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表字”消失的时代(2002世界杯南体专栏06)  

2006-09-02 19:04:10|  分类: 足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以前,我曾经偷看过我初恋情人的日记,其中令我最伤心的一段是:“今天,肉蛋不无得意地向我透露,在下周的班际排球赛上,他将行使班队长的生杀大权——不让‘费翔’上场。看着他那副小人得意相,我心里好伤心……”
  不好意思,日记中的“肉蛋”便是在下;而“费翔”则是我的假想情敌——一个比我高出十公分的帅哥,我们班排球队绝对的“主力主攻手”。必须声明一下的是,我初恋情人对我的这个肉麻的昵称,却是起源于我的一篇名为《自我介绍》的作文。作文的开头,我根据我又矮又胖的特点设计了一句肉麻当有趣的话:“鄙人姓余,名少镭,表字肉蛋……”
  第一次知道古人除了姓名之外还有一个“表字”,是小时候读三国,我最崇拜的英雄这样出场:“却说公孙瓒部下的骁将,姓赵名云,表字子龙,乃是常山郡真定人氏……”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想为自己也表一个如雷贯耳的字,只是,如愿以偿的时候,“子龙”成了“肉蛋”。
  后来读了书,知道古人幼辈对长辈、卑者对尊者,是不可以称名的,否则会被认为不敬。平辈之间,一般也不称名而互称表字。但我更相信,“表字”之于古人,还是一种昵称。当赵云为救阿斗而险些战死的时候,刘备那声泪俱下的一声“子龙啊……”是很能让人动容的,如果他大叫:“赵云啊……”那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十强赛的时候,我那位教过私塾又喜欢看报纸的三大爷问了我一个问题:“报纸上把那帮踢球的叫‘米家军’,军中主帅叫米卢,没错吧?”我说是啊,怎么了?“可大爷我昨天看报纸,怎么又有一个主帅叫‘博拉’呢?这一军不容二帅啊!”我知道,他肯定是看了那位著名体记的文章,便开玩笑说:“哦,大爷,其实他俩是同一人,博拉是米卢的‘表字’。”大爷恍然大悟:“哦,原来这等!”接着,他便将折扇一捋:“却说中国国家足球队主帅,姓米名卢,表字博拉,乃是番邦南斯拉夫人氏……”
  与古人互称“表字”不同,我那个“肉蛋”的表字,只有我那初恋情人叫得。而米卢那个“博拉”的“表字”,同样我也只见过那个体记这么叫——由此可见,那体记跟“博拉”的关系,当然是很“肉蛋”的了。
  最近,为了能在世界杯期间混点稿费,我每天都买了大量体育报纸想恶补一下。翻来翻去,咦,“博拉”咋不见了?仔细一瞧,嘿,原来它躲在一个角落里,换了一件新的马甲,变成了“老米”!过了两天再学习那位体记的文章,乖乖,“老米”的马甲又没了,恢复了“米卢”的俗称……
  我翕动着跟狗仔队般灵敏的鼻子,总想从这里面嗅出点八卦的东西来——难道,他们的距离,不再是“零”了?
  再一次,我回忆起我初恋情人对我的称呼的变迁,开始是“肉蛋”,后来不知怎么渐渐就成了“少镭”,接着是全称“余少镭”;而她最后给我的一张纸条是:“余少镭同学:我必须提醒你,你要对你所做的一切负责!”
  我等着看那位被球迷老榕定位为“文学青年”的体记的最后一篇文章:“博拉·米卢蒂诺维奇先生,我必须提醒你,你要对你所做的一切负责!”
  那一年,我的“肉蛋”没了,我发现自己成熟了。如今,米卢的“表字”消失了,中国的体育媒体,不想成熟也不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