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霸权主义(2002世界杯南体专栏19)  

2006-09-02 19:27:09|  分类: 足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朋友、西安人杜海滨在97年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98年暑假,他打了几次电话叫我去北京玩,顺便看他们拍作业。
  为了省钱,我买了一张硬座票。近三十个小时的颠簸,到北京时,是7月12日黄昏。海滨很高兴地对我说,你来得正好,今晚我们可以一起看世界杯决赛了。
  我这才知道,那天夜里三点,是法国跟巴西的生死决战。
  北京电影学院,对于我这样一个喜欢看电影的乡村小学教师来说,那可是一个“圣地”。但从我踏入电影学院的那一刻起,我发现,在这电影的“圣地”里,足球的风头,远远盖过了电影。我很想对朋友说,我在火车上一宿没睡,实在困了,而且,我对世界杯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但我说不出口。一种很微妙的心理使我对朋友说谎了:“那当然,我赶在今天来北京,就是为了能跟你们一块看世界杯决赛的。”
  两点多钟的时候,睡得正香的我被朋友叫醒。我用冰冷的自来水洗了把脸,便跟他们一起看起我这辈子第一次的世界杯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不知睡过去多少次,每次不是被他们的大呼小叫惊醒,就是被朋友揪醒过来。那年,我所听过的惟一一个外国球员的名字便是罗纳尔多,但是,在看球的过程中,我听到被骂得最惨的,也是罗纳尔多。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骂他,但我还是装模做样地跟着他们一起,喊起一句句带着浓浓潮汕口音的“京骂”来。
  这件事后来成了我在那些跟我一样没见过世面的朋友面前吹牛逼的资本。每当他们侃起世界杯,我便说,决赛那一场,我可是在北京电影学院看的,那罗纳尔多,踢得那叫一个臭!完了,我总是不忘强调一句,那可是张艺谋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
  人类的社会属性使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从众心理。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我羞于在读电影学院的朋友面前承认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看足球,仿佛那么一说,就会被他们所瞧不起,而为了满足这个畸形的心理需求,我付出了一夜备受煎熬的代价。现在的我,除了对四年前的我说一声“活该”外,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在时尚这条汹涌的洪流边上走,你不想下河也得往下半身吐些口水装湿身。几乎所有的时尚,都具有这样一种无处不在的霸权主义。它的可怕之处在于,没人去强迫你一定要怎么样,一切,都靠你自己“自发自觉”地“向组织靠拢”。刚开始你也许是很不情愿的,但吐着吐着你就习惯了,当你全身湿透的时候,你才发现,原来,你已经下水了。
  本届世界杯开始前,我看了一下736人大名单,数了数,我听说过的球员共有50人(其中23名是中国队的),而且,除了中国队的比赛外,到目前为止,我还“自发自觉”地看了近十场比赛。这就说明,世界杯霸权主义已完全在我的身上发生作用了,一个球盲,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沦为球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