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十(7)  

2006-09-02 18:08:10|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这两天,刘晓天心里还是颇为矛盾。
  柯明要他帮忙,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毕竟是老同学。再说,柯明的目的,也在公不在私。案子破了,也确实对他有好处。所以,当他按柯明的吩咐去侨务办查找有关归侨资料,并把封存公安局档案库里的两份已定案的卷宗找出来,把笔录、照片等复印给了柯明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在做违规的事。
  矛盾所在,是柯明意欲推翻几年前的定案,而且是两宗。
  刘晓天内心隐隐觉得,柯明既想帮区元把此案弄个水落石出,同时也想向他证明,在推理破案上,他柯明比刘晓天还是要技高一筹的——这是当年警校两大“神探”互相较劲的继续啊!
  柯明走后,刘晓天把那宗车祸和那宗自杀案的所有资料都仔细地再看了几遍,再回想柯明提出的疑点,他不得不打心眼里承认,当年的办案,确实有点草率了。
  当时怎么就没发现呢?
  如果柯明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么,这一系列案件的背后主谋,实在太过狡猾了。小小一个海平县,虽然也有偶发命案,但像这么老谋深算的罪犯,在刘晓天十年的刑侦生涯中,确实是第一次碰到。
  看来,人心深似海。以前对这句话的认识,还是流于表面。
  只是,如果作案过程真相大白,动机呢?
  柯明所推出来的犯罪动机,可说是连《犯罪心理学》这样的书上,也不见记载的啊!
  在欲睁还闭的佛眼垂注下,周莫如双手合十,跪了整整一个下午。
  中午时分,区元跟着柯明下山去了,说是去县城,有朋友要请他们吃饭。区元本不想走,柯明坚决不同意:“不行,区兄,为了你的安全,你现在必须时刻跟我在一起。”
  “要不,莫如跟我们一起去吧?”区元看着周莫如说。周莫如摇摇头,嘴角忽然浮起一丝微笑——那笑容挂在她失色的脸上,竟是那样的诡异。
  区元心里一寒。
  惠天婆将他们送到山门时,柯明悄悄对她说:“阿婆,你要多看着她点。”惠天婆点了一下头,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
  下山路上,区元忍不住对柯明说:“我现在发现我的头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不仅回忆恢复了,很多以前没注意到的细节,现在也想起来了。”
  “比如呢?”柯明感兴趣地问。
  “有一段时间,我差点就相信‘破月’了。柯兄,你不是当事人,你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我的感受……唉,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其实我想,不管是谁想置我死地,既然想用蛇来咬我,应该不会同时还给我下毒的。所以,那‘大花草’的毒,应该是在放蛇咬我之后,我没死,那人才再次下毒的。”
  柯明点点头:“跟我想的一样。区兄,如果你不当记者,完全可以跟我干私人侦探嘛。”
  区元摇摇头,仿佛又想起什么来:“柯兄,那么我们当时会不会冤枉了连秋容了?”
  “不会。按目前种种情况来看,在这个‘破月’奇案中,她最少是一个同谋者。她是恨不得你从人间消失的,所以,就像她遗书里所说的一样,她不是因为什么畏罪自杀的,而是因为绝望。周莫如对你的真情,让她绝望,觉得生不如死。可以说,她是被自己的畸恋害死了。”
  区元长长叹了口气,不知在为谁惋惜。
  “区兄,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吗?”
  “不知道。”
  “去医院。”
  “医院?”
  “对,就是你被蛇咬后所住的海平县人民医院,我要调查一下。”
  “柯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知道那毒是怎么下到我身上的。”
  “你知道?”柯明一激动,来了个急刹车。
  “对,我知道,我已经想起来了,就是我出院前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