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宣传个鬼  

2006-08-31 16:23:2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人知道李镇长最近出了什么毛病,为什么总不停地回头往后看。
  首先发现这怪事的是李镇长的夫人。那天是周末,李夫人终于盼来了李镇长愿意陪她逛商场的幸福时光。在人头挤挤的商场里,李镇长突然回头看了后面几次.李夫人紧张地问:“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摸你兜?”李镇长摇摇头,什么也不说,只是满脸狐疑。李夫人怕人群里有扒手,而丈夫不敢声张,便紧紧地靠在他后面。
  没想到,在家用电器柜台部,李镇长又几次突然回头看了看她,眼光竟有点恐怖,令她猝不及防,心里直嘀咕:“难道是为了表示不愿意陪我逛商场?也犯不着这样啊!”
  接着是在镇里召开的一次“庆祝三八妇女节”的大会上,轮到李镇长上台讲话了,他走到主席台上,还没坐下,突然回头看了后面一眼,一坐下来,又回头看了一眼!镇办公室张主任眼尖,注意到李镇长两次回头一次往左一次往右,莫非是挂在台上的“热烈庆祝三八妇女节”条幅有什么问题?“三八”中间少了一个“·”?字体用错?
  接下来与会者奇怪地发现,在讲话的过程中,李镇长的脖子又往后扭了有十几次之多,而且每次都很突然,有一次一回头,拿讲稿的手甚至把茶杯也扫倒了。
  莫非他落枕了?
  没人知道李镇长的苦衷,而且这苦衷无处诉说——最近,他总觉得,不管在什么地方,好像总有人在跟着他!一回头看,后面又什么都没有!换届“选举”还远着呢,难道政敌要提前下手了?
  该地有一句俗话:疑心生暗鬼。李镇长是不信邪的,也自认为官还算过得去,没做过多少亏心事,但好几次觉得背后有人,不只是内心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而是脑后突然一阵发凉、甚至有一股粗气就吹在后脑勺上!李镇长每次都对自己说,是幻觉,不要回头看!但根本就没用,脖子还是不听话地扭过去。
  这种情况延续有一个多月。不行,这样下去,一个老是慌张地回头张望的镇长还怎么在公众面前保持“一镇父母”的威严形象!
  咋办呢?
  又是一个晚上,李镇长一个人正在书房里加班,为办公室送来的一份“下半年招商引资计划”审查把关,蓦地,又觉得脑后一阵风凉,他打了个激灵,习惯性地往后望去,忽觉似有一模糊人影晃过,他大喝一声:“谁?”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忽听得一个惴惴不安的声音说:“镇长,骚扰了你这么久,实不得已,请你大人大量,多多原谅。”李镇长头皮发麻,但仍运气直冲百汇令头皮充气膨胀,颤着声问:“只要你现身出来,我就不怪你!”那声音道:“再次请镇长原谅,我已不是原来的我,只能附在文件、笔或墨水上才能存在,你看,我现在就在你的笔上。”
  李镇长回头一看,果然,他刚才还在写的笔竟然在纸上挺立着!
  李镇长镇定下来,惯用的官腔也恢复了:“你老在我后面干嘛?”
  那笔答道:“对不起,我自己已不大能说话,用写行吗?”
  李镇长不耐烦地说:“不管你说也好写也好,快回答我,你干嘛老跟在我后面,让我在全镇面前出洋相?!”
  那笔也不开口,自行在纸上写起来:“对不起,我生前也是一个宣传干事,跟惯了领导,不跟着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过日子。”
  李镇长道:“既已离开人世,便该顺顺良良,做一个遵纪守法的阴间公鬼,老在人间晃荡算怎么回事?”
  那笔写道:“李镇长,像我的这样的人,生前凭一枝笔把许多人吹上了天堂,可轮到自己死了,不单天堂没我的份,地狱里也不欢迎我。没办法,我只能在人间流浪,找一个官跟着才比较习惯。”
  李镇长道:“跟我也不能有啥长进,我也算不上什么官,你何不找个县级以上的去跟?”
  笔道:“我也不是不想,可到了人间一看,那些大一点的官后面都跟着一些比我更能吹的鬼,根本轮不到我。”
  李镇长道:“可你也不能老在我后面搞鬼。”
  笔道:“天可怜见,我在后面吹你,只不过是为了让你知道我的存在而已!”
  “既然如此,我让你跟着,你能对我有什么贡献?”
  “仕途艰险,能多一个不是人的跟着,我自能为你干些人干不了的活,比如窥探政敌的秘密,为你的前途扫清障碍等等。”
  李镇长沉吟良久,叹了口气:“算了,我现在还不到需要出阴招和鬼主意的地步,你何不先回阴间,待我需要时再请你上来?”
  那笔突然在纸上一跳,重重地将纸戳破,又一笔一顿地“说”道:“你们都是这副德性,用时百般好话,不用时一脚踢开!罢,天下鸟官一般黑,我最后提一个要求,你答应了我,我便回阴间,不答应,休怪我翻脸。我虽然看起来只是一支笔,可笔能捧官,也能灭官!”
  李镇长慌道:“你说罢,我尽可能答应你。”
  笔道:“我开张证明,你盖个印,让我回阴间可以跟一个城隍以上的鬼官。”
  李镇长松了口气,道:“行,行。”
  那笔静思片刻,便自行在纸上写起来:“兹有我镇宣委余某,才华横溢,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致本镇痛失文胆。为免暴殄天才,恳请贵府量才录用为盼……”
  写毕,笔又道:“签上你的名,盖上印章,火化了,我便不再跟你。”
  李镇长一一照办。从此,急回头之怪病果不复见。
 
  (注:“个”,潮州话“的”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