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阴气  

2006-08-31 16:49:2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荫”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南雄刚回到公司,秘书便对他说:“南总,有人等你很久了。”
  办公室里,一个西装革履、胖得出奇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一见南雄进来,他忙利索地站起来,伸出肉嘟嘟的手,圆脸堆笑:“南总,你好!”南雄伸手一握,觉得自己的手完全被包进了一堆肉里,忙抽出来:“请坐,请问您是……”“哦,我是管道煤气开发公司经理,姓魏名仁。这是我名片——”他想笑,可脸上都是肥肉,笑容没地方搁,挂在脸外,很是滑稽。
  南雄与他交换了名片,又问:“魏经理有何贵干?”“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开发出一套全新的管道煤气系统和中央空调系统,这两个系统捆绑在一起,安装完毕后,能够长期供气和制冷,气源绝不会断,而且还无需人员管理。听说贵公司有一个大盘将峻工,我们希望能与贵公司在这个项目上进行合作。”
  南雄觉得不可思议:“管道煤气系统怎么能跟中央空调系统搞在一块呢?再说了,哪有安装后就无需人员管理的?安全问题怎么办?”魏仁又想笑,可还是笑不成功:“所以说我们的设备是绝无仅有的,我们是有专利的。两套系统捆绑,主要设备可以共用,大大省钱。还有,我们为了解除合作者的后顾之忧,投了一个亿买保险,万一有事,我们负责。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气不是传统的煤气,是一种新型的无毒环保可燃气体。请看,这是我们公司的资料。”
  南雄接过资料,端详良久,心有所动。但骗子太多,还是问清楚再说:“那我们要投资多少?”魏仁说:“你们不用付定金,全部设备安装、调试、验收通过了,贵公司一次性付我们一千万,以后不用再付。也就是说,在楼盘的使用期限内,我们供气和制冷是全部免费了,你们怎么向户主收费、收多少,我们都不会再插手。”
  有这样的好事?南雄心中粗略计算了一下,脸上不动声色地说:“这样吧,资料留着,我开个董事会研究一下,后天答复你。”“行,行,祝我们合作愉快!”魏仁硬挤着,终于笑了出来。
  魏仁走后,南雄又拿出计算机,仔细算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
  只是,他没注意到一个奇怪的事,魏仁看起来那不下250斤的庞大身躯压过的真皮沙发上,一点凹下去的迹象都没有……
  两天后,经几番讨价还价,南雄和魏仁以970万的造价签了“管道煤气及中央空调安装合同”。签合同之前,魏仁又皮笑肉不笑地说:“南总,咱丑话说在前头,我们的技术是保密的,所以安装期间,请贵公司撤走所有施工人员,等安装完毕再一同派员验收。”南雄略一思考,爽快地答应了。
  签完合同,翌日,魏仁即带着一支由推土机、钻探机等大型机械和大批人马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开进了“江荫花园”。很快地,整个楼盘被一道两米多高的集塑布“篱笆”围了起来,两批共20个保安日夜轮流在外围巡逻,以防外人偷窥。于是,“围城”里日夜机器轰鸣,“围城”外戒备森严,外人见此阵势,自是不敢驻足围观,只看到有满载着沙土的车不断往外运,便暗中惴测:哼,肯定又是哪个达官显贵在盖别墅以藏骄了!附近居民虽觉得近几天凉爽了许多,却都以为是天气变化的缘故。
  才七天,安装工程便宣告竣工。“围城”拆去,从外观上看,楼盘一切依旧,有人觉得奇怪,搞得这么轰轰烈烈,却不见搞出什么新名堂来。
  第八天,南雄带着几个人,在魏仁及手下一个奇瘦无比的技术人员的陪同下,开始进行验收。一行人逐层查看,但见每套楼房的墙上都多了一个有刻度的空调旋钮,从25°C到0°可以自由调节。南雄亲自试了一下,制冷果然快捷无比。
  “只是,这冷气是从哪进来的?”南雄问。魏仁嘴角咧出一丝笑意:“南总,咱有言在先,这是属于保密范围的。”
  每个厨房的墙上倒是都露出一小截圆形的带有开关的不锈钢管,魏仁的技术人员带着一个煤气灶,一间间都装上试一下,也是极其方便。到了最后一间,打着火后,魏仁突然一掌压灭炉火,只听得气体急速外泄的滋滋声,南雄大吃一惊,忙屏住呼吸,伸手要将气关掉,魏仁阻止了他:“南总,我说过,这气体不是煤气,是无毒的,我该不会拿您的生命开玩笑罢!”南雄大着胆子重新开放呼吸——果然,一点气味都没有!也没有头晕等不适的感觉!
  这时,魏仁说:“南总,一分钟过去了,房子里现在该满是气体罢?”正说着,他突然从身上掏出一个打火机,随手一打——南雄正待按住,已来不及了……
  奇怪,一点事也没有!气体依然在滋滋外泄,可只有魏仁手上的打火机上的火苗在安静地燃着!南雄和他的手下目瞪口呆——真是太神奇了!
  “怎么样?南总,我没骗你吧?”
  “不错不错,哎呀,你们这个发明,会引发一场世界性的能源大革命,你们肯定大发特发!”南雄赞叹不已。
  “那,验收已通过,根据合同……”
  “放心,我们一向是很重信用的,过两天,我就把970万划到你们账上!”
  “那就这样说定了!”
  回到办公室,南雄立即将负责广告策划的人员召来,面授机宜:“马上取消原来的广告文案,以空调房、自动供气为新的主题,在所有媒体上投放广告!同时,在定价上,一平米增加一千元!不管用户用多用少,每月在管理费上加收200元的空调费和煤气费。”又对售楼部的负责人说:“12楼朝南的那一套三房一厅留着,我自己要用。”
  两天很快过去了,“江荫花园·冷暖随心”的主题广告刚在媒体上铺天盖地地推出,南雄就接到了魏仁的电话:“南总,不好意思,我们的资金……”南雄皱了一下眉:“哦,魏总呀,不好意思,我们有两笔资金还没到位,刚刚又付了一大笔广告费,您看能不能……”电话里传来了魏仁有点不悦的声音:“南总,你们资金紧是你们的事,咱们应该遵守合同吧?”南雄不耐烦地说:“这样吧,我们先划270万过去,剩下的700万再过一周行吗?”
  对方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财务刚好在旁,试探着问:“南总,要不把钱全还他们吧,咱们又不是……”南雄斥责道:“你懂个屁?做生意哪能这么快就把钱付给人家?一千万放出去,你知道一个月能收多少利息吗?”
  周末是看楼的黄金时期,受“冷暖随心”的广告所吸引,来“江荫花园”看楼的人络绎不绝。所有的人领略了中央空调和无毒安全的自动供气的妙处之后,纷纷拍板下定金,很快地,不到一周,“江荫花园”的楼房竟被订了近80%!
  一天晚上,南雄带上“第二夫人”,悄悄乘电梯上了12楼,走进了朝南的1207房。南雄开了空调,又把煤气炉打开,像那天验收一样试给“第二夫人”看:“怎么样,神奇吧?全市的楼盘就我的有这种设备!这一间是我特地给你留的!”
  “第二夫人”四处走走,嗅了嗅,突然问:“你开工前请风水师看过吗?”
  “怎么啦?”
  “我怎么觉得,这房间好像阴气很重?”
  南雄愣了一下,说:“开玩笑,动土前我专门花巨资请了香港的风水师勘过的,还埋了镇楼之物,怎么会阴气很重呢?”
  “第二夫人”道:“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老觉得怪怪的……”南雄一把将她拉到床边,搂到怀里说:“你该不会是在暗示我赶快用我的阳气来补你的阴气吧?哈哈哈!”
  ……  ……
  很快一周过去了,魏仁又将讨债的电话打到南雄的公司:“南总,一周过去了,那剩下的七百万……”南雄眉头一皱,叹了一口气:“魏总,你要体谅我们房产商的难处嘛,最近房产不景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魏仁的口气立马硬了起来:“南总,你最好别跟我打哈哈,我知道你们的楼房已卖了113套了,还有49套已经交了定金了!”南雄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不怕告诉你,我在你们里面有地下工作者!南总我告诉你,剩下的账目最好今天还清,不要逼我们采取一些非人的手段!”南雄一听,口气也硬了起来:“魏总我也告诉你,我是从小吓大的!这样吧,我明天先划两百万过去,其余的下个月!”
  魏仁最后只平静地说了一句:“南雄,你把最后的一个机会给毁了……”
  放下电话,南雄愣了片刻,对财务说:“划两百万过去,他爱谁谁!妈的,跟我玩这一套!也不查查我是什么背景!”
  又过了三天,买楼的人依然在不断增加。南雄见魏仁那边再没什么动静,知道那两百万已塞住了他的口了,心情不禁舒畅起来。晚上,便再次带了“第二夫人”上了十二楼,进行“阴阳互补”的工作。
  鏖战方酣,“第二夫人”忽然住口,脸现恐怖之状:“听,好像有人在敲门!”南雄愣了一下,凝神谛听——果然,卧室门外传来了由弱而强的敲门声!南雄脸色煞白,再也雄不起来,下了床,走到门后,那敲门声又没了!他想了想,猛地拉开了门,顿时毛发倒竖——只见肉球般的魏仁脸上挂着那死人的般的笑容,一声不吭地站在门外
  !南雄暴跳如雷,一手捂着下身,一手指着他的脸:“你、你是怎么进来的?!”魏仁冷笑一声:“南雄,我上来,是为了请你去见一见那帮辛辛苦苦地为你供气的人!”南雄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抖,口气也软了下来:“魏总,有话好说,我明天立马就将钱划过去!”“太晚了南雄,跟我来吧!”
  魏仁话刚说完,南雄忽觉房间越来越大,房里的一切家具也跟着越来越大——不,是自己跟魏仁变得越来越小了……
  眼看着两人继续小下去,南雄伸手想抓住魏仁的衣领,可浑身无力。这时,他恐怖地发现,卧室门前那块绿色的地毯已成了一片辽阔的草地,几只跟狗差不多大的蚂蚁正在里面爬着!他正想喊叫,魏仁狞笑着,一手把南雄整个儿抓了起来,双脚一顿地,两人竟飞了起来!南雄只觉得耳边呼呼风响,不多时停了下来,他定睛一看,一个黑漆漆、深不可测的金属大圆洞出现在他面前——这不是那煤气炉的出气口吗?南雄来不及细看,魏仁又将他的身子提了起来,往那洞里一扔——
  南雄欲哭无泪欲喊无声,只觉得自己在那些煤气管道里不断地急速下坠,周围是无边的黑暗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流声,有时,管道急速拐了个弯,他好像撞到了坚硬冰冷的管壁,又飞坠而下,却一点也不痛,只觉得周围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他内心的恐怖已到了极点,终于,渐渐地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南雄醒了过来,眼睛一睁开,便是魏仁那似笑非笑的脸:“南总,欢迎欢迎,怎么样,逆风飞扬的滋味如何?”南雄细看之下,又大吃一惊,他的周围,尽是一些密密麻麻碗口般粗的管子,而每个管子的尽头,都有一个面色惨白的人在吹气!那些人好像有男有女,表情呆滞,更可怕的是,有的好像整个头都在管子里面,只留脖子在外面!
  南雄越看越怕,尿也不禁流了出来,他扑通一声朝着魏仁跪了下去,语无伦次:“魏总,这是什么地方?你饶了我吧我回去一定把所欠的钱加倍还你!”魏仁终于笑出声来:“哈哈,南总,告诉你,你已经来到了阴间!这些鬼,都是阴间因经济不景气而下岗的鬼,他们一下岗,离投胎做人就越来越远了。我辛辛苦苦开发出这一项目,用男鬼之气给你们做燃料,用女鬼之气为你们制冷,终于让他们有了重新就业的机会。可第一次就遇到你这么一个赖账的家伙,因为你一直赖账,他们中不少鬼已几天没进食了,你说,你对得起这些可怜的下岗者吗?”
  南雄磕头如捣蒜:“魏总,你放我回去,我一定十倍还钱!”魏仁哼了一声:“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已经给过你机会了,现在,太晚了!你就留在这为他们劳役赎罪吧!”南雄抱住魏仁的裤管:“魏总,留我在这,我只是草包一个啊!”魏仁又是哈哈一笑:“谁敢说你是草包?你们房地产商不是口气最大吗?你在这吹一天,可以顶一千个男鬼,哪天把罪赎完,我再放你回阳!”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