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我那遥远的杨家庄(4)  

2006-08-31 15:53:2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读书

  杨家庄小学的校本部是在一片荒冢上建起来的。学校的背面是一片木麻黄林,学生们下课了或放学后常在那边玩。林中零星分散着一些可疑的洞穴,听说那都是多年的墓穴,风吹日晒,有的甚至连棺材的一角也露出来了。可杨家庄的小孩胆子大,照玩不误,男孩们玩累了,解下裤子就地便撒尿。
  我教的是三年级的语文,兼班主任(三年级也就一个班)。
  记得那是第六周的时候,我在课堂上正讲得津津有味,突然,教室后传来女生的一声尖叫,接着,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一眼望去,哭的是班里最高的一个女孩杨跃红,她整个人倒在地上,手捧着脸,哇哇大哭。她的同桌杨卫东脸色苍白,胆怯看着我。
  “怎么回事?”我有点恼火,大声喝问。“老师,卫东的课桌下有……有……”“有什么?!”我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杨卫东双手慌忙地往课桌下捂——肯定是蛇啊老鼠啊之类的!
  “拿出来!”我一声断喝。杨卫东畏畏缩缩地站起来:“老师,真的没什么?”我更生气了:“没什么她会吓成那样?你自己拿出来还是要我动手?!”
  他全身哆嗦着,双手不情愿地把一个用布包着的圆圆的东西拿到课桌上。
  “解开来!”
  他看了我一眼,手颤抖着把那东西解开,我一看,退后一步,倒抽一口凉气——天哪,居然是一个骷髅头!体积偏小,估计死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孩。
  全班同学一片哗然,胆小的,早已大呼小叫逃出教室。
  “你贼胆太大了!从哪捡来的?还不快扔——快送回去!”看着那黑洞洞的眼眶,要不是顾及老师的面子,我早逃离教室了!
  杨卫东眼中噙泪,嗫嚅着说:“老师,他、他要读书!”
  我一时听不明白,怒声喝道:“你当然要读书了,我没说要开除你呀!怎么惩罚你,放学再说!”
  “不是,老师,你、你怎么罚我都、都没关系,我能不能、能不能带着他一块上学?”
  我更糊涂了:“你要带谁上学?难道、难道是这个骷髅头?”
  “老师,他不是……他跟我说,他要上学,我就、我就……老师,我求我爸交多一份学费,能不能让他跟我、跟我一块上学?”
  那骷髅空洞的双眼眨也不眨地望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及多想,便将他从座位上拉出来,指着他,气急败坏地说:“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扔,还是不扔?!”
  他突然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眼泪不断地往下掉。接着,他拿起书包,将那个骷髅头小心地塞进去,然后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出门的时候,他回过头,仇恨地盯了我一眼……
  那节课我再也上不下去。不知为什么,脑里萦绕的,总是那双仇恨的眼睛,还有那黑洞洞的眼窝……
  在我的印象里,杨卫东是个沉默寡言的学生,据说家中很穷,学费还是靠他假日里卖鸡蛋捡煤渣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看样子,他带那个骷髅头来上学好像也不是为了吓唬女生……联想起发生在杨家祠里的怪事,我心中冒起一个不寒而栗的想法:莫非,这杨家庄真是个藏神卧鬼之地?
  不行,我得家访去。
  下午,杨卫东再也没来上学。上完第三节课,收拾完东西,我让平时常跟他在一块的杨菜生带路,直奔杨卫东家而去。
  杨家庄的巷子横七竖八的,我们绕了很久,杨菜生说:“老师,到了。”
  一个面孔乌黑的中年妇女正在院子中捏煤球,杨菜生说:“他婶,我们老师来家访了。”她急忙站起来,手足无措:“哎呀,是老师,你瞧你瞧……这这……老师你坐吧!是不是卫东那兔崽子闯祸了?”我说:“没没,大嫂,卫东在吗?”她睁大了眼睛:“哎,他放学了吗?”“他下午没去上课呀!”“什么?”她明显急了,“这小兔崽子,吃完饭,他书一背就去了,我叫他帮着捏一下煤球都不肯,咋的?出啥事了?”
  我心里一沉,糟了,可别出什么乱子!忙说:“没啥事大嫂,是这样的,杨东他上午上学的时候,书包里带了个……带了个骷髅头,这事您知道吗?”她一听,把手中的煤球猛地一扔,破口大骂:“这杀千刀的!我平常就叫他不要玩那个不要玩那个,这次可好,竟然带到学校里玩了!老师你抓到他,看我不把他碎尸万段!”我忙说:“大嫂你别激动,他平常在家里也玩这个吗?”“就是,学校后面那片坟地上多的是那种东西,他就喜欢捡来玩,有时夜里还跟那些东西唠唠叨叨的,他爸见一次打一次,可没用;几天前我还请神来为他驱邪,满以为……”
  我心里一动,看来,杨卫东玩骷髅头,还真不是头一遭,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只是因为农村的孩子没玩具玩?
  匪夷所思。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杨菜生扯扯我的手:“老师,他婶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带你去找他。”我喜出望外:“好,咱快去!”转而对杨卫东的妈说:“大嫂你放心先忙着,找到他,我就把他带家来!”
  我跟着杨菜生一路小跑,折回学校,走进了学校后面那一片林子。
  天色暗了下来,林中暮霭沉沉。突然,一阵隐隐约约的读书声飘了过来:“中国古代文学家司马迁说过……”“中国古代文学家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人固有一死……”“或重、重于泰山……”“或重、重于泰山……”
  我们循声而去——只见杨卫东盘膝坐在一个小土丘前,手中拿着书,认真而又吃力地读着,可他为什么要一句读两遍呢?不对,第二遍读的不像是他的声音呀!
  再走近前去——天,那小土丘上,赫然正摆着那个骷髅头!
  杨卫东突然转过头来,见到我们,立马站了起来,用背挡住那个骷髅头,眼里的怒火却射向带我来的杨菜生。
  我叹了口气,轻轻地说:“杨卫东,上午的事,老师承认过于粗暴了。可你也不想想,你这么做,会影响到全班同学的呀!”
  哇的一声,他又哭了,委屈的泪水哗哗地流下来。我掏出手帕,递给他:“别哭,有什么话跟老师说,好吗?”他不接我的手帕,自己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那、那你让菜生回去,我跟你说。”“好好。”我转身对杨菜生说,“谢谢你带老师来,你也该回去了,别让你家里人着急。”
  杨菜生应了一声,回头走了。
  我对杨卫东说:“好了,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了吧?”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你要保证不跟任何人说。”“行行,我保证。”他转过身,抱着那个骷髅头,轻轻地抚摸着:“老师,我还有不少跟他一样的朋友。”“哦。”我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吃惊。“老师,他们都很可怜,很多人到死的时候都没读过书,所以,所以我……”“所以你就把他们带回家,带到学校是吗?”“没有,我只带他。他说他死前经常跟我爸爸一块玩,可他九岁的时候,因为捡煤渣不小心掉煤窑里死掉了。我问过我爸,他说小时候是有这么一个朋友。”
  我无言。看着他诚实的眼睛,我不得不相信他。如果只是一个心理有问题的孩子,是编不出这么一个故事来的。然而……
  我想了想,对他说:“卫东,老师信你的话,也不会对别人说起。不过,你也要答应老师一件事。”他眼里开始有了信任的神情:“好的,我答应。”“你以后不能再把他们带到家里或学校里,行吗?”“可是、可是他说他要读书呀!”
  这可怎么办?既然说相信他了,总得……我灵机一动,说:“这样吧,老师明天再给你一套书,你就在这里把书烧给他。然后……然后老师允许你每天下午在这里给他们上一节课,不向别人说,行吗?”
  他想了想,高兴地点了点头。
  从此,我在杨家庄教书的三年里,天天都可以看到杨卫东在林子里给“他”上课;而他自己的学习成绩,也一天天好起来,甚至一直名列前茅。
  二十多年过去,我离开杨家庄后再也没见过杨卫东,我一直很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