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情天欲海  

2006-09-02 20:55:05|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沙滩。海浪。
  虽然没有仙人掌,但在邢彬看来,银龙湾已经够美了,再增加点什么,美也会过了头的。
  银龙湾假日酒店就座落在银龙湾边上,从酒店大堂望出去,银白色的沙滩如一条哈达,围护着一碧万顷的南海。远处,白帆点点,海鸥不时掠过海面,与浪花亲昵地嬉戏着。
  衣冠楚楚的邢彬此刻就坐在酒店大堂的最边上,手里端着一杯“南海冰美人”,偶尔啜上一口。更多的时候,他呆呆地望着沙滩和海浪,眼睛也懒得眨上一眨。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上去,这是一个事业有成踌躇满志的青年企业家形象,偷得浮生半日闲,到这里度几天假,放松一下在商战中绷紧了的神经。只是,一般来说,这样的倜傥风流的人物,身边都有一个如花的丽人,他怎么是单身呢?在等人?
  只有邢彬听见自己内心一声声海浪般的叹息。他其实也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奶奶的,要不是为了逃债,这样的神仙美境,带上一两个神仙MM来玩玩,过过神仙般的日子了……唉!
  一个女孩进入了邢彬的视线。
  不用说,在这样超六星级度假酒店出现的女孩,当然是很美的女孩,而且美得很有特色——身材高挑、玲珑有致,一个白色斜襟短褂和一袭很有热带风味的长筒裙,更是把她勾勒得热辣逼人。
  她在邢彬的对面桌坐下来。侍者走过来:“小姐,要点什么?”“呶,就跟那位先生一样的。”她修长的手指一指邢彬。
  邢彬不敢再看她,把眼光投向沙滩。不是他想当柳下惠,现在是什么时候,哪能起这份心思?再说,万一她是债主派来的呢?
  海真美。银龙湾真美。海浪的声音真美。
  也许是吹进大堂的海风小了点,邢彬感觉到热,特别是左耳根,竟阵阵发烧。怎么回事,好像左边脸颊还热得冒了汗!邢彬拿出纸巾,无意中回了一下头——乖乖,原来是她的眼光在烧着他的脸!那眼光,竟然是那么的勾魂摄魄!邢彬猝不及防,整个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擦汗的手也在微微发颤。这是怎么回事?再怎么风情万种的美女,邢彬都征服过,今天是怎么了?
  她看到邢彬的窘状,不禁用手轻捂小口,坏坏地笑。更要命的是,她的眼角,依然是那么暧昧地瞟着邢彬!
  是一个久经沙场的高级小姐无疑了。邢彬正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女孩竟站起来,端着她自己的那杯“南海冰美人”,径直向邢彬的座位走过来。更令邢彬吃惊的是,她的筒裙是那么窄,根本就不给她双脚以移动的余地,可是,她走起路来,膝盖居然不用弯曲,就那么“飘”过来!
  “先生,这位子有人坐吗?”
  理智使邢彬想说“有”,可是话一出口,前面却多了一个“没”字。
  女孩坐了下来,跟他就隔着一张小圆桌。邢彬不想看她,可眼睛实在是不听话。女孩笑了一下,似乎在笑他的窘态,邢彬的脸又红了。
  不行,我得试探一下,万一真是债主派来的……
  “小姐,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女孩又笑了一下:“除了这句话,你们实在没有别的开场白了吗?”
  邢彬还是不放心:“不是不是,我……咱明人不说暗话吧,李老板是怎么跟你说的?”
  女孩脸上的笑渐渐凝固了:“你在说什么?什么李老板张老板的?我刚来,拜托,来几句有创意的好不好?”
  邢彬盯着她的眼睛看,她也毫不躲避……邢彬听见自己的心跳频率在加快……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邢彬败下阵来。
  “没关系,认错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女孩又笑了,“我们……聊点别的吧。对了,还没请问您贵姓呢?”邢彬眼珠一转,说:“免贵姓王,王海,跟那个打假的同名。”“哇,这么巧,我叫海儿,那你不是占了便宜了?呵呵!”
  邢彬也跟着笑了起来。
  女孩啜了一口“南海冰美人”,盯着邢彬问:“王先生在这里等人?”
  邢彬摇摇头:“不,我只是……一个人想散散心。”
  “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不会不会,如果这也叫打扰,我情愿一辈子都受这样的打扰。”
  话一出口,邢彬就有点后悔,怎么一不留神就嘴甜舌滑起来?
  果然,女孩看他的眼神里,又有了点幽幽的东西。“其实,我……也是一个人……你会游泳吗?”女人问。“会,而且不是一般的会。在大学里,我还是校运会的游泳冠军呢!”“那太好了,我正在找一个游泳高手呢!”“干嘛?”“我很喜欢夜里去大海里游泳,可是,一个人又不敢。所以……”
  邢彬心里动了一下,眼前出现了一幅旖旎的风光……这会是一个陷阱吗?赌一赌吧,反正都已经输光了……
  “海儿,如果你信得过我,我陪你去吧!”
  “那太好了!”女孩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咱拉勾,不许反悔!”
  邢彬伸出小拇指跟她一拉,心里又动了一下——她的手指,是那么的温润晶莹……
  “那——晚上我在这里等你?”邢彬说。
  “不,咱们直接在海边见面,那样才好玩。九点钟吧!”
  “也好,可是,沙滩那么长,我怕找不到你。”
  “没问题,我总能找到你的,九点钟,不见不散……”
  整个下午,邢彬都在一种莫名的激动中度过。他也觉得很奇怪,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下,阅女无数的他,怎么还会有这种小男生般的心动感觉呢?
  夜晚在邢彬的等待中来临。才八点半,他就穿上泳裤,带上潜镜,出了酒店,向沙滩走去。
  夜,星光下的海。没有了游客的喧哗,静谧而又深不可测。潮声阵阵,却使沙滩更显寂寥起来。
  邢彬赤足走在沙滩上,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他漫无目的地到处走着。
  他突然停住脚步——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捂住他的眼。
  冰凉的手。
  这是个机会——他的手往后伸过去,搂住了一个腰。很细很滑的腰,而且,腰上没有任何织物。
  一个声音在耳边温柔地响起,吹气如兰:“别动,我喜欢这样……”
  他闭上眼睛,潮声没有了,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他猛地转过身去,却像触了电般退后一步——星光虽然黯淡,但已足够让他看清楚了:眼前的她,竟然一丝不挂!星光把她的裸体,晕染得像一尊玉像。
  “怎么?怕了吗?”海儿咯咯地笑起来。邢彬定下神来,装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不,我、我没心理准备。”“哈哈,你真可爱。夜泳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裸泳啊!”“你喜欢裸泳?”“对啊,这么美的海,如果穿什么东西下去,你不觉得对大海是一种亵渎吗?”“那……我是不是也……”“难道,你也会不好意思?”“不是的,我……我还没……我到那边脱好吗?”
  “不行,就在这里!”海儿跺足撒娇。
  “好好。”邢彬转过身去,心里暗笑,奶奶的,老流氓装起纯情男生来,她还真信了……
  夜风吹来,邢彬打了个寒噤。
  “我们下海吧——”
  忽地一道白光晃过,只听得一阵水花声,海儿已一个猛子扎进了海里。邢彬咋了咋舌,深吸一口气,一步步走下去。
  海水渐渐及胸,邢彬转了一圈,极目四望,却不见海儿冒出头来。不会吧,不止一分钟过去了,怎么……突然,邢彬觉得双脚被什么东西一拖,整个人一下子沉进了水里,咕噜噜地,海水灌进了他的嘴里、鼻里,他拼命挣扎,却一点作用也没有……
  只是几秒钟的事,他便觉得又有一股力道把他托了上来,同时,一头长发也从海里冒出来——是海儿!她哈哈大笑:“好玩吗?”邢彬难受得要命,却不能生气,只是说:“你……你水性怎么这么好?”“我从小在海里泡大的,能不好吗?”
  邢彬突然说不出话来——赤裸的海儿就在他面前,触手可及,她的胸,一半在海里,一半在星光下……他拼命告诉自己,别急,慢慢来……
  “你想看看海里的美景吗?”海儿问。
  “现在是夜里,我怎么能……”
  “你闭上眼睛,我来帮你。”
  邢彬听话地闭上眼,蓦地,便觉得两瓣温润的唇贴到了他的嘴上!接着,她向他的口里悠悠地吹出一口长气,那气馨香如兰,直灌进他的肺里。然后,她的唇又移到他的眼睛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好了,可以下去了……”
  邢彬觉得又被海儿拖了一下,整个人又沉进了海里。蓦地,一个神奇的海底世界展现在他的眼前:阳光从海面上斜射下来,珊瑚、游鱼五彩缤纷……咦,不对呀!邢彬奋力地向上游去,身体跃出海面——海面上,依旧是一片漆黑,只有黯淡的星光在浪花上跳跃!
  他再潜下去,没错,海底是阳光普照的童话世界!他猛咬自己的下唇,剧痛,不是做梦,可是,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海儿像一条鱼一样灵活地游过来,拉住邢彬的手,笑着问:“怎么样,好玩吗?”怎么她的话在水里听起来,也是这么清清楚楚?还有,我在水里这么久了,根本就没有呼吸过,可是却一点也不感到憋气!这时,邢彬突然发现,海儿的两条腿,竟然是连在一块的!难怪她穿那么窄的筒裙,走起路来却是那么飘!那么,我是……我是进入了一个神话世界了?邢彬当机立断,猛地抱住海儿,一个吻就贴了上去……
  两人周围,海水在不停在激荡,一群漂亮的热带鱼好奇地围着他们转圈,也许这些小鱼们搞不清楚,刚才还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合而为一了……似梦似醉中,邢彬只觉得海儿突然沿着他的身体滑了下去,头沉到了水下,接着,两片圆润的鱼唇,准确地含住了他……
  一波波的快感,天旋海转。
  仿佛一个世纪过去了,邢彬和海儿的身体才分开来。邢彬觉得全身还处在一种余震之中,这是他在任何一个职业小姐身上都没买到的感觉……
  “海儿,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这么幸运?”
  “我受不了,大海深处,那万年不变的孤寂。我渴望爱情,人类的爱情……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那深沉的忧郁吸引住了。你不像他们,一看到我,就色迷迷的。所以,我愿意,把人间没有的快乐,全都给你。”
  邢彬又是一个长吻。
  良久,海儿挣脱开来,看着邢彬问:“哥哥,你说,我们……这是爱情吗?”
  邢彬又猛地抱紧了她:“是爱情,当然是爱情,亘古不变的爱情!”
  海儿猛地挣开他,瞪着眼睛问:“那么,如果我要你为我做出什么牺牲,你……能做到吗?”
  邢彬心里像一台高速计算机,一秒时间里,进行了上亿次的运算……奶奶的,赌一把了!
  “海儿,你还不了解我,我的人生信条是:金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海儿激动地抱住了他:“傻瓜,试一下你的。放心,这不是那种神话故事,没有什么天兵天将来抓我的。可是……”
  邢彬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全身像虚脱般无力。既然这一铺赢了,还得赌下去:“可是,可是你刚才可是什么……”
  “可是,我得回去了,我积攒了一百年的法力,只够向妈祖娘换一天,让我上来,为一个我愿意给的人实现一次人生愿望。下一次,又得一百年后了。”
  邢彬愣了一下,原来是这样……他试探着说:“海儿,谢谢你,你实现了我好好爱一次的人生愿望了!”
  “不是的哥哥,这个不算。我上来的时候,妈祖娘说了,如果我愿意给的那个人放弃这个愿望,那么我就可以和他再呆一天……可是哥哥,够了,我真的好感激你,你让我得到了人类的爱情,虽然只有一天。所以,在咱们分别之前,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要什么,尽管说吧,只要是世俗的欲望,我都能够满足你。”
  邢彬拼命想流出眼泪来,可流不成,他只好将头埋在海儿的肩膀上,哽咽着说:“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这么对我……海儿,我不要实现什么欲望,我只想跟你再呆一天!”
  “傻哥哥,天快亮了,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快说吧,你要什么?”
  邢彬心里的CPU又运转起来——她不像在说假话,怎么办,只有眼前这个机会了,再怎么不好意思,也要……
  “海儿,我们人类的爱情,其实……其实是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的。既然这样,所以我想、我想……”
  海儿的手,在点滴变冷,并逐渐滑离邢彬的怀抱,但他丝毫没有感觉。
  “你想什么,快说吧,天快要亮了,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那我就说了海儿……真的是所有俗世的欲望,都能吗?”
  “能。”海儿斩钉截铁地说。
  “好海儿,那我说了,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你能不能……能不能把下期六合彩的中奖号码告诉我?”
  海天之间,突然万籁俱寂,连波浪也停止了涌动。
  蓦地,一声长笑,震得浪涛汹涌起来:“哈哈哈——”笑声满含悲怆,“我怎么这么蠢呢,居然想在神话之外寻找人类的爱情——”
  邢彬只感觉到一扇巨大的鱼尾朝他脸上一扫,一个巨浪卷来,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霎那间斗转星移,太阳从它坠落的海平线处回升了起来,海面上波光烁金,霞光万道。

  脸上一阵热辣辣的痛,邢彬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阳光灿烂的沙滩上。
  周围,游人如鲫。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