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七、蛇踪初现  

2006-09-02 16:04:17|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其实,柯明早就“认识”周莫如了,关于这一点,他向区元隐瞒了很多。
  作为一个私人侦探,柯明和他的“柯尔调查事务所”一直游在走法律的剃刀边缘。法律虽然没有禁止民事调查,但有关工商管理的法规里却没有这个行业;再者,宪法在规定“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时,并没有赋予公民“调查权”,除非那些专门部门,如公检法、律师等。所以,很多时候,柯明为他的委托人进行的一系列调查行为,用严格的法律标尺来量,都是不容置疑的“违法行为”。在这样的背景下,柯明们有时就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甚至黑白两道都得吃得开,稍有不慎,便可能遭致灭顶之灾。
  饶是如此,柯明仍是对这一行充满热爱。本来,他可以像他的警校同学一样,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当一名警察,现在混一个科长什么的当当,也不是什么难事——要说靠山,他也不比人差,只要他愿意“靠”,现在完全不用过这种“鬼鬼祟祟”的日子。
  偏偏柯明从小就是一个福尔摩斯迷。小学还没毕业,他就把他父亲书架上的一套《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看完了,有些特别精彩的故事,如《巴斯克维尔的猎犬》、《血字的研究》等,他还看了不只一遍。不仅看,他还把福尔摩斯的那一套推理方法应用到实践中,虽然成功率很少很少,但他仍乐此不疲,对他来说,最有快感的,还是推理的过程,至于结果,即使是错的,也可反证推理过程的失误,为下一次积累经验。
  还别说,读初二时,柯明就凭自己的推理能力,在班上破了一个偷窃同学钱包的“案子”,使得他在老师、同学中名声大噪,也有了“小神探”的外号。
  当侦探的理想使他在高考填志愿时,把所有志愿都填上了警校,而且都是刑警专业。
  但是,在如愿以偿地以优秀成绩从警校毕业时,他却放弃了一个唾手可得的令人艳羡的职位,走上一条当私人侦探的坎坷道路。
  原因很简单,在警校学习时,柯明就深深体会到,刑警的侦查,固然可以光明正大地进行,但是,在法律框架内进行的调查,毕竟太受掣肘——如果福尔摩斯是一名警察,他肯定就没能这么“神”,道理就这么简单。恰好,柯明尚未毕业的时候,1992年,国内第一家具有私人侦探性质的“上海社会安全咨询调查事务所”挂牌成立,紧接着,1993年,成都、沈阳也出现了类似“调查所”。这消息对柯明来说不亚于“十月一声惊雷”,前途豁然开朗。于是,一毕业,他就瞄准了国内调查市场上最大的“肥肉”——广州,通多方筹备,“柯尔调查事务所”终于在广州挂牌成立。
  从最初的单枪匹马到现在拥有近20名调查人员的调查公司,八年来,柯明和他的“柯尔”走过一条颇不寻常的路。但是,困难他并不怕,也早在他预料之中;让他郁闷的是,公司所接的委托调查,大部分都跟婚外情有关,再者就是债务纠纷,能让他发挥自己侦查特长的案子廖廖无几,涉及刑事的案子,公安一介入,他就得知趣地退出。在行内,他甚至有了“二奶杀手”的外号,不过,这外号,跟濮存昕“师奶杀手”那个外号可截然相反。
  绝大部分的婚外情调查案子,当委托人拿到对方不忠的证据后,都以此为要挟,在离婚时获得最大可能的权益;当然,也有报复打人、敲诈勒索的违法行为发生。这些,柯明都认为,他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调查取证,心安理得地拿委托人的酬金,至于委托人事后的行为,自己完全不用负责任。
  可是,“沙太杀夫案”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打击。
  叶芳兵前来“柯尔调查事务所”向柯明求助时,自称是看了《花城早报》上的报道,才知道广州有这么一家私人侦探所。她说她知道她丈夫马松发肯定有外遇,却苦于找不到证据,只好请大侦探出马。
  这样的小case,柯明本来安排手下人去做就行了。可那段时间特别忙,人手不够,他只好亲自出马。
  没几天,在燕悦大厦,他就跟拍到了喝醉的马松发在一个美女的搀扶下进了酒店房间的照片。
  虽是夜间,酒店走廊光线不足,但阅二奶无数的柯明,还是被照片上那个女的容貌惊呆了——从外表看,她不是“小姐”,而且,从她对马松发关怀备至的态度看,他们也不是那种一夜情的关系。综合种种,那女的,是马松发的固定情人或“二奶”无疑了。
  可第二天早上,当苦候一夜的柯明拍到那女的从燕悦大厦出来的照片时,他又吃了一惊:她披头散发,眼睛浮肿,明显是长时间哭过。这一夜之间,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几天,柯明继续追踪,真相大白:原来,那女的叫周莫如,是马松发公司的会计,也是马的老乡。但马松发在她之外,还有别的女人,有的是小姐,有的竟然是生意对手……当他把照片和资料交给叶芳兵时,对方脸上平静如水,只是淡淡地说:“早知道是她了,只是没想到,她也被骗了。”
  叶芳兵爽快地付了调查费,此后也没再来找柯明。渐渐地,柯明也把此事忘了,偶尔整理卷宗,看到周莫如的照片,只是内心轻叹一声:“这么美的女孩,可惜了。”
  半年后,“沙太杀夫案”震惊全城。柯明看到报纸上登出的叶芳兵的照片,实在始料不及——想她当时反应那么平静,难道这半年间,马松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他向当警察的朋友了解此案,朋友告诉他,在案发现场,还有几张马松发跟不同女人偷情的照片。叶芳兵供认,照片是她雇人拍的,动手前拿给马松发看,想让他死了瞑目。警察朋友最后意味深长地说:“凶手什么都招了,我们省了很多麻烦,照片的事,我们就不追究了。不过,凶手当场便自首,照片也证明了死者确有过错,所以,估计叶芳兵最多判个死缓。那些照片,既害死了一条命,也救了一条命,嘿嘿。”至于那最主要的“第三者”周莫如,警察朋友说,经调查,她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只作为证人做了笔录,便不负法律责任了。
  当区元向柯明求助,说出他想找的人,竟然就是周莫如时,柯明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区元闪烁其词,说什么警察需要周莫如去指认嫌犯,这完全是借口。察言观色是私人侦探的基本功,柯明看得出,区元跟周莫如之间,肯定有很多曲折的故事。两年来,区元从不向他请求帮忙,这次却为了这么一个女子主动找他,这已很说明情况。他想提醒区元,这样的女人虽美,却不值得太过投入。但柯明也清楚,区元“情场浪子”的名声在外,他最不缺的就是女人,用得着他提醒吗?
  所以,柯明干脆不向区元说他跟“沙太杀夫案”的关系,只是答应区元,帮他找周莫如就是了。这事对柯明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因为是“沙太杀夫案”的证人之一,周莫如的电话号码、住址有任何变换,都必须在公安局备案,柯明只打一个电话,找到内线朋友,就问到她的地址了。
  但是,区元提供的那个骚扰手机号码,却颇费柯明一番周折。柯明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神州行号码,买卡不用实名制,要查出机主是谁,除非动用卫星定位监控系统——这也必须是在机主开机的情况下才能追踪。惟一的办法,是查出该机的通话记录,通过跟该机通话的主叫或被叫号码来查找机主……
  帮区元的忙,也是一种报答,柯明很清楚这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