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情丝  

2006-08-31 17:39:1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亦武第一次走过银河城的时候,便注意到与众不同的英子了。
  那是一个细雨蒙蒙的黄昏,银河城广场上,一把撑开的大型广告伞下,聚集着一群拉客的女孩——请别误会,这可不是站街流莺,她们是位于银河城四楼的一家美发学校的学生,完成了头模的作业,为了实习才出来拉客的。
  “先生,剪一下头发吧,最时尚的发型,免费的,还附送头部按摩呢!”拉客的女孩,一个个嘴甜舌滑,腻歪得很。很多行人不胜其烦,粗暴地甩开她们的手,一晃而过。
  街头陷阱遍地,谁也不想上当。
  能拉到的,都是一些贫穷的打工仔,他们乐于把头交给她们,省去几块理发钱。至于剪得好不好,无所谓。对于一日两餐都成问题的打工仔来说,发型只是一种传说而已。
  英子跟她们不同。
  她静静地站在一边,既不动口,也不动手。银河城璀璨的灯光勾勒下,再加上一点点的羞怯,她的脸,是那么的红。
  亦武从拉客的女孩中穿过,经过英子面前的时候,忽然听到她开口说:“先生,帮我一下忙好吗?”
  声音,竟然比雨丝还轻。
  “走吧。”亦武觉得,再说什么,好像都是多余的。
  踏着她苗条的影子前进,亦武有了一种温馨的感觉。多年以前,一个女人,也是这样带他回家……
  “先生,我刚学会了剪板寸,让我试一下好吗?”
  “行,我把头交给你,任由你处置了。”
  剪子响了起来,发丝飘了下来,纤纤十指,在他眼前飞舞起来……亦武突然想起了一个词:三千烦恼丝。
  “先生,你睁开眼睛看一下,提一下意见好吗?”
  亦武睁开了眼睛——镜子里,是一张清秀如满月的脸。
  “先生,请……请看您自己的发型……”英子脸红了。
  亦武也脸红了:“嗯,不错,不错。不过,两角好像不太平衡,你看,右边是不是高了一点?”
  “不好意思先生,我再修剪一下。”英子的口气里,欣喜多于歉意。
  亦武又闭上了眼睛……
  “先生您再看看——”
  “嗯,好,好,你可以出师了,呵呵。”
  “谢谢先生!我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
  “没关系没关系,下次再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就叫……英子吧。”
  “好的英子,再见了。”
  “再见先生。”
  亦武出了银河城。英子望着他的背影,并没有注意到,他是往回走的。
 
  亦武第二次走过银河城,是在三天之后的事了。
  华灯初上。美发学校的学生们,依然站在广场上拉客。只是,这一次没有下雨,她们分散开来,三三两两,莺莺燕燕。
  亦武从她们中间穿过,一两,两步,三步……不能回头,千万不能回头。
  可头一旦跟脑分离,脑对它的指挥,就远没有一个毫无思想的脖子那么灵——
  亦武毕竟还是回头了。
  英子。
  她还是那样默默地站着——傻妹子啊,这样怎么能完成作业呢?
  头一回,脚也跟着回了。
  “小姐,我要剪头发,麻烦你……”
  “谢谢你先生,请跟我来!”英子眼睛一亮,却不敢仔细打量他。
  踏着她苗条的影子前进,亦武重温了三天前的温馨感觉。多年以前,一个女人,也是这样带他回家……
  “先生,请问您要剪什么发型?我剪得最好的就是板寸了,很酷的,要不要试一下,按你的头型来看——咦,先生——”镜子里,英子打量着亦武,诧异写满了一脸,“先生,您、您是不是有一个孪生兄弟?”
  “没有啊,怎么了?”
  “可是,可是我三天前给一位先生剪过板寸,他就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亦武不想再隐瞒了,声音也发颤起来:“三天前也是我啊英子!”
  “怎么可能?!三天前剪的板寸,怎么你现在的头发又这么长了?莫非你戴了假发!”
  “不是的英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三天来,我一想……一想起你,头发就莫名其妙地疯长。我求孟婆再给我一钵汤,可喝下去之后,还是记得你……”
  英子退后一步,剪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当然不会明白了!英子,你听我说,我不是想吓你的,可是……你知不知道,三天前,我正要赶着去投胎啊!可偏偏你就拦在我投胎的路上……你长得实在太像我前生的翠花妹子了,为了能再见你一面,我把投胎机会让给了其他鬼。今天,我又轮到了一次机会,可是……”
  英子突然从地上捡起剪刀,指着亦武说:“先生,你别以为、别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请你赶快走,不然我要打110了!”
  亦武苦笑一声:“英子,你现在看看,我的头发,是不是还在长?我骗你没有?”
  英子大着胆子看了一下他的头发——天哪,那头发,真的在一点一点地长着!刚才才过耳,现在已快披肩了!
  亦武眼里流出泪来:“英子,这次我走了,就不再来了。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到我,你却能看到我?”
  “哈哈哈!”突然,英子一声狂笑,笑声中,脸皮迅速皱起来,最后竟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
  亦武惨叫一声,魂飞魄散:“孟婆,原来是你啊!何苦这样捉弄我!”
  “哼,我吃饱了撑着我捉弄你!判官怀疑你情丝未断,不宜投胎,让我测你一下,没想到他鬼眼识心,你做鬼三年,依然未能忘情,罢罢,修炼三年,再去投胎罢!”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