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  

2006-08-31 16:20:2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出市红十字会,丽晴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迎着阳光,她轻轻地抒了一口气。
  “我的身体、是、是你的……”丽晴耳边响起自己说过的这句话,嘴角不由得浮起一丝轻蔑的笑——有几个女人在最动情时向他说过这话?可能他也记不清了吧?女人真是傻,太傻了。
  现在好了,手续办好了,我的身体是社会的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要谁拿去,任那些大夫们宰割,总比任一个臭男人宰割好!想到这儿,丽晴有了丝丝报复的快感。她想像着他见到她手里拿着的证书时,肯定惊愕得合不拢嘴。
  哈哈,好玩,真好玩!
  
  两个月后。
  雷刚焦急地守在急诊室外,泪痕满面,坐立不安。刑警小王不停地安慰他:“放心雷先生,局里已派人去查了,我们会尽快破案的!”
  终于,漫长的两个多小时后,急诊室的门开了。雷刚猛地扑上去,抓住走出来的大夫的手,焦急地问:“大夫,我老婆她、她怎么样了?”
  大夫摇摇头,一脸无奈:“很遗憾雷先生,我们尽力了,可是她,失血太多了……”
  “不,这不可能!丽晴——”雷刚冲进急诊室,一头扑在妻子丽晴的尸体上,不停地摇着她,“丽晴、丽晴你不能撇下我而去啊!”
  长长的走廊里,回荡着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知过了多久,几个人将雷刚从丽晴尸体上架开。一个中年妇女说:“雷先生,请节哀顺变,相信公安局会很快抓到凶手的。我是市红十字会会长姚娟,有一件事得跟你说一下,你妻子生前曾经自愿跟我们办了遗体捐赠手续,现在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进行眼角膜的穿透移植,有患者等着用,请您支持!”
  雷刚哭着说:“她是拿到证书才跟我讲起这事,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后来、后来想想,这是很多年后的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遭遇不测!人死了就够惨了,还要挖她眼睛,伤天害理啊!”
  姚会长说:“雷先生,其实,人死后,能让别人重见光明,这也是一件造福社会的好事。再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您妻子通过这种方式,生命又得到了延续,作为她的亲人,您也可以稍感安慰。”
  雷刚边哭边说:“那、那就按你们的意思办吧,只是请动刀时轻点,丽晴她、她一向都、都是很怕疼的,连打针都怕——”说着,又泣不成声。
  
  眼科手术室。
  一层又一层,纱布渐渐拆开了。眼前是越来越亮,可林晶久久也不敢睁开眼睛,万一失败,这辈子就完了……
  “晶晶,别怕,睁开眼吧,医生说了,手术是很成功的。”
  是男友阿亮的声音。阿亮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虽然没有一股暖流传过来,但她能感受到他的希望和信心。她运转了几个眼球,下定决心,猛地睁开了眼睛——
  看见了,我又看得见了!色彩是这样的鲜艳,视线是如此的清晰,林晶高兴得快要发狂了,她想紧紧地抱住阿亮,可是,她又愣住了,阿亮跑哪去了?咦,不是在病房里吗?我怎么跑到外面来了?
  “阿亮!”林晶大喊一声。
  “我在这呀!怎么,你、你别吓我,你看不到我吗?”是阿亮的声音,可是,他人在哪呢?又一个声音在旁边说:“林小姐,你也看不到我吗?可我看你的眼睛很正常呀!”是那个主治医生的声音,听声音,应该就在身边,可人在哪呢?
  林晶看看四周,这是一条陌生的偏僻胡同,除了她自己,一个人也看不到!
  “阿亮,你别跟我捉迷藏,我怕!”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还握在阿亮手里,可人却看不到!一种恐怖的气氛瞬间攫住了林晶的心,她大汗淋漓,抓着那看不到的手,快哭出来了:“阿亮,是怎么回事,你带我回医院里,我好怕!”
  又一只手将林晶抱住:“晶晶,你还在病房里呀!怎么,你什么都看不到吗?”
  “不,我看得到,可我为什么身处一条无人的胡同,能听到你的声音、感觉到你在抱我却看不到你的人!”
  阿亮说:“别怕,医生就在你身边。”
  那医生的声音说:“林小姐,你别怕,你说你看到了什么?”
  “一条没人的胡同,阳光斜射在墙上,这、这是医疗事故吗?快告诉我,我快疯了!”林晶疯狂地喊着。
  医生的声音:“奇怪,要是手术失败了,你应该看不见或视力很弱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会不会是你失明太久,出现了幻觉,你等等,我给你检查一下。”
  突然,林晶又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快,那个人、那男人拿着一把刀朝我冲过来!——啊,他要杀我,阿亮、医生、你们救救我——走开,救命啊——”
  林晶声嘶力竭地喊叫,用力将阿亮死死地抱住,抱得他骨节格格作响。“别怕,是幻觉,晶晶,你没事,我们都在你身旁,你还在医院里!”
  “不——”又一声非人的惨叫从林晶嘴里发出,她整个人在阿亮怀抽搐了一下,便不省人事了。
  
  林晶再次醒过来并睁开眼睛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她一醒过来,便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就好像她的眼睛从来不曾失明过一样。
  一切正常得令林晶又吃了一惊:她看到自己坐在病床上,阿亮和主刀的大夫正用焦急而又关切的眼神看着她。她有点不敢相信,揉揉眼,没错,我的眼睛又恢复正常了!
  “阿亮,我看见了!”林晶大叫一声。
  “你看到了什么?”阿亮和大夫异口同声问。
  “我看到了你们、看到了病房、看到了窗口斜射进来的阳光!”阿亮激动地抱住林晶。
  “可是、可是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良久,林晶问。大夫说:“我们也搞不清楚,手术是很成功的。可能是你失明的时间长了,突然恢复视力,一时间适应不了,心理上出现幻觉罢。你仔细想想,那条胡同是不是失明前曾经到过的?会不会在那里有过一些难忘的记忆?”林晶摇摇头:“不是,那里绝对是我从来没去过的。怎么会这样?”
  阿亮握住林晶的手,安慰她说:“晶晶,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大夫临走时说:“应该没事了。再观察几天,如果又出现幻觉,不要慌,立刻通知我们。”
  下午,林晶刚睡醒,护士带着一个中年妇女进了病房。阿亮问:“护士,这位是……”“哦,我是市红十字会会长姚娟。”那中年妇女自我介绍,“是这样的,林小姐是本市第一个接受捐献角膜移植并获得成功的患者,我们红十字会想对此事作个追踪。另外,捐角膜者的家属有个小小的要求,想见一见林小姐,不知你们是否同意?”
  阿亮看了林晶一眼,林晶说:“这是应该的,人家把角膜捐给了我,让我重见光明,这么大的恩惠,我一定要当面答谢人家。”姚娟说:“那好,那位家属就在病房外候着,如果方便,我们就请他进来?”林晶说:“没关系,现在就请他进来吧。”
  姚娟走到病房门口,朝外面喊了一声:“雷先生,请进来吧!”
  雷刚带着一副复杂的表情,走进了病房,刚想开口,突然,林晶一见到他,大叫一声:“就是他!就是他!”说着,整个人都蜷缩到床角,浑身瑟瑟发抖!阿亮忙抱住她,问:“晶晶,怎么了?”林晶指着雷刚,声嘶力竭:“就是他!我昨天看到的就是他,在那条胡同里,手里拿着一把刀要杀我!”
  雷刚听闻此言,脸色一变。
  姚娟走近林晶,问:“这是怎么回事?”阿亮说:“我也不清楚。昨天晶晶第一次拆开纱布时,看到的不是她周围的事物,而是处身于一条偏僻的胡同,有个人拿着一把刀要杀她……”姚娟脸色严峻,仿佛若有所思。
  雷刚镇定下来,尴尬地笑着:“这、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手术不成功,或是开刀时触动了哪条脑部神经?”阿亮也有点不好意思:“先生,我女朋友情绪太激动,对不起,她暂时不能受打扰,请你……”雷刚点点头,对姚娟说:“姚会长,那我们……”姚娟说:“这样吧,你先回去,林小姐如果恢复正常,我再安排你们会面好吗?”雷刚点点头,出去了。
  姚娟对还在发抖的林晶说:“林小姐,别怕,只是幻觉。”林晶摇摇头,拉起被角蒙住脸。姚娟暗示阿亮,两人出了病房。
  走廊上,姚娟压低声音对阿亮说:“医生怎么说?”
  “医生也说是幻觉,可又说这样的病例是从未出现过的。”
  姚娟指着雷刚说:“你们还不知道,捐出角膜的丽晴,是在一条胡同时被人用刀捅死的,公安局到现在还没破案。雷先生也希望尽快破案。”
  阿亮吓得张大嘴巴,眼睛发直:“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太邪了,不可思议了!”
  雷刚有点恼怒:“林小姐怎么可以乱说呢!这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阿亮连忙道歉:“先生,请原谅,我爱人她失明太久了,可能、可能眼球跟角膜一时不能适配,请原谅。”
  姚娟说:“这种事,的确是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但不管如何,我们得向公安局报告这事。”
  阿亮点点头。
  第三天,两个刑警和医生走进了病房。林晶有点怕,刑警小王说:“别怕,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阿亮握着林晶的手说:“晶晶,你只要把你所看到的说出来就行了,兴许还能帮了他们的大忙呢!”
  林晶又把纱布拆开时所看到的一切复述了一遍,最后还强调:“就是昨天来看我的那个人!我绝对没看错!”两个刑警记录完,对望了一眼,小王对医生说:“大夫,林小姐现在的情况,能不能跟我们到案发地去一趟?”医生点点头:“没问题,不是怕情绪有波动的话,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林晶和阿亮跟着两个民警,坐着警车七拐八弯地来到了丽晴被杀的胡同。刚到胡同口,林晶突然紧张地抓住阿亮的手:“就是这地方!”
  阿亮吓了一跳:“晶晶,你怎么声音也变了!”
  刑警小王朝阿亮挥挥手,暗示他不要刺激林晶。
  只见林晶走到胡同中央某处地方,继续用那个陌生的声音激动地说:“就是这里!对,我回头时,他、他就在那边,手里拿着一把军刀,就这样、就这样朝我的脖子捅过来!”
  两个刑警对望一眼,小王拿出一张照片让林晶看,上面并排放着几把都带有血迹的刀。林晶一看,指着其中一把,尖叫一声:“就是这把刀!不,救救我!”话没说完,又晕了过去。
  阿亮忙抱住她。两个刑警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姓王的刑警说:“太神了,案发地、被害者倒下之处、凶器都准确无误!”阿亮大叫一声:“还不快把晶晶送回医院!”
  胡同附近的高楼上,一个人拿着望远镜,靠在窗边朝这里窥视。
  螳螂捕蝉。那人对面,一人警察也通过望远镜监视着他——
  没错,是雷刚。
  
  三天后,头发凌乱、形容枯槁的雷刚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公安局:“同志,我受不了了,我要自首,我自首!”
  预审室里,雷刚全身发抖、语无伦次:“是我杀的!是我杀的我承认了还不行吗?我每天晚上都梦见那姓林的,长着我妻子的眼睛,用我妻子的声音说话……我的床头、天花板、洗手间,到处都是她的眼睛,我闭上眼睛,也看到她的眼睛!我受不了啊,求你们不要再让我见到那姓林的小姐了!”
  “你为什么杀你妻子?”
  “她对我的占有欲和报复心太强了!我每走一步她都要派人监视,我承认我是想搞婚外恋,可每次八字还没一撇,她就找上门把对我有好感的姑娘臭骂了一顿,有一次、有一次甚至跑到我公司,把一个对我有好感的女同事当场羞辱,害得她服毒自杀。她也预感到我会杀了她,可就是不放过我!她自愿捐献遗体,也是为了报复我,没想到,她还真报仇成功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