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古板  

2006-08-31 16:53:20|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总一次性花了三百多万买下了一套江景别墅。这一套,他是给第二夫人准备的。他对负责此事的张秘书说:“玉环比较古典,这一套别墅的装修主题应该是古典风格的。你别怕给我花钱,只要别把房子整成北京周口店,越复古越好!”张秘书拍拍胸脯:“没问题,古总,你放心,给我两个月时间,我让你跟杨小姐夜夜回到唐朝。”
  有了古总的放权,秘书放开手脚大干起来。他找到当电影美工的朋友要来了一些宫廷用品的照片,按朋友提供的图片请工匠打造一张龙床。工匠报价说:“这床没五万块造不好。单是那真丝芙蓉帐就得两万左右。”秘书说:“没问题,我老板有的是钱。再说了,床是最重要的家具,我老板在上面工作的时间最多,哪能不考究一点?”
  不到一个月时间,所有的家具都定下来了,一个全用蓝田玉打造的马桶十二万、请西安华清池师傅监制的温泉浴池系统二十万……也许是钱花得有点手软了,在定制马桶的时候,张秘书还是嘀咕了一下:“怎么这么贵呀?”对方说:“蓝田日暖玉生烟,知道吗?蓝田玉马桶能让你老板坐上去的时候,尊臀温暖无比,比黄金马桶的冰凉感好多了!”
  一个问题摆在张秘书面前:铺什么地板?再好的瓷砖也不行,当然是木地板。有朋友推荐过楠木地板,张秘书说:“那不是做棺材用的吗?”朋友说:“那是龙棺,楠木能辟邪、吸湿、除蚊,还有淡淡的清香。”张秘书问:“一平米多少钱?”朋友说:“三千。”张秘书摇摇头:“不行不行,太低档了。”朋友暗掐自己大腿——怎么不给他报五千呢!
  一天,张秘书正在为此事苦恼时,一个不速之客进了他的办公室。此人身穿中山装,留着山羊须,高高瘦瘦,一见张秘书便开门见山地说:“我有一批世上难觅的地板原材料,就不知你出不出起价钱。”张秘书轻轻一笑:“知道我们老板为了跟某明星睡一觉花多少钱吗?告诉你,五十万!”那人说:“那么,那明星一晚的价钱也就值我五平米的地板。”饶是张秘书见多识广,还是吃了一惊:“什么东西这么贵?玉?”“玉算什么东西?你最好还是别问它是什么。”张秘书说:“我凭什么相信你?”那人说:“谁不知道你们古总的手段?我要是骗了他,不要说南极北极,便是躲在地狱里,怕也得被他杀了!”“那地板有什么特点?”张秘书来了兴趣。“这个嘛,一用就知道了,反正它是无价之宝!”
  三千多万对古总来说毕竟还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数目。张秘书把地板的事跟他一说,他也沉吟了一下,但最后还是一拍大腿说:“行,就依他的。不过你跟他说,先付三成。若我住进去后觉得不值这钱,一分不给!”
  那卖地板的听了张秘书的转告,一口应承,但说了一个条件:“我们铺地板得四十九天,在这期间,你们谁也不能来打扰我们。”古总也答应了,说:“这么神秘,肯定是非凡之物。”
  就这样,古总的一千万扔了出去,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张秘书还是放心不过,他请示了古总,雇了一个员工,天天拿一个高倍望远镜到别墅后面的小山丘上监视。那监视者每天及时向张秘书汇报,情况正常,卖地板的带了四十九个人,单是搬运那板材就花了七天。那板材就装在一个个长方形的匣子里,用外形跟运钞车一样的车子运来。虽然看不清板材是怎么样的,但从那些搬运工的小心翼翼程度看,肯定是非常贵重的东西。那监视者最后说:“稍为不正常的是,最近几天别墅附近的狗忽然多了起来,有时整夜吠个不停。”
  这么一来,古总的好奇心更盛了。
  度过了心痒难忍的四十九天后,地板铺好,整个别墅的装修终于竣工了。古总携了情人玉环的手,立马就要过去看看。张秘书说:“古总,那人说了,白天他们要举行竣工仪式,外人回避,您只能在晚上开始住进去。还有,他还说,为了充分发挥那地板的神奇功效,他们在地板的的每个角落都放有镇板之物,请古总不要搬动他们。”
  古总耐住性子,等到晚上,开了车,载了情人玉环,直奔别墅。
  一座富丽堂皇的宫廷式豪华别墅展现在古总和情人面前。他们走了进去,丽环一看,作晕眩状倒在古总怀里:“阿古,我们还在人间吗?”
  古总最关心的还是花了最多钱的地板。他低头仔细看去,只见那地板也无甚特别,在璀璨的灯光照射下,泛着白森森的光。他心里一动,关掉灯——这时,奇迹出现了:整个地板竟发出晶莹的蓝白色的光,把整座别墅照成一座广寒宫!玉环不禁惊呼:“天啊,真是仙境啊!真美啊!”
  两人脱了鞋,走在地板上,却觉得那地板本身的温度特别宜人,走起来比最好的木地板都舒服。突然,玉环惊叫一声,紧紧抓住古总的胳膊:“那是什么?!”
  古总循声望去,只见大厅的地板一角,一块和家神牌差不多一样大的牌子正发着比地板更蓝更亮的光,牌上的图案煞是吓人:两根骨头打着叉,架着一个张牙舞爪的狗头,狗头上,竟有三只眼睛!
  古总猛地打开灯,仔细一瞧,大厅四角,都各有着同样的物事。莫非这就是那人所说的“镇板之物”?地板为什么得“镇”呢?联想起先前的一切,一种隐隐的邪祟之气弥漫在古总心里,不行,得问问清楚,不然,谁敢在这种地方住下去?
  古总对惊魂未定的玉环说:“没事,咱们明天再来吧。”
  第二天,古总立刻让张秘书将那卖地板的人找来。电话那头,那人说:“我早就知道他会找我的,行,我马上到。”
  在古总的办公室里,当那个留着山羊须的高瘦男人走进来时,古总与张秘书忽觉室温骤降,打了一个哆嗦,忙把空调关了。
  “您贵姓?”古总问。那人答道:“商人莫问出处,我做地板的,叫我老板得了。怎么样?对我们的地板有啥感觉?值不值那么多钱?”古总说:“是很特别的,但也就有夜光功能和走起来舒服而已,如果只是这样,那就值不了那么多钱了。”那“老板”一笑,又问:“你知道那是用什么做的吗?”张秘书说:“我们正想问你呢!”“老板”收起笑容,一字一顿地说:“那是骨板。”古总说:“我知道是古板,因为我对小张说了,那别墅必须是古典装修嘛。”
  “不,”“老板”说,“你可能没听清楚,我的地板,是用骨头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工序加工而成的!”古总吓了一跳:“什么?你说什么?骨头?什么骨头?”“老板”盯着古总的眼睛说:“人骨。古人的骨头。”古总一拍桌子:“你小子胆子不小,敢耍我!”“老板”毫不惊慌:“古总,我也知道你是怎么起家,就是阎王爷是我亲舅子我也不敢耍你。告诉你,我们精选的,都是年份在八百年以上的战争中死去的人的骨头。而且,你想一想,要把那些骨头加工成地板,没有高科技是不成的,成本高着呢!”
  “可是,成本高不等于就可以卖给我一平米十万块呀!要是没其他特殊功用,我不会付余下的钱!”
  “老板”依然是一副胸有成竹样子:“古总,别急,神奇的地方有的是,且听我慢慢道来……”
  “老板”忽然闭口,看了看张秘书。古总会意,暗示张秘书先出去。
  “老板”呷了一口茶,慢慢说:“古总,有句古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您听过吧?”古总点点头:“知道,不瞒你说,我能有今天,也印证了这句话。”“老板”说:“一场战争过后,数以万计的尸体曝骨荒野。千年以后,这些曾为历史作出过巨大贡献的骨头,又成了我们的挖掘目标。”古总问:“就全挖来作地板?”“不,这只是其中的一项。本来,我们的目的,只是想给那些骨头找个安身之所,好让那些飘泊无依的灵魂能得到慰藉。后来,我们发现了其中的商业价值,便充分利用,做成各种骨制品,再把赚来的钱用于慈善事业。”
  古总说:“你们比我还狠嘛,用死人骨来赚钱,难道不怕报应?”那人摇摇头:“我们是征得过骨主的同意的。”“什么?什么叫‘征得骨主的同意’?”“老板”说:“这个,您最好就别问了。您见到的那些镇板之物,是哮天神犬的牌位。这么做,我们是为骨主负责,因为怕人间的狗嗅到骨味,坏了您的地板,也扰了骨主们的灵魂。所以,将哮天犬请出来,镇住那些凡狗。”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古总忽然想起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告诉我,那些骨板除了夜光和冬暖夏凉之外,有何神奇作用呢?”
  “老板”说:“古总,您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肯定也知道,人有硬骨头也有软骨头吧?您要事业飞黄腾达,甚至进入政界,手下既需要有铮铮铁骨者为您杀开血路,也需要不少软骨头去溜须拍马吧?”古总点点头。“老板”继续说:“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可人骨隔的是还有肉!如何知道哪些人骨头硬哪些人骨头软呢?别担心,我们在您的两个客厅里分别铺上硬骨地板和软骨地板,您需要把哪些手下培养成硬骨头汉子,只须在硬骨厅里跟他们谈一次话,那些硬骨板就会发挥神奇作用,感染、同化他们的骨头,使他们都变成铁骨汉子……”古总说:“那需要软骨头的就到软骨厅去?”“对,就是这样。手下有了硬汉子和软骨头,您就尽可呼风唤雨了!您说,这神奇的骨板值不值那钱?”
  古总说:“还没试过呢!”“老板”说:“这个容易,现在就可以试试!”古总问:“怎么试?”“老板”说:“你的手下,那个张秘书,是个怎样的人?”古总想了想,说:“跟了我三年了,吩咐他做什么从没耽误过,但至于性格方面,是个软骨头还是硬骨头,我也不清楚。”“老板”道:“那这样吧,我们第一个就先拿他来试验,行吗?”古总沉吟半晌,道:“也好,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别墅里那两个厅,哪个是软骨头铺的,哪个是硬骨头铺的?”“老板”道:“西厅是软厅,东厅是硬厅。”
  两人商量好,古总便把张秘书叫进来说:“我们一起去别墅验收罢。”
  于是,一行四人上了古总的“奔驰”,张秘书兼司机,一直开到了古总的别墅。
  下了车,“老板”引着他们先走进了西厅。古总和玉环四处看看,张秘书垂手而立。
  此时虽是白天,但觉那骨板上的光仿佛越来越亮,并且氤氲着一层诡异之气。“老板”坐于沙发一隅,闭着眼睛,口中好像念念有词……渐渐地,那团气竟慢慢聚于张秘书脚下……
  “老板”睁开眼,暗示古总——可以开始了……
  古总走到张秘书身旁,拍拍他肩膀说:“坐下吧。小张啊,最近辛苦你了。”张秘书坐在东北虎皮沙发的边沿,垂着手,脸上是诌媚的笑:“哪里,为您效劳,是我的职责所在。”“别墅搞得这么漂亮,我非常满意!今天请你过来,是想好好地犒劳犒劳你,这里也没外人,咱就别拘束了。”张秘书忙站起来,低眉垂道,脸红得可爱:“古总您千万别这么说!您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再世父母!为您赴汤蹈火死而后已,那是我的本份!”
  玉环暗地窃笑,古总满意地点点头:“嗯——”并朝“老板”暗暗竖起拇指。“老板”又说:“古总,咱们到东厅看看吧!”
  四人走到了东厅。古总和玉环依然四处走走看看,张秘书依然垂手而立。“老板”直立着,又闭上眼,十指交叉,口中念念有词……
  地板上慢慢地又升腾起一股茫茫白气,就像盛夏的路面正在蒸发一样。那白气无风自逸,渐渐地,又汇聚到张秘书脚下……但见张秘书脸红耳赤,呼吸变粗……“老板”朝古总暗示:开始吧……
  古总踱到张秘书跟前,又拍拍他肩膀:“小张,知道你对我很忠心,我很高兴。假如有一件有生命危险之事需要你帮忙,你肯吗?”
  忽然,张秘书一把甩开古总的手,脖子上青筋涨起:“姓古的,别以为你一手遮天我就怕你,告诉你,我早就看透你了!我也是人,我的骨气还没被狗叼个精光!你以为扔给我几根骨头我就永远为你摇尾巴吗?做梦!这几年里,我替你干了多少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你以为我愿意吗?告诉你,你的脏钱是怎么来的,你跟哪一个狗官勾结,一桩一件我都记着!总有一天,我会把它捅出去的!”
  突发的变故令古总猝不及防,脸色骤变,刚想发作,玉环见势不妙,走过去拍拍张秘书的肩膀:“张大哥,别……”孰料张秘书手一甩,将她推了个趔趄:“你这臭娘们,你不就凭着一身臭肉让这禽兽发泄才有今天吗?你知道他为你搞的这套别墅足够你家乡所有的穷人几辈子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吗?你他妈上次居然还有脸想勾引我!”
  古总怒不可遏,腾地站起来,猛地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指着张秘书:“你这狗奴才,居然敢造反,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张秘书索性挺着胸膛迎上去:“开枪啊,你这狗娘养的,你又不是没干过这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杀了几个人!”古总的震怒已达顶点,手枪上膛,食指就要扣动扳机——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秘书发疯般冲上去,握住古总拿枪的手,将枪掉过头来朝着古总的头……
  砰-砰-砰-砰——四声枪声过后,别墅里一片死寂。
  一会儿,“老板”走出别墅,将嵌在自己胸口的子弹抠出来,大笑几声,飘然而去……
  别墅里,躺着三具尸体。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