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一顿海鲜 (新派言情小说)  

2006-08-31 16:38:2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秋天到来的时候,老王决定中止他的恋爱。
  老王其实并不老。比如,他跟我说这话的时候,一个彩色的妞经过了我们,向老王射了一个目箭。“操,”老王瞄也不瞄她,“就这一身农民肉,也学人泡吧!”老王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见到案上一堆红得令人可疑的注水猪肉。
  “得了老王,别饱汉不知饿汉饥。就你那安尔的肉才是肉!”
  “俱往矣——哥们,俱往矣——”老王运足底气,作了个口占一绝状。老王其实真的并不老,比我还小一岁。我们公司是个百家姓,叫老张老李什么的,只是为了好记,也显亲热而已或者罢了。
  “老王,你可别,哥们可经不起刺激。连我算上,公司里不少一个排的弟兄梦遗时尽是你的安尔呢!”酒精的作用下,我的舌头很北京地卷着。
  “我讲真嘎,珍珠都冇咁真!”老王把一杯喜力倒进肚里,尽量把话说得很冷静。
  “这么快就腻了?不会吧老王,你忘了你追安尔时那两万五千里雪山草地?不是刚会师吗?是挨她涮了吧?”
  “哥们,你不懂。就因为我追她时太、太啥来着——小姐,喜力——太他妈辛苦了,我今天才他妈的决了这个定!”老王将个扎在吧台上顿了一下,加强了这句话的效果。
  “哥们,该不会是想憋死兄弟吧!有啥屁快放,不然今晚这酒钱可别指望我!”我又给他来了个满。
 
  说实话这是一家很次的酒吧,只不过它离我们公司近,消费也低。老王说过,他第一次带安尔到这儿泡的时候,安尔一进酒吧,就捏着鼻子逃了出来。老王诚惶诚恐,忙问是咋回事,安尔说,里面有两个人肯定嚼过大蒜,她对大蒜过敏。
  “我操!”老王又结果了一杯,“你知道吗?她是我的天使!天使你知道吗?真他妈的天使啊!”老王的舌头比我卷得还北,他使劲地拍着我的肩膀。老王不喝酒时并不这样,很温文还有那么一点尔雅的意思。他刚来我们公司搞平面设计时刚大学毕业,好像还戴着副眼镜。我是第一次见老王这样。第一次见老王这样我还真有点慌,不知等会儿他还会咋样。看今晚这情况,他可能真跟安尔出了问题。
  说真的,老王泡安尔,是我们公司里一件颇为轰动的新闻。安尔是我们公司里远近皆知的一朵花,曾当过公司的形象大使,拍过广告。她入行早,听公司里的资深大姐说,就两年前,公司分管企划的曹经理还追过她,天天开车去给她买带朝露的玫瑰,但很快便碰了钉子,认栽了。从此以后,公司里的小伙便把她当花瓶欣赏,“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承认,兄弟我也曾赶时髦动过追她的念头,后来是自知之明拦住了我。
  老王到公司还不到一个月,用他的话说,“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那真是我的天使啊!”这句话我们听他说过不止一次。消息一传出来,公司里的人,纷纷把一些诸如“牛粪”呀“癞蛤蟆”呀之类的词慷慨地送给他。老王你以为你是谁呀!一个一穷二白的破大学生!豪宅名车的经理都败下阵来,就你?!
  但爱情这东西就是怪,简直就跟足球一个样——不到终场哨响,就是谁先射进了,也难定输赢。备受嘲笑的老王硬是在一大堆贬义词中突围而出。后来人们猜测,大概是安尔高处不胜寒,芳心寂寞,又拉不下脸去追男的,给了老王个趁虚而入的机会。持这个观点的,都是那些像我一样自认为比老王更配得上安尔但坐失良机白白把安尔拱手让给老王的懦夫们。
  其实安尔不只是老王心中的天使。我现在依然能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安尔时的那份怦然心动。那时她端坐在临窗的那张电脑桌前,着一袭街上已很少见的纯白裙子,一瀑黑发在背后倾泻而下,纤纤十指快速而温柔地在键盘上舞动。早晨的阳光穿过窗玻璃,放肆地在她的脸上逡巡,从那微卷的睫毛,到玲珑的鼻尖,到微翘的双唇……我相信每一个见到安尔的男人,包括老王在内,都跟我一样有过这几秒钟美丽的窒息。
  所以我们都能理解老王在第一次成功地约会了安尔之后请我们到这酒吧庆祝时那近于失态的狂喜。
  “我告你们,她不是人!她是天使,是我的天使你们知道吗?”那天晚上老王也有点醉,“想我王小明何德何能?啊?用你们的话说,一穷二白的破大学生!可我能把自个儿不当人看你们能吗?能吗?我,我是抱着必败的决心全力地去追她!她真是我的天使,天使啊!有时我真怀疑她把翅膀藏起来了。你们还不知道吧,她连钱都不摸!她买东西不得不掏钱时都是戴着白手套的你们知道吗?”
  “老王,那安尔干什么都得戴套吧?”这时,老李酸溜溜地问。
  就因为这句话,老王跟老李到现在还置着仇。老王斩钉截铁地说:“老李,你侮辱我!我老王要是在跟安尔结婚前动了那个念头,我就不是人!咱要是憋不住,满大街有‘鲁冰花’嘛,是不?”
  ……  ……
  “老王,咱别再喝了,再喝就不行了!你跟安尔是咋回事来着,我跟你也不只是酒肉朋友吧。你别把话说一半,吊我的胃口行吗?”老王又要给我倒酒,我把啤扎拿开说。
  “不,哥们,这事现在不、不能告诉你,你说得对,咱都喝多了。喝多了就更不能跟你说了。换个时间地点,我会告诉你的。问题真出、出在我身上,就出在我耳朵里。那个声音,我真受不了。来,最后一杯!”老王硬把我的手从扎上拿开,又给我满上。看来老王真醉了,话更莫明其妙了。
  我们搂着肩走出酒吧的时候,这城市的夜生活正进入高峰期,忽远忽近的霓虹灯在阴阴的秋风中暧昧地璀璨着。酒吧外,几个职业妇女在站岗:“先生,要不要到位?”酒味浓烈的空气中,盗版张楚神经质地唱着:“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一阵风吹来,老王哇的一声,胃里积了一晚的东西喷射而出。我躲避不及,裤管上粘了粥粥的一片,如一朵盛开的带着朝露的玫瑰。
  “你听,就是这声音,就是这声音!”老王揪住我的耳朵,“你闻,是不是还有海鲜的甜腥味?”
  “老王你醉了。”
 
  2
 
  上面这一茬事其实你不看也没关系,从这里开始看也一样。必须说明的是,安尔是潮汕美女,这个我忘记说了。
  这事是老王后来告诉我的,说的时候老王特清醒,他说:“我知道这事不能说,可不说出来,心里憋得慌!兄弟你就当耳边风听听吧!”
 
  那是一片刚失去了处女地资格而被开辟为风景区的沙滩,来自城市的客将它糟蹋得不成样。本来洁白无瑕的柔柔沙子上,横七竖八地散尸着人们狂欢后的遗迹:软包装饮料壳、易拉罐、西瓜皮、各种暧昧的纸制品……老王拉着他的天使安尔的手,心照不宣地走进防风林深处。
  那天不是双休日,但我们公司做成了一笔大生意,额外放假一天。老王和安尔趁机到海边玩,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见到那么脏的沙滩,安尔说,小明咱们到别处去吧。老王陪着小心说,另一个浴场距此十几公里,时间怕不够,将就吧安尔。
  那一天老王第一次见到安尔着泳装。泳装安尔在老王眼前如一道眩目的光,老王心猿意马,几乎忘了在酒吧里跟老李立下的誓言——那念头还真的动了。
  他们下海游泳,可能在水里还打了擦边球这老王没说是我小人之心度的。中午他们在景区里的一家渔村美美地吃了一顿丰盛的海鲜,什么鱼呀虾呀吃了不少,还有一道关键菜——冻蟹,潮菜中最有代表性的,把活活的螃蟹用酱油、醋等佐料腌制了,螃蟹的脚还在动时便端上桌,味道鲜美无比。
  在美人美味美酒之前,老王的那份美劲,那就甭提了。
  吃完海鲜他们又手拉手走进沙滩边上的防风林,准备趁热打铁地增进感情。
  走着走着,安尔停住了脚步,老王也停住了脚步——在他们面前,是一座崭新的豪华公厕。安尔看了老王一眼,老王也摸摸肚子,默默地看了她一眼。
  啥叫爱情的默契,这就是了。
  老王向左,安尔向右,两人心照不宣地走进了厕所。
  海鲜太生猛了,特别是那冻蟹。老王说到这里,又对我强调了一次。
  还没蹲到厕位上,老王便迫不及待地解开腰带——说时迟那时快,如水库的泄洪道开闸放水般,两阵爆发式的气体挟带液体而出的声音冲进老王耳里:一声来自他自己的腹下,一声来自隔壁女厕。
  老王将头埋在两膝间看了看,头有点晕。
  安尔从女厕出来时老王发现她淡淡地补了妆,玫瑰色的樱唇、洁白的A字裙,一切都显得娇艳动人。她对看呆了的老王微微一笑,走过来拉住老王的手,两人又走进防风林深处。
  那天不是双休日我再说一次,防风林里很静,只有涛声依旧拍击着沙滩,也一波一波地冲击着老王的心。他的天使安尔便坐在他的旁边,肩膀轻擦着他的肩膀。老王仿如在梦中,心旌摇荡:苍天哪,我王小明何德何能啊!他用手轻笼住安尔的纤腰。安尔顺势偎向老王,闭上眼,将脸靠在老王肩上……大势所趋,老王也闭上眼,识时务地将嘴巴凑上去……
  可是,就在这万众期待之时,刚才厕所里的声音又在老王耳里响起……
  “从此,我只要一想起她,耳朵里就会响起那声音——声如裂帛啊!”老王说完这句话,痛苦地捂住耳朵,仿佛那余音尚绕梁不绝令人三月不知肉味。
  我下意识地捏了捏鼻子,第一次体会到,联想之于人类,不一定都是好事。
  临走的时候,我对老王说:“老王,你也许该去看心理医生。”
 
  3
 
  我和安尔结婚的时候,老王已跳槽了,也没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那天,我的婚宴上全是海鲜,冻蟹更是必不可少。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