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乡间葬礼·楔子  

2006-09-03 17:17:05|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被强迫背过“老三篇”,现在越来越觉得,里面有很多话确是真理。比如这一句:“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后面还有一句,是:“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
  在我们潮汕地区,普通老百姓“过身”()了,当然无资格按领袖的最高指示“开个追悼会”。但是,很多人生前“轻如鸿毛”,死的时候却总是希望能“重于泰山”。于是,追悼会虽不开,丧事却是一定要轰轰烈烈的——这是一生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成为乡邻瞩目的机会,孝子贤孙们砸锅卖铁,也要让死人活人现眼一次,不然,人前人后会抬不起头来的。
  这也就给很多靠死人吃饭的人带来机会(靠女人吃饭叫“吃软饭”,我想,靠死人吃饭,应该叫“吃冷饭”罢),这些“吃冷饭”的人,包括风水师——为死人踩点、“老大”——丧事节目主持人(与黑社会无关)、“师公”——用潮剧腔调将佛经唱出来并将死人死后既升天又下地狱的过程表演出来的小品演员(带小型潮乐队)、“糊ui师父”——用纸和竹片糊成各种家具电器小车洋楼二奶等陪葬品的民间艺术师……吃冷饭的人林林总总,有专业的,有兼职的。在丧事这块大肥肉中,占份额比较多的,应该就是我们这些“照片师父”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受官场的影响罢,我们乡下人也赶时髦,婚丧喜庆必拍照、录像。说实话,开照相馆到现在已十年了,最容易蒙钱的,就是政府部门的剪彩、会议实况等活动和乡民的婚丧喜庆。这两种情况中的主儿花钱都特大方,你要多少给多少,从不二话,而且,在账单之外,还有红包。所以,说句不怕遭天谴的话,我现在一看到当地那些政府官员和濒危的老人,心情就特兴奋,手指也会不由自主地做起数钱的动作来。
  刚开始拍丧事那阵,我其实是很害怕的。“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我将会回记起,“老大”第一次带我去见识死人的那个遥远的上午。那时的我尚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对丧事的规矩一无所知,哪些该拍哪些不拍全然不懂。主持老大将我一把拎进灵厅,又搬了一张凳子放在死人躺着的“眠椅”边,紧挨着,命令我说:“站上去,拍遗像!”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跟一具尸体的零距离接触。我全身每个毛孔的扩张度,不亚于我人生第一次站在一具女裸体面前。平时0.1秒就能换上的中焦镜,由于手抖得厉害,也一直未能卡上。
  在美色和钱财面前选择退缩,天诛地灭——为了钱,我一咬牙,站了上去。
  还没来得及镇定下来,老大利索地将死人脸上蒙着的毛巾揭开!我倒抽一口冷气,双腿发软,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通过镜头,我俯瞰着那张已走完人生旅途的干瘪的脸,想像着他会不会突然睁开眼,对我挤出一个最后的笑容……我知道,万一我站不稳,就会一个倒栽葱,跟他脸贴脸……
  死人不眨眼十年过去,我拍过一百多个葬礼,阅死人无数。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跟死人的“零距离接触”,我对死人已经一点也不怕了。不仅不怕,就像我把当地的官员真心地当“父母官”看待一样,我把死人也是当成“衣食父母”的。每次拍遗像时,我完全不用“老大”吩咐了,还能做到自己的事自己动手——将死人脸上蒙着的毛巾揭开。
  但是,有一次,我还是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个半死。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