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六(4)  

2006-09-02 15:59:17|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一阵吵闹声从山门那边传来。
  区元仔细一听,有一个男的声音,正在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另一个柔弱的声音是周莫如的,她没说两句,就被那男的声音霸道地盖住了,接着又是一通气势汹汹的“鸟语”。
  区元一个字都听不懂,但他听得出,莫如遇到麻烦了!他从床上跳下来,打开门就要冲出去,不料却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又是惠天婆!
  “区先生,你不要出去,快进去。”天婆的语气颇为慌乱。
  “莫如有事,我怎么能不管!”区元想推开她,却被她死死拦住。“区先生,事情跟你无关,你出去会添乱的,听我的话,别出来,我去劝劝,相信我。”
  “相信我”三字虽轻,却颇有分量。区元想想,也是,语言不通,也不知他们在吵什么,怎么帮莫如说话?他只好用哀求的语气说:“阿婆,你无论如何要帮她……”
  “傻。我不帮她帮谁。”惠天婆说着,带上门走了。区元无可奈何地退回客舍里,站到床上,从窗口望出去——
  三个人,一对六十左右的老夫妇和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像是一家人,他们正围着周莫如,一边质问着什么,一边步步进逼。那个做父亲的基本不说话,只是一脸悲愤状;那位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一边骂,双手一边做着捧水泼到周莫如脸上的动作。那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来是“讨伐”的主力,他的声音和肢体语言最为剧烈,不时把手指到周莫如脸上,差点就点到她鼻子了!周莫如几次想辩解什么,没说两句,又被他们的气势压住。
  区元心里一阵阵发疼。他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眼前这架势,明摆着就是欺负人嘛!怎么可以对一个柔弱的女子这样粗暴?
  惠天婆匆匆走上前去,搂住周莫如的肩,赔着笑脸,宽心匀气地向他们解释着什么。那一家子见到惠天婆,激愤程度收敛了一些,但仍不放过对周莫如的围攻。那个当母亲的好像将矛头指向了惠天婆,抓着她的手,不停地哭诉,惠天婆不停地点头、摇头。周莫如干脆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流泪,任凭他们发难。
  区元实在看不下去,正想再次冲出去的时候,突听得一声大喊,如河东狮子吼般从佛堂外传来。接着,一个人影像一阵风从山门冲进来,瞬间便站在周莫如面前,双手从后面围住周莫如,姿势就跟“老鹰捉小鸡”里面的“母鸡”一样。
  那一家人好像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情况惊呆了,有几秒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双方就像斗鱼一样僵持着。接着,还是那个小伙子不甘示弱,将脸凑近那人的脸,继续喊叫起来,手也继续指指点点。倒是他父母的老年父母想把他拉开,明显是对这个刚出现的人有所忌惮。
  区元认出来,这“母鸡”不是别人,正是早上来找过周莫如、对他怀有莫名敌意的连秋容。
  这时候,又一个人踉踉跄跄走进了山门——却是周莫如的父亲周之愠。周之愠走到那家人面前,不停地作揖,一脸谦恭。
  大概是周之愠的态度激起了对方的斗志,那小伙子的嗓门又越说越高,唾沫横飞,手也几次快点到连秋容脸上——
  突然,连秋容的手闪电般抓住了那小伙子的手腕!速度快得区元都看不清她是怎么出手的。那小伙子挣了几下,竟挣脱不了,另一只手就朝连秋容脸上扫去。连秋容脸上偏,另一只手也迅敏地将他的那只手抓住,接着,她将他双手朝自己身边稍微一拉,又猛地向前送出——只见那小伙子往后退了几步,重心无法稳住,终于跌坐在地上!
  区元目瞪口呆。看连秋容的手劲和经验,像是“久经沙场”的样子,区元甚至觉得,要是自己跟她打架,都未必打得过她。
  那边,周之愠见那小伙子跌倒,忙上前要将他扶起。他猛地甩开周之愠的手,自己站了起来,涨红着脸,显是恼羞成怒了,一头就朝连秋容撞去!
  但是,这一次,他父母把他死死地拉住了。周之愠也在一旁不停地劝说着。
  连秋容冷笑一声,又做出一件让区元完全想不到的事:只见她掏出一个银包,数也不数,从里面掏出一沓钱,递给惠天婆,又说了一句什么。惠天婆点点头,将钱转递给那个老妇人。老妇人犹豫了一下,惠天婆将钱塞到她手心,同时将她的手包住。
  一家人商量了一下,明显是气消了。那老妇人又向惠天婆说了一句什么,惠天婆点点头走开了。连秋容搂着周莫如,径自走进了她的客舍。
  一会,惠天婆重新出现,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有香烛果品等。那家人跟在她后面,经过区元客舍前,朝“往生莲位”方向走去。
  那老妇人的啜泣声声入耳。
  不久,“往生莲位”的方向便传来了惠天婆的念经声。
  大概一炷香功夫,念经声停了。一行人走出“往生莲位”,又经过区元客舍。等他们走过去,区元才敢凑到窗边张望——只见惠天婆将那一家人送出山门,那小伙子临出门前,朝周莫如的客舍回望了一眼。区元看到他的眼里,充满着怨毒,不禁心里一寒:莫如跟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周之愠从他女儿的客舍出来,跟惠天婆交代了几句什么,也跟着下山了。
  风波过后,整整一个下午,区元没有再见到周莫如。他心里焦急如焚,想去问周莫如,又怕太唐突了,惹得她不高兴。再说,现在那个连秋容肯定跟她在一起,也不方便问。
  今天是农历十五,前来拜佛的善男信女比往时多了起来,惠天婆忙个不停。区元帮不上忙,也担心拜佛的人对他这个陌生人指指点点,只好躲在客舍里看几本通俗的佛学入门书籍。但他的心,却静不下来,时刻在谛听着来自隔壁房间的动静。
  门一直紧闭着。
  熬过了一个下午,吃晚饭的时候,区元在斋堂里终于见到了周莫如。只是,连秋容在她身边如影附形。区元看着她们拉着手从客舍里出来,不知为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很快又为自己感到可笑:都是女的,难道你也吃醋?
  连秋容自顾牵着周莫如的手,见到区元时,她用鼻孔哼了一下,便别过脸去。周莫如将手从她的手心里抽出来,也不看区元一眼,自顾拿碗筷去洗。
  惠天婆眼尖,见气氛不对,忙打圆场:“区先生,介绍一下,这是周妹的好姊妹连秋容,早上你们见过了,秋容是专程来陪周妹过十五夜的。秋容,这位区先生是省城的大记者,采访过周妹的……”
  连秋容冷冷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便坐下吃饭。
  晚饭在尴尬的气氛中进行着。连秋容喋喋不休地用潮汕话跟周莫如聊着什么,听那语气,好像在劝说她。桌上的斋菜比中午更丰盛,但区元食不知味,草草扒拉了一些,便说吃饱了。惠天婆想说什么,却叹了口气,什么也不说了。
  晚饭过后,连秋容拉着周莫如的手,早早便躲进了客舍里。区元知道,她们是不会再出来了——月圆之夜,莫如是见不得月光的。只是,她看了信吗?怎么还是无动于衷?还是因为连秋容来了,不方便回应?也许,明天连秋容走后,莫如会有所反应吧?
  区元只好这样来安慰自己。
  惠天婆收拾好一切,搬了张凳子,亲自给区元的耳朵换药。她揭开纱布一看,高兴地说:“区先生,真是一时一时不同,没想到你好得这么快!”这时候区元才想起,耳朵已很长一段时间不痛了。
  福兮祸兮?天知道。
  换药的间隙,区元看了看周莫如的客舍,忍不住问:“天婆,今天中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唉,区先生,告诉你也无妨。莫如命苦,她本就不该回来,你看,一回来,李家又来惹事了不是。”
  “李家?”
  “唉,冤业哪。中午来的,就是李明期的父母,还有他弟弟李明朝。四年了,还不放过周妹。”
  “李明期?就是那个……”区元心里一动。
  “没错,要不是他,周妹也不用跑到广州去。李家一直认为,是周妹的‘破月’害死了李明期,他们一定要周家给个说法。更重要的是,他们死口咬定,李明期自杀前,有一大笔钱存在周妹那里,所以一定要周妹把钱还给他们。周老师就是因为受不了他们一家时不时上门来闹,才带着周妹去广州的。听说,那个李明朝还不只一次去广州找周妹的麻烦,都是马松发花钱打发回来的。上个月,周妹把那十万元捐给了佛堂,我在理事会的账目上做了记录,此事传了出去,李家又认定,这钱肯定就是李明期的钱,所以又闹来了。其实李明期那孩子哪有那么多钱?他当时手脚不干净,在厂里贪污的钱还不到两万,后来都给追回去了。他跟周妹处朋友,据我所知,他抽的烟,还一直是周妹在供应。李家也是,孩子死了是够惨的,可也怪不得周妹呀,怎么可以老是这么无理取闹。周老师请乡里出面调解,也无效。今天要不是秋容及时赶到,又掏了一笔钱给他们,场面还不知如何收拾!躲过十五,躲不过初一,长此下去,不知如何是好。”说着,惠天婆又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莫如真够可怜的,难怪她总是……
  “对了阿婆,那个连秋容,为什么对莫如那么好?”区元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惠天婆脸上表情很是复杂:“是啊,她们比亲姐妹还要好。周连两家是邻居,秋容又跟周妹一样大——不对,她比周妹大两个月,也是我接生的。这两个丫头,打小就形影不离,读书同桌,睡觉同床。以前秋容家穷,周妹的父亲周老师是吃公家粮的,日子比连家好过一点,有什么好吃的,周妹总是跟秋容相共吃;周妹天性文弱,秋容比较野,有人欺负周妹,秋容就替她出头,很多男孩子都打不过她。长大后也一样。读高中时,那个男生京龙——就是那个后来出车祸的那个后生仔,他追周妹,有一次两人不知闹了一点什么小别扭,秋容知道了,手里抄了一根无缝钢管,冲到京龙家,当着他父母的面就痛打他。要不是周妹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那现在呢?”区元问。
  “现在秋容发了。高中毕业后,两人都考不上大学,便一同进了镇上的一家合资厂打工。周妹去了广州,秋容也不打工了,从厂里出来,到她姐夫的金店里站铺面。两年前,她有了些积蓄,便自己开了一家小金店,现在生意越来越好,她的钱也多了起来。她一直想把周妹从广州叫回来,跟她合伙,今天还在说这事呢,她说周妹不用出钱,出人就行了,两人一起干,肯定能把金店做大。”
  “那莫如答应了吗?”区元着急地问。
  惠天婆摇摇头。“依我看,周妹对怎么做生意没什么兴趣,秋容又是一厢情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