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搞搞阵(2002世界杯南体专栏12)  

2006-09-02 19:10:09|  分类: 足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兄弟我当年在进行春耕的时候,在生产队的田头上跟农民兄弟玩过一种叫“六子棋”的游戏。这种棋玩起来特简单:用瓦片或其他东西随便在地上画一个长方形,中间用一个“井”字把它等分成九格,这样,横竖各四条线形成十六个交叉点。比赛双方随便找六颗土坷垃或碎瓷片当“棋子”,四个前锋两个后卫成24阵形摆在各自半场的6个点上。比赛规则也很简单:在任一直线上,当你的一个前锋和一个后卫跟对方的一子形成2:1的局面时,你就可以把对方的一子吃掉,反之也然。最后,谁先吃掉对方的五个子,谁就获胜。
  “六子棋”入门很容易,几岁小孩都可以在几分钟里就学会,所以,它在中国农村的普及程度,巴西足球根本就不能相比。但是,就像小便也能分出射程远近一样,“六子棋”玩多了,还是有牛逼傻逼之分。你可以想像这种壮观的场面:田间休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田头上都有人在捉对厮杀,而难得一息的牛们则趁机吃点草,偶尔不屑地瞟一眼下棋的农民——在春耕的田野上,真牛逼假牛逼错落有致,相映成趣……
  不是我吹牛逼,兄弟我当年玩“六子棋”的时候,擅长左边路进攻,别人总是一前锋突前挑畔,再安排后卫伺机形成二对一,我却喜欢先用一后卫远距离调戏对方前锋,然后埋伏在边路的“土坷垃前锋”斜剌里拍马杀到,二对一,将那来不及瞠目结舌的傻前锋斩落马上——我一般都是嘴上叼一根草,用两指默不作声地捏起那土坷垃,然后作内家高手状将它捏得粉碎,手一张,泥土末随风飘扬,迷蒙了敌手的眼睛……
  这是我在古典小说之外,跟所谓“阵形”的第一次亲密零距离接触。后来我有了电脑,从一而终的游戏是《三国群英传》,我从第一代打到第三代,将东汉末年所有或N或S的诸侯都扶植成一统天下的霸主。在连年的鏖战中,我玩得最得心应手的还是排兵布阵——当双方兵种相同兵力相等的时候,决定战争胜利的因素不是兵器,更不是人,而是阵形,什么“玄襄阵”、“鱼丽阵”,我食指一动,敌人便心惊胆寒。印象最深的是游戏刚开始的时候,每个将领都只带十个兵,这时候,根据双方的形势,排成442的“锥形阵”或是排成361的“雁形阵”,便是最考我的指挥才能的时候。
  这是我对“阵形”投入最多精力的领域。惭愧的是,我对“阵形”的研究,一到了绿茵场上,NB立马成了SB。看球的时候,别人告诉我这是352,那是442,我只看到乱哄哄你方踢罢我蹬腿,心里那叫一个郁闷:他们怎么不前面三个中间五个后面两个排一下阵,哪怕只静止一秒钟,让我看清楚也好啊!朋友最后长叹一声,说了一句对《南方体育》大不敬的话:“刘宇宋铮他们真是瞎了眼啊!”
  不懂也就罢了。昨晚在网上跟一个叫“见雪封喉”的MM聊天,她也说她看不懂什么是352什么是442,我说:“这简单啊,352就是三个后卫五个中场两个前锋啊!”她说:“那咱们实力不济的话,为什么不排一个10、0、0的阵形啊?”我说米卢内心还是想着要进一个的。她说:“那901也行啊!”我一看机会来了,就给她下套:“哦,你是说九个后卫只挺进中后场然后一个前锋插向对方纵深?”“是啊。”“这样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就不叫901了。”“那叫啥?”“九浅一深。”
  在宣布跟我绝交之前,她说了最后一句话:“亏你丫还有脸说自个儿是一文化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