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心田  

2006-09-02 19:58:0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点不到,郭雄起了床,和往常一样洗脸刷牙。
  漱口的时候,他把水一吐,突然发现在白色的牙膏泡沫中,一小团绿色的东西闪了一下,便随着泡沫一起被水流冲走了。
  0.2秒的视觉残留,让郭雄愣了一下。可能是浓痰吧,最近应酬多,上火了。
  刚到局里,新来的秘书陈音拿着一沓资料进来,对郭雄说:“郭局,那个正在报批的田心化工厂老板打来电话,想约你哪天有空吃顿饭。”郭雄皱了一下眉:“那个姓赵的?上周不是刚请过吗?我都跟他说了,最近风声紧,缓几个月再说。”
  “可是,”陈音小心地说,“他暗示说,上次答应你的事……”
  郭雄想起来,对了,那个瘦巴巴的赵老板,上次在酒席间,郭雄无意中说起自己喜欢玩古董,他便就说他家里藏有一个宣德铜香炉,不懂欣赏,下次拿来,“放我家是暴殄天物,搁郭局您的收藏柜里,那是它应的归宿啊,哈哈!”想到这里,郭雄对陈音说:“好吧,你跟他说,明天中午,还是在金悦酒家。”“好的。”
  也许是早上那口痰的缘故,一整天,郭雄都觉得喉咙里又堵又痒的,咯又咯不出什么东西来,只好猛喝茶,喝得陈音都觉得有点奇怪:“郭局,我来了快一个月了,没见过你这么喝茶的。”郭雄有点烦:“是不是帮我倒水倒烦了?”陈音吓了一跳:“不是不是,我多嘴了。”
  喝了一天的茶水,肚子也不觉得涨,连洗手间也不用上,怪事。
  下班回到家,郭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洗手间,又漱口又咯,甚至还把手指伸进喉咙,弄得干呕不已,却也不见有什么东西出来。夫人沈芸担心地问:“怎么了?要不要上医院看看?”“上什么医院啊!”郭雄一听就急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你知道吗?上医院不就等于告诉竞争对手,我身体不行吗?”
  沈芸噤若寒蝉,不敢再开口。
  那天夜里,郭雄很早就睡了。半夜,他突然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凉嗖嗖粘乎乎的,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摸,竟然是一条蛇!妈呀——郭雄大叫一声,睁开眼睛——原来是做了一个恶梦!身边的沈芸被惊醒过来,扭亮床头灯:“你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没什么,做了一个梦!”“唉,你可能精神压力太大了,也不知上面怎么想的,好好的,竞什么岗哪!”“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突然,沈芸看着郭雄的枕头,恐怖地瞪大了眼睛,尖声惊叫起来:“你看,这是什么东西!”
  郭雄一扭头,只见他的头部附近,一小摊绿色的粘稠物正在枕巾上慢慢地滋延,就像是一条菜青虫被郭雄的头压破了肚一般!郭雄一把抓起枕头,将它从窗口扔了出去。
  “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沈芸颤抖着问。郭雄二话不说,跑进卫生间漱起口来……
  翌日中午,秘书陈音开着车,载着郭雄到了金悦酒家。
  走进了预订好的“银泉阁”包间,瘦瘦的赵老板早已在里面等候了。三人坐定,赵老板拉开一个大包,从里面捧出一件重重包裹着的物事来。然后,他将包装的绸缎层层解开——郭雄眼里一亮:没错,是真品宣德铜香炉!天,这可是国宝级文物!他不停地摩挲着香炉,像把玩着心爱的女人般,一刻也舍不得将手移开。赵老板看着他的馋样,微微一笑:“郭局,从现在起,你就是它的真正主人了!”郭雄眼睛看着香炉说:“如此贵重,我怎么……”“没什么,交个朋友嘛,哈。”
  郭雄也爽快地说:“好,赵老板,既然你如此豪爽,我哪怕顶着再大压力,也要把你的事给办了!”
  捧着铜香炉回到家,郭雄把它放到卧室的收藏柜里,时不时地拿出来玩赏。沈芸见丈夫如此高兴,也稍稍放下心来。
  半夜里,沈芸模模糊糊中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在爬。她睁开眼睛,扭亮床灯一看,顿时魂飞天外——
  郭雄正打着鼾,可他的口里和鼻孔里,竟有一些胖乎乎的绿色小虫子在爬出来!一些已经爬下了床,正朝着古董收藏柜爬去!来不及跑到卫生间,沈芸当场就吐了起来。
  突然,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沈芸胆战心惊地拿起听筒——
  “喂,是郭局吗?”
  “我是他爱人,您哪位?”
  “我姓赵,是你丈夫的朋友。这么晚打扰你们真不好意思,我只想问一下,我们可以收获了吗?”
  “什么意思?”
  “你看看你丈夫,现在是不是正有绿虫子从他口里爬出来?”
  沈芸尖叫着问:“你怎么知道?”
  “哈,那虫子是我们种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们是什么人?种是什么意思?”
  “我们不是人,我们是地下廉政公署的,哈,借你丈夫的肚子种一下我们的粮食,谢谢了!”
  “为什么偏偏是我丈夫?你们饶了他吧!”沈芸哭着哀求。
  “凡是肚子里民膏民脂充足的人,都会成为我们的试验田!第一次我请他吃饭,我们就播了种;我送给你丈夫的香炉,就是我们的一个小仓库,虫子成熟了,它们会自动爬到仓库里的!等到仓库满了,试验田就会干裂而死的,哈哈!”
  放下电话,沈芸突然看见一条硕大无比的虫子从郭雄嘴角钻出来,探头探脑地,沿着下巴,爬到了脖子上。她完全失去了控制,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把剪刀,狠命地朝那虫子戳了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