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来电  

2006-08-31 17:32:20|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昏时分,列车在一个小站停了下来。
  走出车厢,一阵寒风让我猝不及防——毕竟是北方啊,我来的地方,现在还有人下海游泳的。
  下车的人寥寥无几,使这小站显得更加冷清。我从出站口出来,迎面是华灯初上的小城——三年了,她的灯火,依然是这样的亲切。
  人呢?
  我抬起头,十米开外,一个女孩正对我盈盈地笑着。
  她比三年前略丰满了些,笑容却依然是那样的动人……
  “晚点了。”我说。
  “没事。行李呢?”
  “人都来了,要行李干嘛?”
  我们相视而笑。
  三年前,在这个小站,我们因毕业而劳燕分飞。都说大学的爱情如秋露,我们互相约定,三年后,如果感情没有改变,我们就走到一起。
  依然是火车站旁的这家“归来吧”。靠窗的老位置上,咖啡已凉了,我们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久久地凝望。
  时间浓得快凝固了。过路的车灯一格一格地打在我们脸上,眼眶,在一点一点地变红。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像三年前一样。她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才把脸迎上来,让我捧在手里。我轻轻地摩挲着她烫手的脸,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毕竟,有一些东西,是经不起三年的考验的;冰凉的十指,再也伸不到三年前了……
  “为什么,半年不跟我联系了?”
  我愣了一下,搪塞着:“这不憋着给你一个惊喜吗?”
  在我手心里颤抖的脸蓦地扬起,盈盈泪眼定住了我:“为什么?为什么不让家人告诉我?!”
  如五雷轰顶,我大惊失色:“你、你怎么知道的?”
  “还记得,以前,我们每天都‘来电’吗?”她的泪滚了下来。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这北方的小城,秋天一到,风干物燥,空气中到处是静电。我第一次牵她的手时,我们都被电了一下。三个秋冬的每一次约会,拥抱之前,我们都要先用手给对方的脸“放电”,要不然,脸会被电得很疼的。埋藏在记忆中最深处的一幕也浮现起来了:黑暗中,当我第一次脱下她的毛衣时,万千火花在她冰雕玉砌的身体上跳舞……
  “可你现在冰凉的手,再也不会‘放电’了。半年前,一个同学告诉我,听广州的老同学说你在采访中得了‘非典’,我还不相信……”她越哭越伤心。
  我拼命地将形骸收紧,哭着对她说:“梅,我还不是为了我们的三年之约吗?我在最后的一刻,叮嘱父母不告诉你,就是为了想知道,过了三年,我们是否还能回到从前啊!”
  蓦地,一阵寒风吹来,我再也抱不紧自己了,从心开始,形骸寸寸裂开,在干燥的风中散了开来,分解成亿万电荷,正正负负,纷纷扑向她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