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迷津  

2006-09-03 19:27:02|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秋的阳光在龙津河上随波逐浪。
  河面上,一只放任自流的皮筏艇时急时缓。
  艇里,一男一女紧紧地抱在一起,一任双桨无所事事地横着。
  这是周立和菱云的定情之旅。
  龙津河有“爱河”之别称,很多热恋中的男女都喜欢选择在“爱河”里漂流的方式来为他们的爱情作个浪漫的见证。除了九曲十八弯的河道能为爱情增加一些峰回路转的乐趣之外,更重要的是,这里据说是最感人的爱情故事“尾生抱柱信”的发生地。在上游的河岸上有一座无法考证真伪的“尾生庙”,人们都说,在庙里拈香许愿,爱情就会天长地久。
  下河之前,在导游的带领下,周立和菱云跟团友一起,排队在庙里发了誓愿:“我们愿白头到老,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现在,他们已漂了一个多小时了,急流险滩已经过去,这一带都是从容舒缓的河面,如果不划桨,皮艇有时候几乎动也不动。他们刻意落在全团的后面,虽然全身都已湿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尽情地享受天人合一的二人世界。
  突然,周立像发现了什么,站起来,叫道:“云,你看——”菱云随着他的手望去,只见河道在前面近百米处一分为二,两条支流越分越开,很可能不再交汇。菱云惊叫起来:“那我们走哪一条?刚才跟你说不要掉队太远了……”周立忙安慰她,别急别急,那些护漂的发现我们没跟上去,会回来带路的。
  菱云咬着手指头,不再说话。周立划着桨,把船靠到岸边,等护漂的人回来。凌云看了周立一眼,粘到他怀里:“立,我有点怕。”周立轻拍他背:“没事的,很快就有人来了。”说完把手伸到凌云的救生衣里,在她身上划着桨……
  一叶竹排倏地从他们旁边飘过。周立惊觉之下,抬起头,发现那竹排已到了前面十几米处。排上站着一个戴着斗笠的渔夫,背对着他们。周立忙喊道:“阿伯,帮一下忙!”
  去势甚急的竹排蓦地停了下来,那渔夫仍旧背着身,声音传了过来:“迷路了吗?”菱云道:“是的阿伯,我们是随团漂流的,现在不知……”
  “跟我来吧。”渔夫说着,头也不回,撑着竹排便从左边的支流飘了过去。
  周立忙操起桨,划着艇在后面追。
  漂了近半个小时,河面越来越宽,水也越来越急。菱云突然叫道:“立,不对啊……”
  周立见菱云恐慌的样子,忙问:“怎么了?”“你瞧,河面这么宽,为什么水流反而这么急啊?”“我看看。”
  周立趔趄着站起来,往前方望去,突然大叫一声:“糟了!”菱云扶着他的身体站起来:“怎么了?”“河、河怎么断了?!”
  “不是断,前面是落差近百米的龙津瀑布,摔下去,就粉身碎骨了!”竹排上的渔夫还是背对着他们,洪亮的声音,听起来却是那么的恐怖。
  皮艇往前漂的速度越来越快,瀑布的哗哗声已轰然在耳。周立急了,喊道:“阿伯你怎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了?!”菱云快哭了:“立,咱们赶紧往回划!”
  两人操起桨,拼命往回划动。可是,水流太急了,一点作用也没有,船依然向前漂去!而两岸看起来也遥不可及,菱云哭起来了。
  忽然,前面的渔夫用篙一点,竹排竟逆流向他们飞来,就在离他们两米左右的地方,背对着他们的渔夫挥篙过来,点在皮艇上——竹排和皮艇,就这样硬生生地在激流中钉住了!
  周立忍不住喊起来:“阿伯,我不知哪里得罪您老人家了,您高抬贵手,救救我们吧!”渔夫冷冷道:“可以,只是,我的排小,只能救一人,你们快点决定,谁要过来?”
  两人都愣住了。菱云猛地扑到周立身上,哭喊道:“不,我们同生同死,决不分开!”渔夫冷笑一声:“行,只要我篙一放,几秒钟内,你们就如愿了!”
  周立铁青着脸,把菱云推开,泪流了下来:“云,你冷静一点,听我说——”菱云泪眼模糊地看着他。周立低下头,小声说:“云,你上个月,不是、不是参加了游泳培训班吗?”菱云愣住了,好像不认识似地看着周立:“你、你说什么?”周立朝她跪了下去:“云,你说过,为了我愿意牺牲一切……我是周家独苗,我们周家不能没有我啊!”菱云身体晃了一下,差点跌进水里。周立继续哭着说:“我答应你,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今后终生不娶!”说着,周立冷不防站起来,纵身便往竹排上一跃——
  突然,他眼前闪过一道黑影,脑袋的地一声,整个人便栽进了水里——
  最后一刻他看清了,那是菱云手中的桨。

  周立和菱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们斜靠在旅游大巴舒适的座位上,导游和团友们正关切地望着他们。周立惊诧万分:“我们、我们怎么了?”导游笑着说:“真有你们的,都漂到终点了,还能够在皮艇上睡着,昨晚操劳过度了吧,哈哈!”
  大巴开动的时候,菱云面无表情地对周立说:“我们明天结婚吧。”
  “好的。”周立不假思索地回答。
  从大巴的窗口望下去,野渡无人,一叶竹排独自横在河面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