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途经银河公墓  

2006-08-31 17:06:2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的清明,是坐着公车一站一站到来的。
  每到三月底,不定哪天你就会无意中发现,始发或终点是天河客运站的公车,每一辆都会在挡风玻璃前贴上几个醒目的字:“途经银河公墓”。坐上这样的车,你会感觉到,在广州,不是“好雨知时节”,充分体现人性化的好车,更早感知一个缅怀日子的到来。
  离清明越近,所有的车“途经银河公墓”时便会越慢。从我家八楼的阳台上望去,蠕动的铁壳们,一只只诚惶诚恐,仿佛真的怕“触动了伤心的魂”。这车速到了清明那天,还会降到零点,长长的车龙肃然不动,自发自觉进行着一场以小时计的默哀。
  跟车的肃穆相反,公墓里的高音喇叭,却一点也不避骚扰清魂的嫌,每天晨昏不绝,声色俱厉地规矩着前来拜会先人的后人们的举动:不准燃放烟花爆竹、不准乱停乱放……这不准,那不准,也许也是一种“人性化”的举措——有了对某些人的约束,才有更多人扫墓的自由。
  但是,跟鬼故事打了太多交道的我,总天真地盼着有一天,公墓的广播会播出这样富含“鬼性化”的内容:“27149,你的子孙看你来了,请赶快现身。”
  毗临银河公墓,五年来,我却只是远观,不敢亵玩——不是害怕死亡的气息,只是明白,那高洁的墓园,不是我们这些“新客家”的安魂之地。广州于我们,只是一座大型的临时收容所。我们栉风沐雨,纵能挣得生的尊严,也换不来死的资格。多年以后,灵魂的归路千里迢递,最多,也只是,“途经银河公墓”。
  伤心总是矫情的。在这个民工睡觉也会被墙压死的时代,安居在花园小区里“不怜生者羡死者”,更显得那么的可耻。
  那天夜里,从单位加班出来,紧赶慢赶,终于坐上末班89路车。也许是雨天的缘故,除了司机,车上只有我一人。广州大道的灯光一格格闪过,车里晦明不定。一抬头,看到挡风玻璃上“途经银河公墓”的反字,我突然感觉到,我并不是孤单的,车里挤满了要去银河公墓的夜归者——原来,公车上的字,是为他们而贴的,如果没有这些字,他们是否提着灯笼也找不到归家的路?
  只是,车上,有多少无家可归的游魂厕身其中?他们跟到了公墓,有位的墓主们,是否会好心让他们暂栖一晚,躲避一下广州无情的风雨?还是让他们也仅仅——“途经银河公墓”?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