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有眼无珠  

2006-09-02 20:03:0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UT!CUT!杨凤蓉,我告你,这个表情,你要是过不了关,你就歇戏吧,大把人排队等着上戏呢!”
  “余导,再给我两天时间揣摩揣摩好不好嘛?说实话,没了眼睛做表情,又不是人的表情,难度太大了嘛。”
  “两天!你说得倒轻松,你知道我一天砸多少钱吗?到时候投资方那里发火了,你一个一个陪他们再睡一次都没用!我早告你,国内的恐怖片刚起步,你要演得好,以后不愁没片约;要演砸了,其他戏路也甭走了!”
  “好了嘛,明天吧,今晚让我再酝酿酝酿好吗?”
  “收工收工!靠!我真是有眼无珠!早知道就用朱琼了!”
  朱琼和杨凤蓉,都是中影07级艳名远播的花旦,身材、相貌、演技都各有千秋,不分上下。还是二年级的时候,两人都拍了无数广告,也有不少影视导演找上门来,却都被他们的导师推掉了。这一次,有着国际声誉的第十代导演余不同开拍他的恐怖片处女作,到中影来选角,校方对余不同大开绿灯,因为他也是中影毕业的。不用说,有能力竞争余导的新作者,只有朱杨二人。坊间传言,余不同对两人都很赞赏,难以取舍,最后只好抛硬币决定——结果,命运的天平向杨凤蓉倾斜。
  只有杨凤蓉知道,所谓“抛硬币”,只不过是炒作电影的前奏罢了。
  在这部叫《有眼无珠》的戏里,杨凤蓉演一个没了眼睛的女鬼。剧本她读了无数遍了:电影里的“杨凤蓉”,生前是某名校的校花。在该校的八十周年校庆上,她担任司仪,被学校董事会主席刘铭看上。杨也被刘翩翩的风度所迷倒。后来,刘铭发挥金钱的魔力,千方百计把杨弄到手,在校外买楼藏娇。不久,刘铭捐资为学校办了一座多功能化学实验室,可是,在实验室落成后,刘在一次参观学生实验的过程中,兴致勃勃想亲自动手,结果被强酸烧瞎了眼睛……为了救刘铭,杨勇敢地把自己的双眼献出。刘铭痊愈之后,对瞎眼的杨凤蓉却开始冷淡,甚至一连几个月都不去看她。在新学期的开学典礼上,刘又被一个新生迷住,为了她,刘给杨凤蓉打了一个电话,要杨搬出他买的楼,让给那女生住。新欢住进去的那天晚上,刘铭刚急不可耐地把她抱上床,突然发现,被压在他下面的女孩竟然变成了杨凤蓉!原来,早在几个月前,杨便因伤心过度而自杀身亡。死后无人发现,尸体和魂魄一直在房间里呆着。为了报复,杨让自己的魂魄依附在那新生身上,迷住了刘铭。刘铭向杨百般求饶,杨只说了一句:“还我双眼来!”伸出两指,硬生生把刘的眼睛抠出来……
  杨凤蓉过不了关的一场戏,便是当“刘铭”连面也不肯见,打电话给“杨凤蓉”让她搬出去时,已化为女鬼的“杨凤蓉”那种绝望、怨毒的表情,这表情没了眼神的辅助,的确难住了她。可是,她又不甘心,为了得到这部戏,她付出了远远超过人们想像的代价……
  卸妆的时候,泪水把杨凤蓉脸上的粉冲得坑坑洼洼的。
  化妆间的门突然被推开。杨凤蓉转头一看,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五十上下年纪,打着一个髻,穿着旗袍,雍荣华贵。但杨凤蓉还是吓了一跳:“您、您找谁?”
  女人微笑:“杨小姐,打扰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有眼无珠》的编剧,余导请我来观摩戏的拍摄。我是看好你的,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帮你完成我这部戏。”
  “怎么个帮法?”杨凤蓉心里一动。
  “你先别卸妆了,跟我来。”
  出了化妆间,杨凤蓉跟着那个那女人,上了一辆车。车很怪,像三十年代的老爷车。司机戴着鸭舌帽,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头也没转过来。
  兜兜转转之后,车在一幢楼前停了下来。杨凤蓉下了车,借着昏暗的路灯一看,咦,怎么兜了几圈又回到片场了?
  “你可能还不知道,杨小姐,这栋旧楼,正是电影里刘铭买给女主角的那栋楼。三十年过去了,风雨剥蚀,它见证了太多的恩怨情仇了。我把剧本卖给余导的时候,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一定得以这栋楼实地拍摄。”
  什么?剧情竟然是真的?!难道这编剧,写的是她自己的遭遇?这种事很多,可在剧本里,女主角是一个……莫非……望着阴森可怖的楼房,杨凤蓉不敢再想下去。她犹豫了片刻。但为了这部戏,豁出去了。
  楼梯木级之间散发着一股暧昧的霉味,每登上一级,都会传来暧昧的响声,像幽幽的叹息。
  电灯也坏了。杨凤蓉跟在老妇人后面,战战兢兢地上了楼。
  门咿呀一声开了,老妇人在墙上按了一下,一盏灯亮了起来,可是,灯光明灭不定。
  “杨小姐,我很想帮你。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完全这部戏。所以,你得配合我一下。”
  “怎么个……配合法?”
  “你理解不了双眼失明的人内心的痛苦,所以老演不好。我想,让你暂时失明一下,你就能感受到了。”
  “什么?暂时失明?什么意思?”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只是暂时的失明。你想想,你都付出那么多了……愿不愿意,你自己定夺罢。”
  杨凤蓉咬了咬指甲,“那……行吧。只是,会不会很疼?”
  “一点都不疼。”
  突然之间,房间里暗了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了。杨凤蓉慌了起来:“怎么关灯了?”
  黑暗中,老妇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杨小姐,试试看,你眼睛是睁着的。你早就失明了你知道吗?只是你骗自己,一直把自己蒙在鼓里,以为你看得见。其实,你看到的世界,都是你内心的幻相。现在,该是还原真相的时候了……”
  果然!杨凤蓉拼命睁大着眼睛,可依然什么都看不见!无边的寂寞像网一样围罩在她身上,她听见自己的心,在狂跳不停。
  突然,电话爆豆般响了起来。
  “编剧老师,电话响了,快接电话。”杨凤蓉喊道。
  可是,那个编剧仿佛消失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铃声依然响个不停。
  “老师!”杨凤蓉慌了起来,在黑暗中,她辨着铃声传来的方向,一步步摸了过去……终于,她的手触到了听筒,一把抓了起来。
  “你好,请问找哪位?”
  “喂,是杨凤蓉吗?我们开工拍夜景,你跑哪去了!”
  “啊,是余导!我在片场啊!不是你让编剧带我来的吗?你们在哪拍,拍外景吗?我没接到通知啊!”
  “编剧?你上当了,哈哈哈!算了,你不用再回来了,电影中的女主角是有眼无珠的,可是,我们决不会用一个真正双目失明的演员,你歇戏吧,朱琼已经在开工了!”
  什么?!朱琼!一群王八蛋!
  几个月来的忍辱负重,霎那间像倒片一般涌上脑海。在制片人、导演的床上“演”妓女、“演”护士、“演”女高中生、“演”女警察、甚至“演”他妈……普通女孩所不能忍受的屈辱,她都咬牙忍住了,才从朱琼手中把机会抢了过来。没想到到头来,女主角当不成了,眼睛也没了!我真是有眼无珠啊!我死了,做鬼也要你们偿命!
  “你还我双眼来——”一声凄厉的叫喊,撕裂了整栋楼房。
  “OK!”突然间,灯光大亮,杨凤蓉发现,眼睛又看见一切了,自己正置身于片场之中,灯光、摄影、场记都在,余导正冲着她鼓掌微笑。
  “你成功了!”
  所有工作人员都鼓起掌来。
  “我……怎么会这样的?”杨凤蓉愕然,眼里还泪光闪烁。
  “哈哈,不这样,你的表情出不来的。对不起,那个带你来的女士,并不是编剧,而是我请来的一个催眠大师,她成功地让你产生心理暗示,找到失明的感觉。现在,快来看看样片吧,看你精彩的表演!”
  跟摄影机同步的录像机转了起来。画面上,杨凤蓉扮演的“女鬼”大睁着眼睛,茫然而无神。五官的功能全调动起来了,恐怖、孤愤、怨毒……七情上面,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阴森恐怖。
  突然,杨凤蓉尖叫起来:“怎么还有一个演员,她、她是谁!”
  屏幕里,在杨凤蓉身后的床上,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正木然地坐在床上,手作打电话状。而她的眼睛,是两个大大的黑洞!
  导演和众人面面相觑——屏幕上除了她,哪有第二人?她怎么了?拍戏拍邪了?
  杨凤蓉眼里,那个有眼无珠的长发女孩下了床,向屏幕里的她走过来——
  “朱琼!”恐怖使杨凤蓉的眼珠子睁得快突出来了。
  只见朱琼走到她身后,突然伸出手,捂在她的眼眶上,同时,两个中指用力一插——
  啊——
  杨凤蓉惨叫一声,一脚把监视器踢翻在地,然后捂着自己的双眼,在地上翻滚起来。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你们还我眼睛!”
  血从她的指缝流了出来。
  导演慌了:“快,快打120!”


  意识渐渐恢复,眼睛却怎么都睁不开。忽然,她感觉到眼睛上包着层层纱布,她想用手撕开那些布,手上一疼,原来还插着吊针。
  “有人吗?”她哭喊起来。
  “杨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说。感觉就在床边。
  “我这是在哪里?我的眼睛怎么了?”
  “你在市中心医院的眼科病房里。你的眼睛没事,只是得了暂时的臆想性失明,是心理因素造成的。你要坚强一点,配合我们的药物治疗,才能恢复视力。”
  “要多久啊医生!我还要拍戏啊,一天不拍,他们要损失很多钱的。”
  一声叹息。
  “放心吧杨小姐,你的眼睛会没事的。”
  “余导呢?我要给他电话。”
  “他吩咐过,他很忙,有空会过来看你的。你安心养着,我还得去忙别的,等会再过来给你换药。”
  一阵高跟鞋声,出了病房,在走廊里回响了一阵,消失了。
  眼皮上不知敷着啥东西,凉凉的。眼睛能感觉到光,光穿过纱布,穿过眼皮,照到了心里,一切,忽然都空明起来,前尘往事,历历在目……周围静得很,连输液管里药液滴落的声音,似乎都听得到。
  不知过了多久,杨凤蓉有点迷糊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床边有人,而且,那人肯定还眼定定地看着她!
  没听到脚步声过来!
  “你是谁?!”杨凤蓉喊道。
  “蓉蓉,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冷冷的。
  杨凤蓉心里一震,“朱琼!”
  “谢谢你还记得我。”声音依旧是冷冷的。
  “朱琼,对不起。”杨凤蓉伸出手去,凭感觉,想抓住朱琼的手。
  “没啥对不起的。谁叫咱是戏子呢!当初也是我有眼无珠,相信你这个竞争对手的掏心窝子,把你当姐妹,把一切都告诉你,才让你有机会的。要怪,也怪我。”
  “不,朱琼,我后悔了,真的对不起。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跟你争的,尤其是用那么卑鄙的手段——不,现在还来得及,等我出院了,我去跟余导说,我演不了了,角色还给你。”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猫哭老鼠吗?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最后这一句,听出来,她是咬着牙说的。杨凤蓉心里一寒,但还是说:“朱琼,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来偿还。”
  “你,已经偿还了。别指望我,在你死后也会假惺惺地说一句对不起,哼。”
  “什么?你说什么?”杨凤蓉再也忍不住了,用没插针的手猛地扯开眼上的纱布——
  眼睛骤受强光刺激,差点睁不开。但只是刹那间,眼前的一切便都看清了——
  病房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可这时,杨凤蓉恐怖地发现,输液瓶是空的,药液早滴完了,视线再往下,输液管的接头断开了,掉在地上,另一头的针,却还插在她血管里!而她的血,正沿着输液管,汩汩地淌着。低头一看,地上,已流了一大滩,那形状,像极了一血红的庞然大眼!
  “救命啊!”她想喊,却再也喊不出声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