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士多之城(广州新观察)  

2006-08-31 16:21:23|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英语知识的极度贫乏,我一直以为,在粤语地区广泛使用的“士多”一词,是英语stop的音译。甚至,我还为自己的误解找到了理论依据:stop是停止、逗留的意思,你瞧那些星罗棋布的士多店,不正是告诉在路上漂泊的旅人们,这里是你们可以停靠、逗留的地方,即使你不需要,你的车你的马,总该也歇一歇,熄火加油或解鞍少驻罢?
  这个颇有“创意”的错误,几分钟前刚刚被一本英汉辞典毫不留情地指了出来。我脸红了一阵,几秒钟后,决定知错不改,继续这两千字节的文字游戏。
  其实,stop也好,store也罢,并不妨碍我将广州定义为一个“士多之城”、一个可以驻足可以暂停征棹的城市。
  随意翻开广州史志,你可以找到很多资料为“士多”作证。远在秦始皇时期,因为六国残余的反秦势力尚不小,朝廷便把岭南作为强制迁徙中原“罪徒”、疏散反秦力量的一个基地。当时,第一批南迁的中原人就有五十万,且最多的是做买卖的“贾人”。那数以十万计的生意人在岭南开枝散叶,开经商的风气之先,你看广州今天遍地“士多”的这种经济繁荣的局面,能说跟这一段历史没有关系吗?
  西汉后,获罪的贵族官僚的流放是中原人南迁的主要形式。那时候,大批大批涌来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士”和“仕”。直到今天,“士”们的南迁从被流放到自我流放,单看那每天都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南方人才市场,你就会知道,广州“士多”的历史,千百年来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而且,绝大部分的“士”一到这里,便会将这里作为一辈子stop的地方。
  有时候我会在想,是什么原因,使某些“士”们蛰居在某些文化温室里的时候,总爱刻薄地用“文化沙漠”来形容广州,而一旦他们想安身立命,又会削尖脑袋往沙漠里钻?到头来,他们的涌入,在量和质上提升了广州的文化品味的同时,恰好又等于煽了他们自己一记耳光。
  从“士多店”的另一种叫法——“便利店”身上,我们似乎可以找到原因。都说民以食为天,不管古代现代,“士”们再清高,衣食住行总是免不了的。仓廪实而礼节兴,一个生活极其便利的城市,正好为以“兴礼节”为己任的“士”们提供了必不可少的生活保障。再者,除了极少数颇有牺牲精神的治学者愿意实践“荒村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外,被钱先生贬为“俗学”的“朝市之显学”,恰好是与经济大潮息息相关的学问,这些学问,离开了这样一个“士多之城”,又到哪里去“商量培养”出来?
  真正有远见的有识之“士”,不会因这些显而易见的“俗”而贬低广州。早在1918年,孙中山撰写《建国方略》的时候,便计划把广州建设成“南方大港”,而且有详细的步骤:一、整治黄埔以下的珠江,使巨轮能直抵黄埔;二、扩建广州城区,东连黄埔,西接佛山,使广州成为国际大商埠。而且,为了实现他的梦想,在此七年之前便发动了黄花岗起义。孙中山建设广州的计划,今天已实现,而九十一年前的那场血战,却为这个“士多之城”增添了一笔壮烈的注解:七十二烈士。
  行文至此,这篇将错就错的文章如果也必须进行总结的时候,我会这么说:广州市因为有很多的士多店,生活便利,所以有很多的“士”愿意在这里停留(stop)。凑合成一上联,便是:
  广州市多士多,士多stop
  若有人对得起这不伦不类的上联,我愿将这篇文章的稿费请他逛广州的士多。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