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段子  

2006-09-02 19:53:0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云疲惫地回到家时,已是晚上10点左右了。
  父亲高天羽正在独酌,可面前却摆着两个小酒杯。
  “爸,我回来了。”高云声音有点发颤。
  “哦,事情都……都办完了?”
  “放心吧爸,我既决定放弃雯雯了,就不会再找刘川的麻烦了。我要干干净净地出国。”
  “好,好,我这就……这我就放心了。你明天下午赶飞机,早点去歇吧。”
  “爸,你有点喝多了,你也歇去吧。”
  “没、没事,我这正跟你妈一起喝呢,没见我摆……着俩杯吗?你明儿去加拿大留学,我得跟你妈交……交代一下是不?”
  高云眼眶一红——妈去世快十年了,爸还是这么一往情深。他在父亲面前坐下来,拿起那个杯子:“爸,那我就替妈干了这一杯。”
  “别别,你……要出国了哪……还能喝酒呢!”
  “没事的爸,这一小杯没问题的,来,干——”
  父子俩举起杯来,碰了一下。高天羽乜斜着发红的眼睛,看着儿子,说:“你别……以为我真喝多了,咱好久没在一起讲段子了吧?我再给你讲一……个。”
  “爸,这个时候,你还真幽默。”
  “嘿、嘿嘿,给你讲一个就跟喝高有关的段子。话说一对朋友在一起喝……酒,喝得差不离了,甲对乙说,你别……以为我真喝多了,我要真喝多了,所有的东西看起来呀,全他妈的成了双份——可是现在!你、还有你双胞胎兄弟在我面前,确实只有俩,我并……并没看成四,你说我……我喝多了吗?哈哈,乙一听,赶紧掏出一百块钱说,就是,您哪有醉呀,呶,这是我上回欠的两百块钱,现在还……还给你了!哈哈哈!好不好笑?”
  高云嘴角扯动了一下,算是笑了。高天羽又抿了一口,说:“小子,知道我为啥讲这段子吗?这里面有一个欠债还钱的……意义在里面,欠了,就要还,哪怕只还一半,也要还!你小子,去年抢了刘川的女朋友,今年又抢了他的留学名额,没我的关系,你、你能行吗?所以呀,走之前,把女朋友还给他,也……也算还一半了。从小,你要什么我都依着你,哪怕上……上天……我都不知道,这样究竟是为你好,还、还是害了你。到了国外,没我罩着,你、你要好自为之……”高天羽说着,头越来越低,下巴都差点触到桌子了。
  高云皱了一下眉,“爸,你真喝多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蓦地,高天羽的头又抬了起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高云说:“我……没醉,我要真醉了,所有的东西看起来呀,都成了双份。可是现在!你、你肩膀上扛着两个头哪,我怎么不……不会看成四个啊!这说明我没、没醉嘛!”
  咣当一声,高云手上的酒杯掉了下来。他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手指着高天羽:“你、你胡说些什么?”
  高天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已经把头趴在桌上,轻轻打起鼾来。
  高云突然全身发冷,头像拨浪鼓般左右摇摆。他的眼角,仿佛真的见到另一个物事,一会儿在左肩上,一会儿在右肩上……他跑进自己房间,把西装脱下来,扔进垃圾桶——蓦地,他在衬衫的袖子上,发现了一小块血迹!糟糕,一切都那么小心,怎么还会这样?
  高云又脱下衬衫,扔进璧炉里,浇上煤油,烧了……
  做完这一切,高云倒在床上,浑身虚脱一般。
  没事,他安慰自己,一切都天衣无缝,明天一上飞机,海阔天空,万一有人怀疑他,自有他父亲顶着……
 
  半夜里,高云醒过来,迷迷糊糊地,觉得有点头朝下的感觉,很不舒服。他用手一摸,原来他的头已离开了棉枕。他的手向脑后摸索过去,摸到枕头,想把它塞到头下,忽觉触手处,竟有肉糊糊粘乎乎的感觉!
  高云大叫一声,坐起身来,却感觉那东西竟连在他的肩膀上,摇摇摆摆的。
  他猛地转过头去——黑暗中,他的鼻子距另一个鼻子,只有不到1cm的距离!
  梦,肯定是做恶梦!高云忍住恐怖感,猛掐自己的腮帮——
  “没用的,这不是梦,你把我的身体分段了,我跟定你了!”那个头说。
  “不可能!刘川,你已经死了,你吓不了我!告诉你,就是到了阴曹地府,我爸一烧钱,也能把一切搞掂!”
  那个头哭了起来:“高云,我只是不明白,去年,你父亲威胁雯雯全家,雯雯不得不离开我;今年,你父亲又搞掂了我们系主任,把本来是我的留学名额给你了——我根本就没法跟你争,可你为什么还放不过我?”
  “哈哈哈!”高云狞笑起来,“你只能怪雯雯太爱你了!我知道我一走,雯雯肯定会回到你身边,你休想!”
  “高云,你禽兽不如!好,从现在开始,我就跟你永远在一起!”
  “你给我滚!不然,我让我爸把你一家都毙了!”
  “你试试看,有种你现在就再把我割开!”
  高云发疯一般,伸手到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那把时刻跟在身边的手术刀来,朝那个头切了下去……
 
  凌晨4点左右,趴在桌上的高天羽被一阵电话铃吵醒。迷迷糊糊中他拿起听筒:“喂!”
  “高局,市郊出碎尸案了,死者被分成八段,头怎么都找不到!”
  “你不能明天再向我汇报么?!”
  “对不起高局,可是,死者身份基本查明了,是……是医学院学生,是……是高云的同学刘川……”
  “什么?!好,我立马过去!”
  放下电话,高天羽全身抖个不停。蓦地,他想起了什么,冲到高云的卧室门,一把推开门,扭亮了灯——
  床上血流如注。高云两眼瞪着高天羽——他的头,被自己手中的手术刀整齐地切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