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番批  

2006-09-02 16:33:15|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管天气多热,泰国的僧人出来化缘,都是赤着脚走路的。
  这话我以前不信,可是现在,我前面不远处,就走着一位赤着脚的红衣僧人。
  这是下午四点的曼谷街头,虽然时序已是冬季,气温却仍在32°上下徘徊,水泥浇成的路面,对脚板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我小跑几步,越过了他,然后回过身来,双手合十,深深地行了一礼。
  受八十高龄的老邻居王奶奶所托,我趁着出差的间隙,帮她找一下她丈夫在曼谷所生养的儿女,问一下他们,为什么一年多不寄“番批”了。可是,因为语言不通,在曼谷街头转了一个多小时,我迷路了。
  “番批”是潮汕人专有的一个名词,指华侨从国外寄回来的汇款。在王奶奶的父亲一代,众多的潮汕汉子为生活所迫,坐上红头船,漂洋过海到南洋谋生——这叫“过番”。而过番的首选地,就是曼谷。这些青壮年走后,他们留在家乡的妻儿,就开始盼望他们寄回来的“番批”,这几乎是她们惟一的生命线。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番批”仍然是某些潮汕人家里重要的经济支柱。随着经济的发展,“番批”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华侨”不再是令人艳羡的身份了,一些发了的潮汕人,甚至开始给国外的亲戚汇款,报答他们多年以来的眷顾。
  可是王奶奶不同。
  我小时候就知道,她新婚不久,丈夫就“过番”到曼谷。到曼谷不久,他又娶了一个泰国姿娘,重新成了家,并生儿育女。60年的风霜雨雪,王奶奶就靠着丈夫的“番批”,一直守着。十年前,曼谷传来消息,她丈夫过世了,可他的后代还算有良心,并没断了番批。这种事在我们潮汕地区比比皆是,只要有“番批”,就证明良心还在,这是老一辈人的道德观。
  我拿出一张写有中文和泰文地址的字条,递给那位僧人。他看了一眼,对我说了一句汉语:“很远的。”我喜出望外,说:“拜托了,我受人所托,一定要找到这里,您能否指点一二?”他突然伸出手,在我头上拍了一下,说:“有诚意的话,就跟我一样,把鞋袜脱下来。”
  这算什么呀!又不是我自己要找亲戚,何必……可是,我小时候,王奶奶一直对我们这些小孩都很好,“番批”一来,总是很舍得买糖果给我们,甚至直接给零花钱。再说,她也风烛残年了,断了丈夫后代的消息,会死不瞑目的……赤脚就赤脚罢,就当是又一次军训。
  我脱下鞋袜,跟在僧人后面,疾步前进。刚开始,脚底下感觉真的很烫,我几乎是跳着走的。可走了不久就习惯了,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感觉上,好像我们已渐渐出了曼谷市区……
  薄暮之中,曼谷的郊野开始显山露水。我突然感到头有点晕,也许是赤脚走了太多路的缘故。
  在一块插在路边的牌子前面,僧人停了下来。路牌上爬满了蜿蜓的泰文,在这荒寂的野外,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
  我猛吸了一口气。
  我要去哪里?我在干什么?
  我只知道,跟着僧人走,才是我的正道。
  很快地,一座很有中国特色的院落横亘在路上。灯笼、对联、还有隐隐的潮州音乐……恍恍惚惚间,我好像又回到了乡下,王奶奶就要从门里走出来,往我们手心里塞上几块糖……
  门咿哎一声开了。僧人双手合十:“好心人,你的善良,会有好报的。我只能送到这里了,好自为之。”我也双后合十还了礼,同时把几张泰铢塞到他的手心里。他接过钱,从僧袍里摸出一个小锦囊来,塞给我说:“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眨眼间,他的僧袍,被四合的暮色淹没了。
  一句苍老的潮州话突然在我后面响起来:“阿弟,难为你能找到这里来,请入来坐吧。”我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只见一个佝偻的老汉站在我面前。借着灯笼的光,我忽然觉得他是那么面善——对了,我在王奶奶的堂屋里见过他的照片——他居然还没死!没死怎么不给王奶奶寄番批?!
  我跟在他后面,进了院子里。
  客厅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个肥硕的泰国老太婆——想来就是他娶的泰国老婆了。王老先生走到另一只太师椅上坐下,开口就说:“阿弟,我知道你此来何意。实不相瞒,实在是因为邮路断了,番批寄不出去。但你既然来了,我们不会让你空手而回的。这是最后的一封番批,麻烦你交给阿银,告诉她,我会在阴司路上等她的。”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红包,递给了我。我双手接过,想说什么,却不知说啥好。自始至终,那泰国老太婆都是一声不吭,那眼神,却看得我发毛。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王老先生,我、我该怎么回去?”
  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你放心,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
  我正在发懵,突然,那老太婆从太师椅上跳起来,面目狰狞,嘴里咿咿哇哇地叫着朝我扑过来。我吃了一吓,夺路狂奔——蓦地,脚下被门槛一绊,一头撞在门环上,不禁惨叫一声……
 
  “医生医生,他醒来了!”
  我睁开眼睛,竟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浑身上下痛得快散了架!天,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病床边一个中年男人说:“余先生,我是领事馆的,很不幸地告诉你,昨天,你们的旅游车在曼谷郊外翻车了,整批旅客,只有你幸存下来……你昏睡了整整20个小时,终于醒过来
了,不幸中的万幸啊!”
  真的假的?我下意识地将手伸进我裤兜里……掏出来一看,是一个小锦囊和一个大红包!
  捏着这个“番批”,我的手颤抖着,将它慢慢打开……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