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劳动  

2006-09-03 19:05:02|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动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五一节到了,劳模杨白刚上省里开了表彰会回来,心里美滋滋的。辛苦了一辈子,终于得到了社会的承认,想想,值了。
  晚上,杨白打了半斤老白干,切了些牛肉,一个人哧溜起来。喝至微酣处,心情舒畅,不禁哼起了小曲:“小三儿我今儿一早呀么嗬上了城,进了两省巡按大老爷咿呀喂那个门……”
  电话响了。杨白放下筷子,拿起了听筒:“喂,哪位?”电话那头说:“是杨白劳模先生吗?”杨白心想,这个称呼怎么这么别扭?便说:“是劳模杨白,不用‘先生’。”对方说:“是这样的,我们知道您刚参加了表彰会回来,想请您给我们做做报告,行吗?”杨白一听,来了兴致,问:“你们是什么单位呀?”对方说:“我们是从事地下工作的,请您帮个忙,重重有谢!”杨白一愣:“别逗了,什么地下工作?你们是保密单位吧?”对方说:“对对,是保密单位,不可告人的。车就在外面等你。”杨白说:“怎么这么急?明天不行吗?”对方说:“不行,我们是地下单位嘛,再说,路途也远。”杨白问:“要去几天?我后天还得干活呢!”对方说:“就一个晚上,天亮就回来,不会耽误你工作的。”杨白心里觉得怪,但想想对方是保密单位,最好别乱问,再说,连这种单位也来请我去做报告,这么给面子,不去不行啊!便说:“那好,你们稍等,我拾辍拾辍就来。”擦擦嘴,翻出在表彰会上记下的领导讲话稿,匆匆浏览一下,换了衣服,便出了门。
  一出门,便见一辆纯白色的小车停在门口。杨白一走下台阶,那车门便自动打开。他上了车,见车里已坐着一个年轻人,杨白习惯性地伸出手去,那人的手却不伸,只是说:“杨先生,有劳您了,不过,您不会白劳的。”杨白一听口音,便是电话里那人,只是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傲,连握手这种最起码的礼节也……转念一想,人家是保密单位的,大概都这德性罢?便不再做声。
  那人对司机说了一声,可以走了。车便悄无声息地向前滑前。杨白坐着车,又觉得很新奇——这车真怪,看起来轻飘飘的,开动时竟一点声音也没有,比省里领导的车还好呢!
  车走了一会,出了县城,上了一条陌生的路。四周漆黑一片,杨白忽觉得越来越冷,直后悔刚才离家时不带点防寒的衣服……
  车不知又开了多久,酒意一涌上来,杨白竟睡了过去。
  昏昏然间,忽觉有人在推他:“杨先生,到了,杨先生……”杨白睁开眼,车停在一幢灯光通明的建筑物前,车门又自动打开。杨白下了车,打量那楼,发觉才三层高,不由得嘟囔了一句:“你们单位才三层楼呀,省城里那些可以公开的机关,动辄就十几层以上哩!”同车下来的年轻人笑了笑说:“不敢建太高,怕上面的人知道。”
  此时,楼门里走出一拨人来,领头的西装革履,却奇瘦无比,身后跟着几个精壮的人,可能是保镖或手下——看来是个领导了,可世上有这么瘦的领导吗?正疑惑间,那穿西装的瘦人还没走到杨白跟前,手已远远伸出来:“是杨先生吧?一路上辛苦了!”杨白不由得伸出手去跟他一握,浑身不觉打了个哆嗦——那手奇寒无比,像刚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这保密单位的人怎么都这么神神鬼鬼的,莫非他练过评书里“寒冰掌”一类的功夫?
  见杨白发愣,接车的年轻人忙赶上来,介绍说:“这位是我们阎总。”那阎总说:“外面冷,就请上宾到里面叙话吧!”
  一行人进了楼里,没想到里面竟宽得很,大概是因为不能建高层,只好向平面发展了。又让杨白觉得奇怪的是,楼里所点的灯,都是蓝幽幽的,连一盏带色的也没有,不免让人有阴森森的感觉。这是什么“保密单位”呀?这么阴阳怪气的。
  进了阎总的办公厅,分宾主坐定。阎总便说:“杨先生下来一趟不容易,除了给我们开讲座,可以多呆一段时间,逛一逛,毕竟,这不是凡人想来就能来的地方。”杨白忙说:“阎总说哪里话?我杨白不过一介草民,勤劳也是本分。‘劳模’的称号,只不过说明我不懒惰而已,能到贵单位来向你们学习,是一件很容幸的事,哪能说什么‘下来’呢?当受不起,当受不起!”阎总一愣,对那接车的年轻人说:“怎么?你没向杨先生说清楚?”那人说:“对不起,我怕杨先生受惊了,不敢……不方便来,便没说明。杨先生要跟我握手,我都没跟他握。”阎总脸色一沉:“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明人不做暗事,咱暗鬼也不能做暗事!下次再这样,定让你投不了胎!”
  杨白一听,脑中电光火石一闪,不禁从位子上摔下来:“什么?这里是……”
  阎总的两个手下将杨白扶在椅子上坐好,阎总说:“杨先生,你猜对了,我们这里,就是相对于你们阳间而言的‘阴间’,也叫‘地府’,你们都叫我‘阎罗王’,不过我还是喜欢‘阎总’这个称呼,给人一种财大气粗的感觉,也比较有现代气息嘛!哈哈!”杨白浑身仍在颤抖:“那、那我不就死了吗?还有很多活等着我去干呢!”阎总挥挥手:“别怕,杨先生,你阳寿未尽,我们怎会草菅人命呢!是这样的,因为你是阳间的劳模,所以我们需要你帮个忙,为阴间鬼众开个讲座,进行一下思想教育,完了,你就可以回阳间去了。”
  杨白仍不明白:“阎、阎总,此事从何说起?”阎总叹了口气:“唉,说来话长。本来,阴间是一个六道轮回、也即你们所说的物质循环的中转站,人的身体各器官老化以后,到这里休养生息、脱胎换骨,然后再投胎转世;坏人则到这里接受劳动改造和洗脑后再重新做人。千万年来,阴阳轮转,相安无事。可是,到了近半个世纪,阴间却出了问题——”
  杨白听得忘了害怕,问:“什么问题?”
  阎总又叹了口气:“阳间的物质越来越丰富,科技含量越来越高,人,也就越来越懒。这种风气也渐渐影响到阴间来。本来,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鬼在阴间是要不停地参加劳动的。这种劳动不只让鬼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还可以让鬼为重新做人、应付人世间的艰难困苦做足准备。可是,随着人间的生活越来越好,化给阴间亲人的金银珠宝、家用电器、名车美女、随身婢仆等也日渐增多,几乎所有的鬼都可以过上不劳而获的生活——于是,鬼也就越来越懒、越来越讨厌劳动了。这样的鬼投胎成人后,懒性不改,也使人越来越懒,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这种情况已引起了天庭的注意,因为懒人一多,能上天的人就越来越少,天庭已逐渐出现田园荒芜、宫阙空置的可怕局面。为此,玉帝多次下旨,要我们想尽一切办法使鬼勤劳起来,若半个世纪内再无改观,我这个‘阎王爷’也得下岗了。本来,阳间百姓希望亲人在阴间过上小康生活的愿望我们可以理解,我们也无权阻止你们这么做;再说,我们也不能强硬地截留化到阴间来的一切资产,那也会引起天庭鬼权组织的抗议!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杨白心里一动,问:“我又能起啥作用呢?”阎总说:“我查过鬼簿,你前三世都是勤劳的人,现在又是劳模,参加过表彰会,知道怎样进行思想工作,你可以用自己对劳动的热爱去感化懒鬼们,让他们明白,这是一个劳动创造的世界,不劳而获的鬼是可耻的!这对你来说,也是积了大阴德的好事!”杨白又问:“究竟现在地府里的鬼已经懒到何种地步了,我能先了解一下吗?”阎总说:“可以,我带你先见识一下。”
  就这样,阎总领着杨白,一行“人”出了办公楼,轻飘飘地在忽明忽暗的阴间漫步。
  行至一豪华别墅群前面,阎总说:“这里住的,都是阳间达官显贵的子弟。他们痛子心切,拼命地化来高档消费品,导致贵族子弟鬼成了阴间最有代表性的懒鬼。请看,这是‘不洗鬼’——”
  随行小鬼打开一别墅的门,杨白走了进去,隔着玻璃门一看,里面摆放着四个人形怪物,大小、形状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一样。阎总在一旁介绍说:“这个贵族子弟鬼懒得洗澡,死了快两年了,一次澡也没洗过。但长时间不洗,身上汗垢厚达寸许,该鬼便每半年一次雇穷鬼将一锅沥青熬开,浇在他身上,待沥青凝结,穷鬼会将鬼形沥青壳整个剥下,身上泥垢便被沥青粘上,一并剥下来。这四个鬼形只有一个是他本身,其他三个都是沥青和汗垢凝成的壳。但哪一个是真的,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
  又走至一别墅前,阎总说:“这是‘不动鬼’,请看——”杨白一看,吓了一跳,那鬼坐着,一动也不动,四肢不足几寸长,脖子也没有,头直接安在肩上!阎总说:“这鬼下来两年多了,四肢从没动过,以至渐渐退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按这趋势,等到他可以投胎时,四肢会全部消失,人间又多了一个畸形儿!”
  又走到了另一别墅前,阎总说:“这是‘无形鬼’。”杨白拼命朝里张望,别墅里空空如也,不禁疑惑道:“没鬼呀!”阎总无奈地耸了耸肩:“有的,你看不到而已。这个鬼最绝,他说,存在是一种很辛苦的事,所以他懒得存在!
  一路走来,杨白直看得瞠目结舌,鬼竟可以这样懒!这真是匪夷所思。这些鬼若投胎为人,懒便会像传染病一样发作,人间岂不是要发一场懒瘟!
  离开别墅群,阎总说:“到我的宫殿去吧,就是你们叫‘阎王殿’的地方,除了召开会议,一般我不在那儿办公。你的报告会也将在那儿进行。”
  杨白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股自豪感,能在阎王殿开报告会,省长也做不到吧?世上,也就他一个了!
  阎王殿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倒是跟杨白的想像差不多,门口笔直地站着两个鬼卫,见阎总过来,也不举手行礼。阎总对杨白说:“这两位,也是因为懒,身体不肯动,结果肌肉、关节硬化,便成了你们所说的‘僵尸’。这种鬼,当门口值勤的卫兵最好。”
  杨白走过去,大着胆子,伸手握了一下左边那个僵尸的手,果然硬梆梆的,像木头一样。杨白忽然想起一件可怕的事,便问:“僵尸不是每天要喝血吗?难道他们的家人也会拿血拜祭吗?”两个僵尸忽然一齐开口:“我们僵尸是坚决不会为了五口血而折腰的!”阎总笑了笑,说:“这个倒是不用为他们担心。现在下地狱的贪官这么多,每个贪官都得从刀山上滚一遍,他们身上吸饱的血全流出来,足够僵尸们喝了。”
  进了阎王殿,阎总把杨白带到一个会场。杨白一看,问:“这么小,能开多少人的会?”阎总又是一笑:“我们鬼是可以不占空间的,互相重叠、互相穿透都没问题。杨先生如果准备好了……”杨白说:“没关系,现在就可以开始了。”阎总对一个小鬼说:“让办公室主任通知下去,讲座马上开始,将所有懒鬼都集中来。”
  过了很久,杨白等得都不耐烦了,才有几个鬼懒洋洋地前来,嘴里还嘟嘟囔囔地:“开什么会呀,睡得好好的,老催,又不是急着去投胎!”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会场里终于鬼影瞳瞳了。阎总黑着脸,开口就骂:“真是懒鬼!你们还想不想做人了?今天,我们特意从阳间请来了杨白劳模先生给大家开个讲座,主题是关于劳动的,希望大家听完能有所触动,一改懒惰陋习!杨先生日理万机,他是在百忙中抽时间下来的,大家要珍惜这一次难得的机会,认真听,仔细想。”底下一个鬼冒出一句:“劳模算个啥!我生前还是生产标兵呢!”阎总瞪了他一眼,说:“好鬼不提生前勇,就你这懒样,别沾污了那个光荣称号!好,我就不多说了,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杨先生!”底下又一个鬼说:“阎总,不鼓掌行不行啊?”
  杨白有点尴尬,走上主席台,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想想不对,忙改口:“各位老少爷们,大家好!我今天要讲的主题,就是俩字:劳动。劳动,使猿进化成了人;劳动,创造了整个人类社会……”底下又有一个鬼举了举手,说:“可我们是鬼类社会呀!”杨白说:“没错。但是,鬼也是从劳动中来的。你们想想,初民在劳动的过程中,看到了很多自然现象无法解释,于是创造了神话传说;没有神话传说,有你们鬼类吗?所以说,劳动创造了鬼!你们现在不用劳动,便有吃有穿的,但这些吃的穿的是从哪来的呢?是你们还留在阳间的亲人用劳动换来的,没有我们的辛勤劳动,你们能过上这么幸福的生活吗?”又有一个鬼举手插话:“人劳动,鬼享受,天经地义。要不换一下,你做鬼,我去劳动?”
  杨白被他呛了一下,说:“什么叫天经地义?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劳动的,这才是天经地义!再说了,惰性是会在人鬼间传染的,你们现在这么厌恶劳动,重新做人的时候就能变勤劳吗?鬼也懒,人也惰,长此下去,恶性循环,人将不人,鬼将不鬼!阴阳两界,还会有如此幸福时光吗?再说了,你们现在这种情况,我回阳间一宣传,亲人们能没有想法?所以,只有劳动才是硬道理!劳动不仅能让你们自给自足,让你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还能强健你们的体魄,提高阳间的婴儿健康指数,也使你们借用的母体少受一些苦,将恶性循环变为良性循环!懒惰将人变成鬼,劳动将鬼变成人!劳动吧,我的鬼兄弟鬼姐妹们!”
  讲到这里,杨白熟练地将手大力一挥——
  期待的掌声没有来临。忽听一个鬼说:“弟兄们,这个人鬼话连篇,他一回去,肯定煽动我们的亲人缩减阴汇,大家说,能放他回去做人吗?”“不——能——”鬼声震耳欲聋,互相穿插在一起的拳头举起如林,有几个鬼还想冲上台去。杨白万万没想到会这样,吓得脸色发白。主席台上的阎总怒不可遏,大声斥骂:“懒鬼就是懒鬼,真是无药可救!防暴鬼警,速将这些懒鬼赶散!”
  终于,开会的鬼被赶散了,杨白惊魂未定,对阎总说:“我还是快点回去罢,我把所有的鬼都得罪了!”阎总说:“没事,他们只是说说而已,才懒得动手留你呢!我很快就安排鬼送你回去。哦,还有,我说过了,要给你开讲座的报酬。”杨白忙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的话又没起什么作用。”阎总说:“不,鬼是比人要更讲信用的。”他想了想,又说:“这样吧,我跟判官说一下,就奖励你九世都当劳模!”
  杨白一听,扑通一声跪下:“阎王爷,您饶了我吧!我、我一世就够了!”
 
  (所有“现代聊斋”插图由康永君绘制,特此鸣谢。)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