣合一,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你是谁——”唐戈扯着嗓子,冲着那渐渐消失的红点子问。
  “我是玉龙爱神游主的女儿。”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