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十(2)  

2006-09-02 17:53:12|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说服周莫如带区元重回老家海平,柯明颇费了一番周折。首先,在这样的情况下,周莫如实在不愿意再回伤心之地,不愿意让父亲再次看到她的不幸。在没有区元在场的时候,柯明晓之以理:“周小姐,我相信你跟我一样,都希望他能早日康复。报社那边也是这个意思,冯主任说,报社领导非常希望区元能及早归队,备战即将到来的新机场搬迁新闻大战——这也是区元事业再上台阶的关键。现在,医院查明了区元所中的毒,报社不惜重金,垫付了进口药品的全部费用。专家说了,药物能解除区元体内的毒素,但缺失的记忆,却是补不回来的。要想恢复记忆,只有让区元回到让他失忆的地方,在情景重现的情况下对他的脑神经进行刺激,以期让他触景忆旧。这一切,没有你的支持,是万万不行的。”
  周莫如边听边点头,泪流到腮边,也忘了拭去。这段时间,她都是夜不成眠。自己命苦,谁都怨不了,可为什么,我只想过平淡的一生,却总是被卷进电视连续剧一样的情节中?
  柯明又和区元单独作了一次长谈。除了失忆和话多,区元的其他心理能力并没受破坏,对这不可思议的一切,他只是感到乱,心乱了,生活乱了,更可怕的是,工作也乱了。他一再跟周莫如、冯尧等人说,给我时间,相信我能想起来。面谈的时候,柯明并没有把自己掌握的一切都告诉他,他只是一再强调,再去一次海平,你的记忆就会恢复,事情就会有圆满的结果。最后,区元自己也红着眼睛说:“我听你的柯兄,我相信你们都是为我好,我不能辜负了你们的期望,特别是那个周、周莫如,我一定欠她很多,我感觉得出来。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柯兄?我千言万语,不知……”
  决定要走的时候,周莫如连电话都没给父亲打。柯明说了,先不要告诉任何熟人,才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所以,当周之愠陡然见到三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猝不及防的神情溢于言表。
  “爸,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周莫如眼中带泪,握住父亲的双手。
  “没事,没事。你要回来,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说一声,我也好有所准备,收拾一下房间。”
  周莫如红着眼睛说:“爸,说来话长,等一下再慢慢告诉你。”
  “好的,好的。区先生、柯先生,快请客厅里坐一下,你们刚下车,我去买些豆浆油条来当早餐。”说着,蹒跚着向门外走去。周莫如忙扶住他:“爸,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病了?看你走路这样子,你又浮肾风了吗?你看医生了没有?你坐,我把行李放下就去买。”
  柯明也说:“不用了周老师,我们带了点心在车上吃了,不饿。”
  区元呆呆地站着,看着眼前这个矮小的老人,好像真的在哪见过一样。情况越来越清楚,他们所讲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一见面,就能叫出我和柯明来……“伯父,”区元忍不住说道,“虽然我认不出你来,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您放心,我一定能回忆起所有的往事,一定能记住您肯定对我进行过的教诲……”他还想滔滔不绝说下去,周莫如狠掐了他手心一下。柯明也说:“区兄,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是这样的,周老师,区兄此来的目的,周小姐会跟你详细说的,一些事,可能还需要你配合一下。你们先聊,我这次陪区兄和周小姐过来,主要是顺道,因为我老同学那边还有一个离奇的抢劫杀人案需要我帮忙,我现在就得去海平公安局,我的车还停在巷口。有什么事,给我电话。”
  柯明走后,周莫如将自己的闺房整理好,区元刚一躺下,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周之愠房间,周莫如搀扶父亲上了床,帮父亲掖好裤子,抹着泪说:“爸,我一看就知道,你又浮肾风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去大医院检查,你就是不听。”周之愠喘着气说:“没事,这肾风啊,也是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你还是说说你们吧,怎么我看那小子很不对劲,特别是他刚才说的话,像中邪一样。”
  “爸,你不知道,我们回到广州不久——对了,就是五月节那天,我在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在报社突然晕倒了。第二天一醒来,便失忆了……”“失忆?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不,医生说是什么顺向性失忆,就是把认识我这一段生活全给忘了,见了我也认不出我来;而且,而且他变得特别喜欢说话,一说就停不了……爸,我命真苦,我知道,这肯定都是因为‘破月’,可他们不信,非说是中毒。”
  “中毒?”周之愠一听,皱了皱眉。
  “是啊,我问中什么毒,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让他回到他失去的记忆里的情景,能帮他将回忆拾回来,所以我们就回来了,歇一下,下午再去佛堂……爸,这一次,他要是真能恢复,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广州,你要是不去,我死也不去了!”
  周之愠身体微微颤抖,一滴混浊的老泪挤出眼眶,慢慢流下。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