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乡间葬礼·死不瞑目  

2006-09-03 17:18:05|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邻乡86高龄的马大爷死了,出殡的前一天,他那个在乡里当会计的大孝子来请我去拍葬礼。但临走时,他不厌其烦地再三强调:“余师傅,你要记住啊,是我来请你的,将来也是我来跟你结账的。我一句话,我那三个兄弟都不敢二话的。”刚开始我有点糊涂,后来我恍然大悟,忙对他说:“马会计你放心,我懂情理的。”
  我不说大家可能也糊涂——他频频暗示的,其实是“回扣”的问题。我跟邻近乡里很多当葬礼主持人“老大”有挂钩关系,因为谁谁家里死了人,最先请的总是“老大”,很多意见都要听“老大”的,“老大”说请谁来拍照,家属一般都听他的。而我每次都会把营业额的“一点”(10%)回扣给“老大”。这一次,是大孝子亲自来请,没想到,身为孝子,他也要回扣。
  第二天上午,我赶到事主家,那里已是人头挤挤了。像马大爷这么高寿“过身”而又儿孙满堂的,我们这里叫“喜丧”,所以家属一点也不伤心,几个小孩还在灵厅里嘻嘻哈哈地打闹。“老大”正在忙乎着替孝妇们“上孝”(换穿丧服),见到我,表情有点不自然。我知道什么缘故,对他微微一笑,便走进灵厅里,开始第一步的工作:拍遗像。
  这马大爷生前就奇瘦无比,这一死,仅有的肉都跑了,就剩一付骨架,特像木乃伊。我把三角架支好,升高,对着马大爷脸上的毛巾调好焦,便动手掀开那毛巾。
  一副木刻般的脸出现在我的镜头里。我再次对准焦距,正想按快门,突然,我发现马大爷的左眼是微睁着的!
  死不瞑目的遗体我见过了,可是,像他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实在是少见。这照片要是拍出来,家属们肯定不满意。我想了想,把“老大”叫来,指指那微睁着的眼睛。“老大”摇摇头,叹了口气,双手合十,不停地搓动。大概一分钟后,他用右手手指贴上马大爷那微睁的左眼,极其温柔地按压着……不久,那眼睛果然完全合上了。我冲着“老大”一竖大拇指,他又叹了口气,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这时院子里有人叫他,他就走出去了。
  我重新调好焦距,完成了拍遗像的工作。
  可是,没想到的是,一个小时后,更奇怪的事出现了。
  中午十一点左右,该来的亲属基本都来了。“老大”扯着嗓子喊:“大孝子为亡灵买水——”马会计忙拿着一个跟观音姐姐手上的净瓶一样的瓶子,跟在“老大”后面屁颠屁颠地到外面“买水”。
  这“买水”当然不是真买,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大孝子跪在井边,将硬币扔进井里,“老大”将井水打上来,装进大孝子捧着的“净瓶”里。买来的水用来干嘛?所有的孝子孝妇孝女贤孙人等轮流跪在死者身边,用一簇竹叶醮上水,滴洒在死者身上——我问过“老大”,此仪式的意义何在?他们都不肯说,只是故作深沉说,俗人最好别问这个!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怕我学会了,“捞过界”,学当“老大”,抢他们的饭碗。
  马会计在马大爷“眠椅”边跪了下去,手中的竹叶醮了水,先滴洒马大爷的脚、然后是腰、然后是脸……我蹲在马大爷头部的另一侧,将焦距对准马会计的手,抓拍“孝子尽孝”的“温馨镜头”。只是,我边按快门边数:咔嚓、十块钱;咔嚓、又十块钱……
  这时,马大爷坐了起来。
  ——没错,大家没听错我也没说错,就在马会计将竹叶上的水滴到马大爷脸上时,马大爷的上半身像弹簧一样猛地弹起来,与下半身成一个直角,而且,我还注意到,他刚才被“老大”温柔地合上的左眼,又微微地睁开了。
  你可以想象当时灵厅里的恐怖、慌乱情景——大孝子将手里的瓶子一扔,率先披荆斩棘冲了出去……一阵碜人的尖声惊叫之后,挤挤挨挨的灵厅一下子空空荡荡起来,只剩三个人在坚守岗位:我、“老大”,还有就是马大爷。
  说实话,我当时也是怕得要命,但一个人要是被钱冲昏了头脑,他胆子也就自然大了起来。再说,我好歹也读过书,听说过“炸尸”这么一回事,是能够用科学来解释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珍贵镜头啊!所以,虽然手在不停地发颤,快门还是拼命地按个不停。
  “老大”就比我从容多了,他在吃了一惊之后,马上就镇定下来。双手在马大爷脸上不停地舞动,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又重复上午那个动作,猛搓双手,再在马大爷左眼上揉搓。
  可是,这一次,“老大”也不灵了,任他如何拼命地搓手、按眼、再搓手、再按眼,马大爷的左眼就是顽强地微睁着。“老大”满头大汗,冲着外面声嘶力竭地喊:“大孝子,快拿一盆开水和毛巾进来,给你父亲擦身!”
  外面几个声音也跟着喊:“大哥,快!”“大伯,快点!”一会儿,马会计端着一盆热水,颤颤巍巍地进来了,却不敢近马大爷的身。“老大”大喊一声:“还不快点!想让四亲二戚骂你不孝吗?”
  马会计手中那盆水抖个不停,他低着头不敢看马大爷,在“老大”指导下,用毛巾蘸着热水不停地在马大爷的腰脊处进行热敷。“老大”一边用手指蘸水按压马大爷的左眼,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似唱非唱,我听出好像是在重复“马哥马哥你别犟”……
  如此反复了几次,“老大”说:“可以了。”这时,马大爷背部已湿淋淋的,而且热气腾腾,颇有仙风道骨。马会计停下手中的活,“老大”大叫一道:“马哥,老弟得罪了!”倏地一招“白鹤亮翅”使出,左手按在马大爷腿上,发一声喊,右手当胸击向马大爷,硬是要把马大爷摆平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几乎忘了拍照。可是,尽管“老大”底气充足,拼着老命发了几次功,马大爷的上半身依然坚贞不屈地屹立着!“老大”满头大汗,尴尬无比,口中虽仍念念不停,我听到的却变成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了。
  马会计跪在“眠椅”前,全身如筛糠。这时我以一点也不觉得可怕了,我还以为是“老大”的气力不够,便自告奋勇问:“老大,要不要我帮忙?”“老大”瞪了我一眼说:“你懂什么?我这老哥要是犟起来,压路机也没辙!”
  灵厅里有近十秒钟真的“死寂”无声。
  “老大”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大声对马会计说:“你父亲这样,应该是还有事没交代完之故,你快想一想,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马会计想了想说:“老大,没有啊,我父亲在眠椅上躺了三天,过身前神志清醒,该说的话都已说完了,最后一天,我们不停地问他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他还有点烦,说我们罗嗦呢!”“老大”皱皱眉,沉默不语……突然,他又大叫一声:“对了对了,肯定是这样!”马会计问:“是什么呀您快说吧!”“老大”说:“把所有的孝子孝妇贤孙人等都叫进来跪着!”马会计说:“他们、他们可能不敢进来。”“胡说,自己的亲爹老子怕什么,你们想落一个不孝的骂名吗?”
  马会计走出灵厅,我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小小的抗议声。但不久,该来的人还是进来了,扑簌簌跪了下去,只是,头都低着,不敢看马大爷。
  “老大”清清嗓子说:“你们各位孝子孝妇贤孙人等听着,若做过什么对不起亡灵的事,快快从实讲来,不然,这事我可管不了!”底下众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我仿佛听到互相指责的声音:“你那次不是……”“你才……”
  一会儿,还是马会计发话了:“老大,当着我父亲的面,我敢说,我们对我父亲都是很尽孝的,平时我们跟他也会有小争吵,他临终时也都说原谅我们了……”
  “老大”说:“那从昨天他过身到现在呢?你们就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吗?”
  “老大”此话一出,底下一片死寂,静得几乎可以听到马大爷的喘气声。
  这时,我听到二孝子小声地说:“大哥……还是……你先说吧……”马会计差点跳起来:“凭什么我先说!”三孝子也开口:“大哥,你这么说,就等于承认了,还是你先说吧!”马会计暴跳如雷:“就我身上有屎,你们就都是清白的?!”
  众人又沉默了,我仿佛看见马大爷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四孝子开腔了:“爸,他们都不说,我先说。我该死!我妒忌大哥大嫂掌着丧事的理财大权,有肥水可捞,今早,俺一个老同学送来‘纸仪’101元,我就没有上交给大哥大嫂……爸,我错了,您安心地去吧!”四孝子说着,声音也有点哽咽了。
  “爸,我也坦白。”接着说话的是二孝子,“我跟老四想的一样,我怀疑大哥大嫂……所以、所以我请厨师和上市买菜共花了一千三百,但我虚开收据,向大哥报了一千八百多,爸,我错了!”
  这时,再次让我目瞪口呆的奇迹出现了,只听到嘎嘣一声骨关节响,马大爷的上半身后仰了30°左右!“老大”忙说:“有效了有效了,还有谁,快说!”
  老三也说话了:“爸,昨晚给您守灵,我轮值上半夜。到了下半夜,大哥二哥来替我时,我身体实在太疲累了,就……就跟大哥支了理发钱,跑到镇上的发廊去、去按摩……爸,我错了,您打我骂我吧!”
  啪的一声脆响,却是三孝妇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老公的脸上。我强运行逆腹式呼吸,硬生生把一个笑逼回丹田。
  这时,又是嘎嘣一声响,马大爷又往后仰了下去,这样一来,整个上半身就与“眠椅”成了一个约30°的夹角,甚是怪异。“老大”大喊:“快快,还有谁,趁热打铁!”
  啪啪两声脆响,却是马会计自己在扇自己的耳光:“爸,爸我不是人,我见亲戚朋友们送来的‘纸仪’很多,就、就起了贪念。昨天去买那棺木,花了三千八,可我让那老板开了一张五千二的收据;还有,凡是我请的风水师、师公、老大、照相师傅等,我都、都暗示他们将来结账时要、要给我回扣……爸、爸我错了,您安心地去吧!”
  话刚说完,但听得咣当一声,马大爷的身体平了!“老大”叹了口气说:“好了好了,知错就改,你们的家务事,我也管不了,只要把你爸摆平了就好!”
  这事已过去多年,后来我为它总结了一个“中心思想”:马大爷死不瞑目的奇事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大国小家,莫不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