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超界模仿show  

2006-08-31 16:49:2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当当当——各位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晚上好,又到了我们东珠电视台每周一次的超界模仿show时间了,希望我们的节目能带给大家一个愉快的晚上!我是主持人嘀嘀——”
  “我是主持人嗒嗒,非常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今晚出场的四位选手要模仿的是哪四位名人呢?先别忙,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喊口号:1、2、3——超界模仿show,名人我来做!耶——”
  “下面,让我们请出今晚的两位特殊嘉宾:已故著名主持人魏威威的遗孀魏李梦怡太太、樱桃集团总裁程寿先生!掌声有请——”
  热烈的掌声中,雍荣华贵的魏李梦怡和风度翩翩的程寿从舞台两边出场,在礼仪小姐的引导下分别就座。
  两人对看了一眼,各自将视线移开。
  “好,那么就让我们请出今天的第一位模仿者出场,请大家看一看,他模仿的是谁——”
  “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你要吗?你要你就说嘛!虽然你很诚恳地望着我,可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呢……”“无需要太多,只需要你一张温柔面容……”
  很快地,模仿刘德华、周星驰和张国荣的选手都陆续登场表演了,可是,不管嘀嘀嗒嗒两个主持人如果搞气氛,现场气氛还是渐渐冷下来——三人都不太像,没能给观众带来惊喜。
  “嘀嘀啊,在第四位选手出场之前,我要先问你一声,你信不信世界上有两个人可以相像到连跟他们最亲密的人也分不出来?”
  “嗒嗒,说实话,我不信。就是双胞胎,外人也许无法区分,但他们身边的人却是绝不会搞混的。”
  “是吗?那我就让你见一个很可能会粉碎你这个观点的模仿选手,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请来了魏李梦怡太太和程寿先生吗?”
  “嘉宾嘛,每期节目都要请上几位知名人士来,怎么,有什么特别吗?”
  “我们最后一位出场的选手要模仿的名人,就是跟这两位嘉宾关系最密切的,知道是谁吗?”
  “哦,那我知道了,是我们的前辈、曾经红遍岛内外的已故著名主持人——魏威威先生吧?”
  “没错,请大家睁大你们的眼睛,奇迹——出现了!”
  一阵密集的鼓点中,一个矮胖子戴着面具从后台跑出,到了舞台中央,他猛地摘下面具——全场观众一看,目瞪口呆!
  魏李梦怡和程寿全身一震,猛地站起来。
  只是一刹那间,魏李梦怡和程寿都猛然发现自己的失态,急忙坐了下去,只是,两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那“魏威威”——
  这一切都没逃过一个人的眼睛,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光头男子,他杂在西区观众席里,默默地观察着魏程两位。
  “威威——你好——我想你——”现场观众口哨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魏威威”看着魏李梦怡,一言不发。嘀嘀和嗒嗒齐声问观众:“大家说,像不像?”“像,太像了!”
  像,实在是太像了。大屏幕上打出魏威威生前的照片,小圆脸、小眼睛、小嘴巴、甚至那额头上的抬头纹……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嘀嘀和嗒嗒走到“魏威威”身边,嘀嘀问:“这位选手,你身边有没有很多人说你像已故的魏威威先生?是他们鼓励你来报名参赛的还是你自己要来的?”
  “魏威威”眼睛转而看着程寿,面无表情地说:“不是像,我本来就是魏威威。”
  连声音也一模一样!“好,说得好!”全场响起掌声一片。嗒嗒也笑着说:“好,有这样的自信,今年的年度模仿show冠军很有可能就是你了,大家说是不是!”
  “耶——”
  嘀嘀走到瞪大着眼睛的魏李梦怡面前问:“魏太太,自从三年前魏先生不幸遇害后,我相信您一定无时不把魏先生的形象记在心中,那么就请你仔细看一下,这位选手,哪个地方跟魏先生最像,哪个地方不像?”
  魏李梦怡呆呆地站起来,双眼茫然地看着“魏威威”……“魏威威”突然走到魏李梦怡面前,声音颤抖着说:“阿怡,你、你想我吗?”魏李梦怡猛地伸出双手,又像触电般突然收回,浑身颤抖,头不停地摇,口中喃喃不已:“不、不是的、怎么会这样……”嗒嗒礼貌地将“魏威威”请开,问魏李梦怡:“魏太太,你还没打分呢!”魏李梦怡颓然坐下,只是眼睛仍没离开“魏威威”:“我、我找不出不像的地方……”
  “好,太好了!真是奇迹啊!”嘀嘀说,“这公婆团聚的场面真感人,魏先生天上有灵,见到如此像他的人,不知作何感想!下面,我们请另一位嘉宾来评说评说——”
  “魏威威”走到程寿面前,程寿竟下意识地将身体后仰!“魏威威”的语气突然变得莫名地激动:“程老板,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不管到了哪里都不会忘记的!”说着,突然伸出手去,将程寿的脖子猛地掐住!
  现场一片哗然,观众纷纷站起来看个究竟。
  这一变数来得太突然,幸得嗒嗒应变经验老到,眼疾手快地硬把“魏威威”抱开。程寿早已吓得脸色刷白,愤怒和恐怖使他语无伦次:“乱、乱搞!这是什么乱、乱七八糟的节目!”
  嘀嘀忙打圆场:“没什么没什么,可能是这位选手太投入了。程先生,听说魏先生生前跟您是好朋友,是不是你们一见面就以这个来代替握手呢!呵呵……”
  “开什么玩笑!这样的一个整人节目居然请我来挨整,哼,你们要负起这个责任!”程寿站起来,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出。嗒嗒忙追出去:“程先生、程先生……”却是追不上了。
  扮魏威威的选手直愣愣地站着,眼中一片茫然,竟似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一旁的魏李梦怡却掏出纸巾,不停地抹泪。
  观众席西区第二排,陈凯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他的脑里,却在重播着三年前的那个轰动全城的案子:著名节目主持人魏威威在某卡拉OK包房里被刺身亡。他接手了这个案子,可两个月了还破不了案。外界传说纷纷,比较统一的说法是:魏威威主持节目时口无遮拦,得罪了某个黑帮老大。另一个也很流行的说法是:魏威威借酒装疯,对现场的某位女宾大伸“威猪手”,得罪了她的男友……由于破不了案,他被上司撤了职。后来,案子破了,果然如人们所说的,魏威威得因讲话太损而得罪了人,凶手却是迫于压力自杀了……他来参加这个节目,说起来还很玄,只是因为一个梦,梦里,满脸是血的魏威威告诉他:“陈警司,事情不是那样的,某月某日,你一定要到东珠电视台参加一个模仿秀节目……”虽然离开警界三年,可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个使他被撤职的案子,他还是念念不忘。
  ……
  节目搞成这个样子,两个主持人都始料不及,这个选手怎么了?彩排时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全乱套了?嘀嘀忙向现场的导演打手势,要求停止录制。岂料,导演竟打出了“继续”的手势!
  没办法,嘀嘀和嗒嗒使了个眼色,走到呆呆的“魏威威”身旁。嘀嘀问:“这位选手,你来模仿魏先生,除了外形酷似外,还准备表演魏先生的哪些拿手节目呢?”
  “我今天不是来表演节目的,我是想把三年前我被害的经过公诸于众!”
  现场观众又是一片哗然。嘀嘀和嗒嗒面面相觑,再看一眼导演,孰料导演满脸兴奋,挥手示意——继续!两人没法,只好边擦汗边想词。还是嘀嘀机灵,脸上挤出一个笑意,问:“你是想模仿一下三年前魏先生在酒吧遇害的那一幕吗?”
  “魏威威”答:“我只是想公开真相!今天,这里会有人为我申冤的!”说完,眼睛朝西区看台上的光头男人看了一眼。
  这时,魏李梦怡突然站起来,用手捂着额头,脸上冷汗直冒:“各位,很抱歉,我、我有点不舒服,我得退场先……”“魏威威”突然走到她身边扶住她:“梦怡,虽然你跟他合作害死了我,可我并不怪你。我只想知道,一个曾经是我的好朋友,一个是我结婚十年的老婆,你们相好我并不怪你们,我在这个圈里混,周围美女如云,也曾经对不起你,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对我下毒手呢?为什么?!”
  魏李梦怡已完全失控,泪如雨下:“你、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知道这一切?”
  “魏威威”也流下泪来:“阿怡,我真是威威啊!不信你看——”说着,他猛地撕开外衣,露出左胸下一块榆钱大的红痣,魏李梦怡一见,尖叫一声:“你、你是——”话没完,人已晕死过去。
  饶是胆子再大的人,见此情境都受不了。嘀嘀和嗒嗒再也无法顾及镜头前的风度,大叫一声:“鬼啊——”扔下话筒就跑。观众一见不妙,尖声四起,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
  眨眼间,整个演播室只剩下三个“人”:魏威威、他怀里的太太、看台上曾经的陈警司陈凯。
  “陈先生,我太太她……麻烦你帮她叫白车,我要报仇去了!”
  陈凯走下看台,走到他们旁边,叹了口气:“主犯还没承认,你怎么就要杀人了?做鬼也不能不按法律程序来啊!”
  “可是,三年期限已到,我就要超生去了,这是我们的程序!”
  “这样吧,你先隐退,让我来。”
  眨眼间,魏威威就不见。陈凯猛掐魏李梦怡的仁中,一会,她悠悠醒转,一眼见到陈警司,大叫一声:“你、你是陈警司?”
  “没错,你还记得我,三年前,我因魏先生的死而被撤职,没想到,三年后,魏先生给了我一个洗刷耻辱的机会。”
  “威威他、他到哪去了?”
  “你还想见他吗?那你先把当时的真相告诉我行吗?”
  魏李梦怡已泣不成声:“三年来,我天天都活在悔恨之中!当时、当时那个姓程的跟我说,只是教训一下阿威而已,没想到,他们下这么大的毒手!”
  “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实在不愿再提起,你去问那个姓程的吧,我愿接受法律的制裁……”
  “魏先生、魏先生——”陈凯朝空中叫了几声,没人应,突然醒悟过来,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打电话叫白车,放下魏李梦怡,冲出电视台,驱车直奔程寿的豪宅。
  三年前,他不是没有怀疑过程寿,可是,毕竟他是魏威威的好朋友,怀疑实在缺乏理由。不久,凶手自首,人证物证俱全,警方就结了案,可没想到,程寿真的是幕后凶手。
  刚到程寿家门口,忽然,一个菲佣惊惶失措地跑出来。陈凯拦住她问:“程先生在家吗?”那菲佣满脸恐怖地比比划划。
  来迟一步了!陈凯急忙冲了进去。
  客厅里的情景令人匪夷所思:只见程寿一次又一次地跑去撞墙,退回来又撞上去,头上和墙上都已血迹斑斑,他口中却哭着哀求:“求下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陈凯冲上前去,使劲抱住程寿,同时大叫一声:“魏先生,我帮你申冤,可你也不能以暴易暴啊!”此言一出,但觉程寿身上那股力道消失了,他整个人瘫了下来。
  魏威威满头是血地站在客厅中央,冷冷地盯着程寿看。
  程寿紧紧抱住陈凯:“陈sir,救救我!”
  “我现在不是警司了,但是,要救你还是可以的,你先把当时的真相说出来吧!”
  程寿偷偷瞄了魏威威一眼,猛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我该死,我该死!威威,我们虽是好朋友,可你一点也不给我面子,你主持的节目对我们冲击太大了,我劝你跳槽,你不但不听,还策反我旗下的歌星蓉儿……我本来只想教训你一下,谁知我的马仔出手太重,才、才把你杀了的!”
  “你这个人渣!”魏威威怒目圆睁,大叫一声,一手抓起程寿,就要往墙上扔——陈凯伸手要拦,已来不及了……
  突听得一声大喝:“全都不许动!”四个警员破门而入,魏威威突然消失了,只见程寿一个人从空中掉下,重重地跌在地上。
  陈凯长长地抒了口气:幸亏报警及时!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交给警员:“证据都在这里,我跟你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临走前,陈警司对着空气说:“放心,魏先生,相信香港是有法律的!”
        (2001)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