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九(7)  

2006-09-02 17:42:13|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区元从报社回家,一路上都很兴奋。他不停地说着话,跟每一个遇到的人说“你好”,对每一个治安员说“您辛苦了”,凑近走鬼耳边悄悄说“小心城管”,见到背包的女孩,他说“小心扒手”……没人的路段,他便自言自语,嘴巴几乎一刻也没停下来。
  而这一切,都被悄悄跟在后面的人看在眼里。
  上午,区元到报社上班,见到同事便这样开始说话。刚开始,同事们以为他身体康复后心情愉快,话多些,也没在意。可越听越觉得不对:他的话也忒多了,滔滔不绝,啥都说,还不让你走。
  陆雁梅悄悄叫来了冯尧,区元一见冯尧,便拉住他的手:“哎呀冯主,见到你真是太幸运啦!这两天也不知咋的,没人给我报料,你赶紧派我任务吧是不是龙舟赛马上就开始了你让我冲在最危险的地方吧冯主!”
  冯尧插话:“你没事吧区元?”
  区元脸上现出一种顽皮的笑容:“没事,怎么会有事呢?告诉你冯主我从来没感觉这么好过我来上班的时候看到广州的天居然是蓝的广州大道上竟然没有塞车公车站上人们破天荒地排队上车而扒手则没有趁机下手!冯主,生活是这么美好,我发现以前所有的烦恼、郁闷,都是一文不值的、矫情的!我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要加倍努力工作为我们‘花早’打败南都、广日、羊晚立下汗马功劳!请你给我任务,看我的,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我要是给你丢脸,我自动辞职立即在你面前消失……”
  冯尧皱皱眉,伸手去摸区元的额头,体温正常,也闻不到一点酒气,怎么会这样?
  “我现在给你个任务,你先不要说话!”冯尧黑着脸说。
  “我说话为了向你表明,我会努力工作不计名利的我还要向你坦白我曾经盼着你早点高升或下台甚至出点什么事我好顶你的位置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冯主你原谅我……”
  陆雁梅等同事目瞪口呆,冯尧则大喊一声:“够了,你干不干活?”
  “干活,有活干当然干活!”
  “那好,你不要再说了,把这一周的广州新闻仔细看一遍,给我写一份分析报告出来,哪些写得好,哪些写得烂,哪些还可以深挖、跟进,明白吗?”
  “明白。可这不是您干的活吗?难道你暗示我,我有可能提……”
  “少废话,现在开始干,其他同事,回各自岗位。”
  区元坐下来,开始看报纸。但是,跟他座位比邻的陆雁梅发现,即使是在看报纸,区元的嘴巴也没闲着,他把每条新闻都读出来,而且用的是朗诵的语气!读完一条,还不忘拍桌评论:“令人发指啊!”“尸位素餐啊!”“惨无人道啊!”
  毛骨悚然。这根本不是平时那个区元!他这么说下去,怎么不会口干舌燥?难道是药物过敏使他这样的?陆雁梅想给他倒水喝,想想还是不敢,连话也不敢说,只是内心实在不好受。他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难道都是那个女人造成的?
  中午12点,区元还在继续朗诵新闻。冯尧给陆雁梅打来内线电话,询问情况,陆雁梅悄悄说:“冯主你快来叫他回家吧,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冯尧再次出现时,区元丝毫不觉,他已完全沉进新闻里了,读得摇头晃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念四书五经。
  “区元,你不吃饭吗?”冯尧大喝一声。
  区元吓了一跳:“干嘛这么大声?我这不在完成你交给的任务吗?你又没叫我吃饭,还是干活要紧再说我一点都不饿你们去吃饭吧给我打包点东西回来就行。”
  “不行!你忘了你家里还有人在等你去吃饭吗?”
  “家里?”区元愣了一下,仿佛想起什么来,“对了,你说那个叫周莫如的美女吧?放心吧冯主,我虽然还是想不起这几个月的事来,但我已相信你们说的一切,我会对她负责的。只是请你给我时间好吗?我得适应啊!”
  “你晕倒前天天中午都回去吃饭的,还一直夸她做的饭好吃!你现在就重新给我适应,回家吃饭去,研究新闻的事,下午也在家里完成,听到没有?”冯尧用上了命令的语气。
  区元走的时候,冯尧对陆雁梅说:“小梅,你辛苦一点,跟他一程吧,反正路也不太远,我担心他路上出事。”
  陆雁梅远远跟着区元,看着他反常的表现,忽然发现,心在隐隐作痛。直到区元进了“粤康阁”,她才松了口气——还好,他还记得回家的路。
  区元回到家时,不仅他看周莫如的眼神仍是陌生的,周莫如也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区元。
  “周小姐,我今天上班的感觉非常好,真的非常好。冯主任给了我一个非常的任务,我知道,他是在向我暗示,我升主任指日可待。相信我,我很快就能想起来的,按你所说,我们又可以过上幸福的日子。我所理解的幸福日子,是这样的: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当然,广州没有临海的房子,那么,珠江也凑合嘛……”
  刚开始周莫如还认真地听,可听着听着,她发现区元根本不想停下来,连气也不喘一口;说得越多,逻辑也越混乱,可他的神情却越兴奋,双眼放光,唾沫乱飞。周莫如几次想让他停下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了嘴。
  她眼睛红了,强忍着,不让泪掉下来。
  后来,她干脆坐在区元面前,脸对着他,视线,却越过他,看着遥不可及的远方。
  终于,区元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周莫如,脸上出现了迷茫的神情。一会,他突然说:“我见过你。”
  周莫如的泪终于滴了下来。区元伸出手指,帮她擦去腮边的泪,同时动情地说:“别哭,给我时间,我会想起一切的。我饿了,有啥好吃的?”
  周莫如乍惊乍喜地说:“家里还有不少小菜,我去煮稀饭,快一点,晚上我再做好吃的,行吗?”
  “行行。”区元点点头说,“稀饭我喜欢。其实我明白的,你们的稀饭,跟广州的粥是完全不一样的。做为稀饭来讲呢,因为米完全没有熬烂,所以,它里面更多的维生素没有流失,吃起来香,营养也更丰富。比如里面的淀粉啊……”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