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白哨黑哨无常哨(阴超联赛之四)  

2006-09-02 17:57:12|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完英超,夜已深了,我打开电脑正准备写稿,忽然,阳台上传来了一阵异响。我警惕起来——莫非,住这么高的楼,还有防盗网,也挡不住宵小之辈?
  从厨房里抄起一起刀,壮着胆,猛地拉开落地窗帘,大喝一声:“什么人!”
  眼前一黑,我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不是人。
  是鬼。
  鬼我就不怕了。虽然我阅鬼无数,可仔细一瞧,还是觉得好玩:见过黑的,没见过像他这么黑的——全身上下,连眼白都没有。
  “进来吧。”我说。
  黑鬼穿过玻璃,站在我面前,拱手道:“余记,打扰了,我是黑无常。”
  妈呀!我当场就站不稳了,颤着声问:“黑兄,这么快?我怎么命这么短啊!能不能、能不能让我进去跟老婆和女儿告个别?”黑无常摇头苦笑:“余记放心,你要是少干点缺德事,还有几十年好活。我是趁着下班时间来向你诉苦水的,希望你能在文章中帮我鸣冤。”
  我从地上爬起来,惊魂稍定,拉过一把椅子请他坐下。他说:“时间无多,我就开门见山吧,余记,你可能还不知道,我除了专职勾魂外,业余还是阴足总两大裁判之一。”
  “两大裁判,那还有几小裁判?”
  “没有,整个阴足坛,就我和老搭档白无常两鬼在任裁判。”
  我诧异了:“咦,勾魂的鬼,也懂个球?还能当裁判?”
  “我们阎主席,说反正当裁判的任务也是要把足球玩死,我们就当恶不让了。”
  “可是,阴足坛每年甲乙丙丁八级联赛几百场赛事,就你们俩……”
  “余记,亏你是写鬼专家,你不知道我们鬼是分身有术吗?”
  “难道,平时在场上出现的那些陆判呀龚判呀什么的,敢情都是黑白无常兄弟俩变的?”
  “没错。唉,别说什么兄弟了,我们早就分道扬镳了。”
  “此话怎讲?”
  “都怪你们人间这些体育传媒。裁判收钱乱吹的事,天上人间地狱三界都有,可为什么一定要叫‘黑哨’呢?要知道,他们收的可都是红包而不是黑包啊!你们大骂黑哨不打紧,我在地下可就遭殃了!”黑无常越说越愤愤不平,“就说我们阴足总吧,阎主席说了,为了兼顾方方面面利益,必要时候,各级联赛的赛果必须由阴足总掌控。我跟白无常分工,我公正执法,他执行阴足总的旨意,操控关键场次的赛果。可阴间球迷不清楚这事,一发现裁判问题就大骂‘黑哨’;更冤的是,一出现问题,阴足总就拿我当替罪羊堵球迷的口——白哨收钱,黑哨挨骂,你说,这是鬼过的日子吗!”
  “可是,你干嘛还要当这黑白颠倒的裁判呢?辞了不行吗?”
  “余记,我身不由己呀!再说,我们抓人是没钱赚的,不当裁判,我在阳间购置的豪宅名车哪有钱付啊!”
  “咦,你们不是人啊,干嘛要在阳间买房买车?”
  “余记,我们也想做人啊!人间这么好玩,我们来度假时,没房没车怎么过?”
  “得了。”我越听越不客气了,“这么说,你这样也是自作自受,你以为人间就没有像你一样含冤的黑哨吗?可他们为啥默不作声?下地狱去好好学学人家的高姿态吧!”
  黑无常被我一顿好训,灰溜溜地消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