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白脸丽人  

2006-09-02 21:26:05|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女人如果天天贴面膜,那只能有一种解释:她没脸见人。
  这么说可能有点损,至少我自己就能找出一个例外来,那就是我老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老婆天天贴面膜,决不是因为没脸见人!
  恰恰相反,她是为了有脸见人。
  我得承认那天晚上我喝醉了。喝醉的原因是我们公司在银河广场搞的“丽白面膜买一送一”促销活动取得了意外的成功,而这次活动就是我一手策划的。所以,庆功宴上,老总还有他那漂亮的小蜜不停地向我敬酒,我能不喝醉吗?
  酒席散的时候,同事们为我的安全计,不同意我骑摩托回去了,把我的车扣在酒楼里,让我打车回去。我拗不过,只好听他们的。我敢保证,即使骑了也没事,除非碰上交警。
  回到家时可能超过12点了,刚掏出钥匙,门突然开了,只见一个白脸的女鬼突然从我家冲出来,一手就捏住了我的鼻子!
  我当场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水突然把我泼醒了。我睁眼一看,我已躺在我家的卫生间里,老婆手里正拿着一个脸盆,横眉立目。我脑袋晕得很,但还记得刚才的事,忙说:“老婆,咱家、咱家有鬼!你没事吗?”老婆一听怒不可遏,兜头又是一盆凉水:“就是你这个醉鬼!”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拿过毛巾擦擦脸,又对她说:“不,真的老婆,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真的见到一个脸上只有四个黑窟窿的白脸女鬼,一下就把我击倒了,太吓人了!决不是我喝多了产生幻觉,你没看到吗?”老婆右手一伸,拧住我鼻子,左手从洗脸盆里捞出一个物事来,举到我眼前:“你看清楚了,是不是这个!你要骂我是鬼也用不着转弯抹角!”
  我定睛一看,晕,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刚揭下来的面膜——那不是我们公司出的“丽白”面膜吗?我忙说:“天哪,原来是你贴着面膜!太吓人了!我早就告诉过你,千万别贴我们公司出的面膜,你怎么不听我的话!”老婆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真是好心!我现在才算知道了,你一直不让我贴,是怕我的脸变白了,你要甩掉我这个黄脸婆就少一个理由了!”我啼笑皆非:“这是什么逻辑?我不早告诉过你吗,这面膜一点效果也没有,贴多了,还可能引发皮肤感染!这都是绝密的!让老总知道我跟你说了,我就得下岗!”
  “得了!”老婆又大叫起来,“你们今天搞活动,我也在场!我就不信你们宣传的一切都是骗人的!你是不让我变白!还有,站在你左边的那个白脸妖精是谁?你老实交代,她为啥老对你含情脉脉的?说!”
  “你真是见鬼了,今天我旁边哪有什么白脸妖精?都是一些搞黑了脸让我们雇来做托的打工妹!”
  “不是她们,而是那个从一开始就站在你旁边,什么话也不说一直向你抛媚眼的狐狸精!”
  “你别含血喷人当是涂口红好不好?告诉你,我们今天的活动可是有全程录像的,明天我就把刻录碟拿来给你看看,要是没有那个人,你怎么说?”
  “看就看,谁怕谁!告诉你,她还认得我呢!你们活动结束后,还是她找我的,这面膜,就是她送我的!那骚货,还不知羞耻地讽刺我:‘张太,您想不想让您的脸跟我一样白,让张经理更疼你呀!’我呸!”
  看她说得这么有板有眼的,我也半信半疑了——她没必要编这个来试探我呀!可是,那“白脸的狐狸精”是谁呢?公司里,老板的小蜜脸最白,也曾向我暗送过秋波,我不敢惹她——可她今天没去呀!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越想头越晕,别管他,睡觉先,等那录相带出来再说。
  可是老婆不让我安睡,两手钳住我的腰说:“你要是心里没鬼,你现在就得用行动向我证明一下,你刚才没跟她乱来!”
  我大叫一声:“救命啊——”
  …… ……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腰酸背痛腿抽筋。突然,老婆在洗手间大呼小叫:“老公,你快来!”
  “什么事?手纸用光了?”我忙推门进去,老婆一把搂住我:“你看,我的脸!我的脸!”我定睛一看,咦,她的脸,居然一夜之间白了不少!原来的蜡黄色浅了许多,几点雀斑也如晨星般隐去!这不可能,我们公司的产品哪有如此功效!我说:“老婆,那盒面膜呢!”“怎么啦?”“没有,我怀疑你贴的不是我们公司的产品。”“你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来了!告诉你,正宗的丽白,你还敢骗我说你们公司的产品是蒙人的吗?”老婆说着,把一盒面膜扔给我,我接过仔细一瞧,没错,包装、条形码都一模一样。我拿了一张,嗅了一下,咦,一股很怪的药味!我们的产品没有这味呀!
  “老婆,没错,这不是我们的产品!”“得了,你怎么说都没用,我就是要变得像你宣传所说的:白、红、细、润、亮、滑、净!让你的阴谋破产!”
  我不再跟她争辩,匆匆吃完早餐,带着一肚子疑问,先到酒楼取了昨夜存在那里的摩托,直奔公司。
  一进宣传部,我的手下小刘便说:“张经理,你昨天神采飞扬啊!”我说:“你又没去,怎么知道的?”“我在现场录相里看到的啊!”“录相在哪,快让我看一下!”
  小刘拿出一盒录相带,塞进录相机里,开了电视,按了播放键——
  录相里,在台上的我的确是神采飞扬,使出浑身解数,把我们的产品吹得比易容术还神。可是,我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白脸丽人,“抛媚眼”之说更是扯淡。这下我更加相信了,我老婆肯定是胡扯,她昨天也许根本就没去银河广场,就是想试探我一下,哼,更年期好像还没到,就这样疑神疑鬼了。
  我让小刘把录相带转刻成碟,下了班,我带上碟直接回家——这一下,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进家几分钟,老婆才下班回来。我一看,天,她好像比早上又白了一些!那是什么鬼面膜?功效这么好,我们的“丽乐”还竞争得过它吗?可是,它干嘛要假冒我们呢?
  可是,我刚在琢磨,老婆把挎包猛地一摔,黑着脸往沙发上一坐,一言不发。我靠近她:“又怎么了?”她横眉冷对咬牙切齿:“好啊你!真是色胆包天,昨天眉来眼去,今天就载着她招摇过市了!”“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拜托!”“你还跟我装傻!刚才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载着昨天那个狐狸精!她还搂着你的腰,好亲热啊!我怎么、怎么就这么不幸啊!”说着说着,她竟然哭了起来!
  这不像装的呀?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把碟放进机子里,开了电视,按了播放键。“这是我们昨天的录相,你好好看一下,哪个是你说的狐狸精!”我说得理直气壮。
  妈呀,这、这是怎么回事!电视里,在台上唾沫横飞的我旁边,竟真的站着一个脸色白嫩的美女!还真的不停地向我“抛媚眼”!可是刚才在公司看的时候怎么没有呢!难道是刻录的时候出错!不可能!难道是……刚才老婆说“她”在我的车后座!
  正在我越想越怕之际,老婆大吼一声,把碟机抱起来,一把就要往地上扔。我忙拦住她:“你这是何苦呢!这里面有问题,我告诉你,真的没有这个人,真的没有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狡辩!好,姓张的,我知道你是想把我气疯了,你才有理由离婚!你放心,我不会疯,可我会跟你离婚的!”
  不行,我得将此事弄清楚,不然真是越扯越乱了。我索性跑下楼,走进车房,把摩托车推出来。突然,我毛骨悚然——一张白脸——不,一张面膜,贴在我的摩托后座上!
  我刚才停车、锁门的时候还没有!
  我逃出车房,锁上门,撒腿就跑。没跑几步,一想,这样不行,不把它搞掉,我会永无宁日!我又折回去,开了车房门——
  更恐怖的事出现了,那摩托后座上的白色面膜竟然不见了!
  难道真是见鬼了?!
  蓦地,一声尖叫从楼上传出——是我老婆!我顾不上其他,三步并做两步跑上三楼,冲进家里一看,只见她倒在地上,边狂叫边用力撕扯自己的脸!我扑过去把她扶起来,问:“怎么回事?!”老婆把双手拿开,只见她脸上正贴着一张白面膜!
  “这是怎么回事?!”
  老婆浑身发抖,语不成句:“你、你下楼不久,它、它突然就从窗外飞进来,一下子、一下子就贴在我的脸上,怎么撕也撕不下来!你快救救我、救救我!”
  “很痛吗?”
  “不撕就不痛,可是、可是一撕就跟撕我的脸皮一样啊老公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抱紧她,六神无主,这怎么办好?怎么办好!对了,只能去医院了!
  我扶着她站起来,说:“你等等,我去叫车,我们去医院……”
  刹那间,从她的手上传来一股力道,猛地推开我。同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来:“不要瞎忙了张经理,没用的!”
  我瘫坐在地上,抬头望上去,我老婆、我老婆的脸居然变了!对了,这不是、这不是碟里的那个神秘的“狐狸精”吗?!
  求生本能使我拼命向门边爬去……可是,爬没几步,她手一招,我又回到她脚下!我没办法,磕头如捣蒜:“小姐、求、求求你放过我们一家吧!我们前世无冤、后世无仇的,求求你了……”
  她冷笑一声:“哼,无冤无仇!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我语不成句:“小姐,我老老实实做人,从没害过人呀!你、你找错人了吧?”她咬牙切齿地说:“没错,找的就是你!还有你们老总!三年前,我听信你们的宣传,为了把脸变白,天天贴你们的丽白面膜!可是,用了几个月,不但脸没变白,皮肤还受了感染,长出一脸脓疮!你看看,你看看我的真面目!”我不由自主地抬头一看,太恐怖了,原来秀美的脸上,密如繁星般尽是脓疮,比《少林足球》里的赵薇还可怕!
  “我到处医治无效,男朋友也离开了我,我的同事一见面就躲我,我无脸再活下去,只好吃了安眠药。你说,是不是你们害死了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完她的话,我完全吓呆了——难怪她仇恨这么大!可是,怕归怕,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小姐,这事主要是我们老总干的啊!”
  “没错,我自会收拾他!可是,没你的大肆鼓吹,会有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上当吗?”
  “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们,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真的?”
  “我和老婆的命都在你手上了,我还敢骗你吗?”
  “那好,第一,七天之内,在全市各大媒体上登广告,公开你们产品的真相;第二,将投放市场的产品收回,连同库存的一起销毁;第三,解散公司,不得再生产同类产品!七天之后,若做不到,哼哼……”话没说完,只见她全身一抖,倒在地上……过了几分钟,我见她不再有动静,爬过去扶起来一看,那张鬼脸不见了,我老婆的脸又恢复了,只是,脸色更加惨白了……
  我猛掐老婆的仁中,老婆唉的一声吐出一口气,悠悠醒转,第一句话便问:“我的脸,是不是白了、好看多了?”我见她恢复正常,把她扶到床上躺下。自己浑身像散了架般,也倒在了她身边……
  这一觉便睡到了大天光。我睁开眼,老婆不在身边!我打了个激灵,冲出卧室,只见我老婆正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面镜子,一动也不动。我走过去,把镜子拿开,突然,一张白得吓人的脸出现在我眼前!那简直不是人脸——除了五个黑孔外,其他区域全是惨白一片,一点肉色也没有!
  老婆泪流满面:“老公,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怀疑你……我不知道脸白起来会这么难看!”我叹了口气:“算了,健康二字值千金!”
  我知道这事刻不容缓了,早饭也不吃,骑上摩托车,风驰电掣直奔公司。
  进了公司,在停车场,我看到老总的那辆奥迪也在。我一气冲到老总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传出老总的声音,那声音里没了平时的威严,好像还在发颤:“谁呀?”
  “胡总,我是小张,有急事!”
  “下午再说,我现在没、没空!”
  不行,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反正我也不想干了,保命要紧——我一拧把手,锁着。一股劲上来,我用脚一踹,门开了,眼前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
  老总身旁的小蜜尖叫一声,来不及掩脸,满脸的脓疮又把我吓了一跳!老总急忙抄了张报纸挡住自己的脸,气急败坏地喊:“你想反了你!”我豁出去了:“对,我决定辞职了,还有……”“你甭说了!我什么都知道了!”报纸后面传来老总颤抖的声音,“就……就按她说的办!最多,我等她投胎后,东山再起!”
  我很想把老总的报纸拿开,看看他的脸,可最终还是不敢。

  (摄影:余依尘  PS特技:余少镭  友情出演:金福嫂)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