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贵族(2002世界杯南体专栏16)  

2006-09-02 19:24:09|  分类: 足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年冬天,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到上海讨债,为了壮胆,他叫上了我。
  那是我第一次去大城市。在此之前,我只去过汕头——一个跟铁岭差不多大的城市。
  乡下人进城,眼花缭乱是必然的。但是,对我来说,最令我惊叹的还不是繁华的南京路和洋楼林立的外滩,而是上海的男人。
  一副高大魁梧的身材、一套雍荣华贵的大衣、一条轻舞飞扬的围巾,手上拎一个质地高贵的公文包,在凛冽的寒风中,油光可鉴的头发一丝不乱,而他们的眼光,都是那么的高傲——那时还不流行“酷”字,但我确确实实被上海男人震住了:难怪他们把上海之外的全称为“乡下人”,就这种天生的贵族气质,我们乡下那些颈戴斤把重项链身套名牌西装足穿高档波鞋的暴发户,恐怕是一百年都难以望其项背的。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我的朋友,朋友淡淡一笑。我们走到一个公共汽车站的时候,朋友说,你等一下看看。我不知道他要我看什么,正说着,一辆公共汽车靠站了,这时,令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些风度翩翩的上海男人,突然一窝蜂地朝车门挤过去,宽度有限的车门,当然不可能同时塞进那么多人,于是,他们挤、钻、掰、捅,无所不用其极,全不顾身边还有妇孺,于是,大衣皱了、头发乱了、皮包掉了、风度没了……朋友见我合不拢嘴,用见怪不怪的语气说,人多,车少,不挤的话,也许还得在寒风中站上半个小时。人一急,也就要温度不要风度了。
  于是,我那卑琐的阴暗心理,终于得到了某种平衡。
  当然,这是十二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上海,这样的情况也许不会再出现。我想起这件事来,完全是因为今天法国队的赛事。赛前,跟我一起看球的朋友说,都说球盲的预测最准,你说谁会胜出?我说,我估计法国队会在一场血战后实现“仁川登陆”,狗急了还跳墙呢!但我还是盼着他们输的。朋友有点吃惊,他们是上一届冠军世界排名第一啊!出不了线,世界杯就不那么精彩了!我说我才不管它精彩不精彩呢,我要看的是热闹,我要看足球贵族在被逼急的时候,会有什么大失风度的表现;我要看看贵族球迷在本国球队出不了线的时候,会不会闹出比俄罗斯更“大镬”的事。用夏雨的话说:“你不是横吗?你不是牛逼吗?你世界杯冠军欧洲杯冠军什么杯冠军,还不是被人家打得满地找牙?把裤腰带给我捡起来!”
  朋友说,你拥有这样的小人心理,不觉得压力很大吗?
  但不幸的是,当我打到这里的时候,“跛豪杀手”齐达内带伤重出江湖也拯救不了法兰西,他们终于被丹麦灌进了两个球。而我偶一回头,呵呵,德塞尔正死命地揪着丹麦队一个队员的耳朵!
  在32强里,排名第一的法国队三场吃了三个零蛋铩羽而归,那么,排名最后的中国队,即使最后一场依然一球未进,战绩也跟世界寇军差不多了,我们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朋友愤怒地盯着我,像要把我吃了:SB,人家输了还可以说一句:“我们祖上也是阔过的!”你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