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少镭兄不饮一杯乎?  

2006-09-03 19:00:0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小山
 
  余少镭脑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鬼故事?按照蒋方舟的说法,“他长得就像个鬼”。作为朋友,评价余少镭的长相有不厚道之嫌,我勉强同意蒋方舟的说法,至少可以说他天赋异禀。
  2005年10月12日,一本散发着油墨芳香的《现代聊斋》摆在我的面前,这是余少镭同一题目出版的第三本书,前两本的出版应该是在2001年。
  2005年8月,我回到广州,吆三喝四招呼一帮老友喝酒,余少镭居然说要先去练击跆道再赶来。我并没十分诧异——他神出鬼没的作风我领教过多次,我早把他身上种种不同于他人的表现当成了习惯。酒到一半,余少镭终于来了,身穿黑色小背心,身子圆滚滚,俨然一肌肉男,肤色红润,一脱从前的灰暗,居然健康起来。而且这厮戒酒了,告诉我有近一年滴酒不沾了——天哪,我离开这一段时间,广州发生了什么?在余少镭身上发生什么样的事我都可以相信,惟独戒酒这事太过匪夷所思,让我瞠目结舌达5秒之久。
  2003年10月,在广州,也是这些人,也是五羊新城,在前两拨的拼杀中余少镭已然醉倒,大家七手八脚把他塞到出租车里,看着车子拐过街角,都长松了一口气,一起走向下一个“战场”。我对张超说,少镭终于回家了,咱们好好再喝一场。话音没落,一只手拍在我的肩头,回头看,是余少镭!他带着哭腔道:你们想甩掉我吗?——是不是写鬼故事多了,人鬼合一了,行动居然如此迅捷?同去吧,同去吧,人称酒徒胸中更无点墨,自好浪子笔下颇有波澜,酒徒也罢,浪子也好,兄弟一场,喝死算鸟。
  2002年3月,我离开南方都市报,回到北京前,我们不是连着喝了一个月么?
  回到2000年6月16日,我从北京到广州,余少镭比我早到一个月。那当然是我和余少镭的第一次见面,还有张超,当夜,三个人不就已经喝吐了么?还记得白云宾馆对面那个小酒吧否?那时,南方都市报正是胆略非常之际,时任专栏版编辑的谢有顺“疯狂”地把专栏扩大到每周五篇,而第一批专栏作者就有余少镭,他以“现代聊斋”为栏,开始杜撰他的鬼故事。一个月后,我的“大话明星”也粉墨登场。有幸和余少镭同版共舞。
  2001年8月,我江郎才尽,退出了专栏版,余少镭还在写。
  南方都市报的专栏版物是人非,走马换将,有沈宏非、朱碧、蒋方舟那样去了又来的,有迟宇宙、龚晓跃、阿村和我这样一去无回的,但余少镭的鬼故事除两次短暂间歇外,居然整整在那里驻扎了五年之久,直到他开始写连载小说《破月》后才停止。孤陋寡闻如我者,不知道在中国内地,一周五篇,一写五年,还有谁的单一专栏能写上这么久。
  坊间传说“写长易,写短难”,这话很难让人信服,长篇作品花费的心思肯定要超过短篇,但像余少镭般五年内写1000多个800余字的超级短篇,难度就大大超过写一个长篇了,尤其是每天被编辑逼稿的前提下,还能保持相当水准,除了他,我还不知道谁能如此。
  写鬼故事的前辈当然是蒲松龄,但与蒲松龄每日记载引车贩豆浆者的讲述不同的是,余少镭的鬼故事都来自他那颗大大的脑袋。
  目下写鬼故事的人着实不少,但说实话,那些一味以将人吓倒为己任的作品我是不喜欢的,我连恐怖片都不敢看。所谓悬疑,所谓推理,既无雅趣,又无俗趣,也就是无趣……余少镭不同,他的鬼故事并不可怕,看着像是写鬼,实际上还是写人,刺贪刺虐入木三分,这一点上,他和蒲松龄倒是一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人如此,鬼如此,天下莫不如此。
  余少镭出身陋巷,混迹市井,全凭一己之热爱最终成为半专业写家,廿年坚持,方有此成,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欲再饮一杯乎?
  不是书评,感叹一下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