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丽江传说·引子—我跟王八有个约会  

2006-09-03 19:28:0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黄部落是老家某日化用品厂的推销经理,每年有八九个月在全国各地跑市场。老家没有火车站,他不管去哪里出差,都得到广州来坐火车。每一次经广州,他都会抽时间临幸我,顺便带些潮汕美味给我解馋。
  八月底的一天,他又来了,这次是准备去兰州。那天下午,当他拖着一个很夸张的旅行箱按响我家门铃时,我刚打开电脑,准备写我的鬼故事专栏。老婆笑着说:“部落来了,我再去市场买点菜。”他也一脸坏笑:“那就买点大补的,我这趟出去,得应付好多MM呢!”
  老婆走后,我对部落说:“你自己泡茶吧,我得憋专栏了。”他突然问我:“整天装神弄鬼,你就没有遇到什么倒霉事?”我说有啊,遇到你还不够倒霉吗?
  “靠,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见他神情严肃,忙问:“怎么,你最近倒什么霉了?”
  “唉,其实,也不算什么倒霉。这样吧,先别写了,我把我的故事送给你,免得你老说我白吃你的。”
  我从不用别人的故事来蒙稿费的,但既然他说得这么认真,听听无妨。
  以下,就是部落讲的故事:
 
  你知道我今年28了,这年龄,在咱们老家是凶年,百事皆忌。特别像我这样长年在外的,我妈就更担心了。她到处帮我问神卦命,不知何方神圣就对她说,我今年犯冲,会有血光之灾,破解的办法是,我每到一地,都得放一次生。你知道我跟你一样不信神鬼的,但我不能不听我妈的话。于是,今年二月份我第一次出差,去的是长沙,我抽空到市场买了一乌龟,拳头大小,然后跑到橘子洲头放生。放生之前,我用小刀在乌龟的底壳上刻上我的姓名和放生日期。今年三月份,我到武汉收货款,又抽空到丁字桥买了一只乌龟,我想省钱,买的也是拳头大小的,然后打车到东湖放生。到了东湖,我拿出随身带的小刀,将乌龟翻过来准备刻字——你猜这时我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你上次刻的名字和放生日期?”我故意说。)
  靠,你不愧是写鬼故事的,一猜就对!我当时就惊呆了。当时我就惊呆了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嘴上这么说,现在心里肯定这么骂我:太弱智了吧?编这样的故事也好意思送给我?是不是?你别笑,信不信由你。当时我开始有点信邪了,字也不敢再刻了,就把乌龟放进了东湖。
  到了四月底,我们老板想开拓石家庄市场,便叫上我一起去。因为日夜陪他见客户,我一直没机会去放生。那一次我们在石家庄处处碰壁,新产品老推不出去。准备撤退的时候,老板请客户到和平西路的水龙吟海鲜酒楼吃饭,由我负责点菜。当酒楼的厅面经理带我去点活海鲜时,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靠,你能不能先别笑,我知道你猜对了——没错,在一个大玻璃缸里,我看到一只乌龟贴在缸壁上,底壳上赫然刻着我的名字和第一次放生的日期!我差点没被吓晕,我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么邪?但我还是赶紧先把那只乌龟买下,一路带回汕头,把它放进了韩江里。
  今年五月份我没出差,六月中旬我去云南……
  (“六月份你去云南,又跟那王八有了美丽的邂逅了?”我实在忍不住,破口大笑。)
  云南丽江,你没去过你不知道,古城里到处都有卖鱼呀龟呀给人放生的。我被那乌龟吓怕了,真的不想再放生了。但一想起我妈,我还是不敢违拗;再说,好事做到底,不能半途而废。这一次,我不买龟了,我买一条鱼,这鱼该不会也缠上我吧?在丽江东巴宫后面,我向一个纳西女孩买了一尾锦鲤。当时我挑了最大的一条,花了一百块钱。我问那女孩,放生哪里最好?她说,随处都可以放,但最好是逆水走到四方街大石桥那边放,功德更大。
  我听她的话,用一个很大的木盆子托着,想走到大石桥去。刚走过东巴宫,突然听到后面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先生,你要把死鱼送到哪里去?我吓了一跳,一看那盆里,锦鲤真的已经肚皮朝上了!我怎么就那么倒霉,一百块买了条死鱼!我回头看说话的人,原来是一个老东巴——东巴是纳西族的智者,像西藏的活佛一样,是最受尊敬的人。我说尊敬的东巴,那我应该怎么办?死鱼不能污染丽江美丽的溪水啊!他眨眨眼睛说,先生,万物众生来到世上,都有它的价值,活着可以给你放生做功德,鱼死了,也有它的奉献价值,你看着办吧。我想,鱼死了,除了吃,还有什么价值?于是我把鱼端回我住的客栈,麻烦客栈老板帮我做一道烟熏鱼。老板接过鱼,拿到厨房里,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黄先生你快来!我过去一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鱼肚子上刻着你名字?”我有点不耐烦了。)
  NO!剖开的鱼肚子里,爬出一只小乌龟来!不用说你也知道,它的背面,刻着我的名字和第一次放生的日期!饶是我胆子再大,这回也感到头皮发麻了!锦鲤怎么会把乌龟吞下去呢?
  当时那只乌龟在案板上走了几步,昂起头看我。我不敢看它,双手捧起它,小跑着到了大石桥,把它放进了溪水里。
  “就这样?”我问。
  “就这样。信不信由你。”
  “那你这一次要去哪?还放生吗?”
  “这一次去兰州,我打定主意了,还是要放生,还是要买乌龟放生。如果又遇到它,我认了,不再放了,它既然成了我的龟了,我会对它负责的,就养它一辈子罢。”讲完,部落又问:“怎么样这个故事?值得一写吧?”
  我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部落啊,就你这编故事的水平……毫不夸张地说,这么幼稚的故事,我女儿都编得出来。要是这样的故事也能见报,我还能混饭吃?”
  部落双眼圆睁,正要说什么,我老婆买菜回来了,见我们聊得正欢,便问:“聊什么呢?这么热乎,我都要忌妒了。”部落忙说:“我讲故事换你们一顿饭吃呢。嫂子你赶紧做饭吧,坐了几个小时大巴,肚子真饿了。”老婆笑着说:“好了好了,你总是这样,老也长不大,还说有MM等你,鬼才信!”说着,她提着菜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老婆在厨房里叫我了:“你过来一下,我实在下不了手。”
  “怎么了,你买什么了?”
  “部落不是说要大补吗?我就在市场买了一只乌龟来炖汤……”
  她话没说完,我跟部落同时冲进了厨房。我抢先一步,将老婆手里的乌龟翻过来一看,只见乌龟底壳上赫然刻着:“黄部落 2004.2.14”。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