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我那遥远的杨家庄(3)  

2006-08-31 15:52:2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菜妮

  半个学期过去,我开始发现,在杨家庄,我不管走到哪,背后都有人指指点点,而且多是一些大婶大妈们。我问给我做早饭的杨大妈,这是咋回事?杨大妈笑着说,她们呀,是想给你讲亲呢!
  不会吧,我才十九岁呀!我说。
  十九岁在俺们这不算小了,十七八岁娶媳妇的多着呢!再说,你又是吃公家粮的,大妈要是有闺女,也想高攀你呢!
  七十年代末的山东农村,一个吃公家粮的小伙子,是很抢手的。这一点,我从杨菜妮身上更深刻地了解到。
  杨菜妮就是我班上杨菜生的姐姐。事情发生在期中考后,一天晚上,我正在杨家祠的厢房里整理班上学生的分数,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我放下笔,开了门,院子里月色如水,哪有什么人?难道是我听错了?
  关上门,刚坐下,那声音又响起来——天,莫非上次那怪声又卷土重来(见《杨家祠》)?不行,还是要再弄个明白!
  我再次开了门,蓦地,一个女子的身影稍纵即逝!
  “谁?!”我大叫一声。
  “余老师,俺、俺打扰了,不好意思……”石柱子背后,畏畏缩缩地走出一个大姑娘来。我借着灯光一看,她扎着两根长辫子,穿着碎花大红袄,低着头,十指不安地绞着。我下意识地望望四周,对她说:“你是……”她抬起头瞄我一眼又迅速低下去:“俺、俺是杨菜生的姐姐,俺是、想来问问菜生的学习情况……”我松了口气,又有了微微的失落感:“哦,那请进来坐吧。”
  她好像犹豫了一下,终于走进了我的屋。一股淡淡的野花香味也跟进来。我不敢关门,搬张凳子请她坐下,她依然低着头:“俺弟他、他很不听话是不?”“没没,他……”我努力使自己的眼光离开她那因紧张而不停起伏的胸脯,说实话,毕业后,我还从没跟一个姑娘这么近地单独在一起过。
  我尽量用一个老师跟家长讲话的语气,向她详细地报告杨菜生在德智体诸方面的表面。她一边听一边点头,不时瞟我一眼。
  她身上的野花芳香调皮地在我鼻子里钻进钻出,我惊奇地发现,她放在桌子上的右手,在25瓦灯光的照射下,那白里嫩红的肤色,几乎是透明的——如果、如果我把那手指轻轻握在手心,那感觉……
  她突然发现我在看她的手,那手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慌张地缩回去,拢在袖子里。我和她的脸,同时红了起来……
  尴尬了几秒钟,我冒出一句不适合身份的话:“你、你叫啥名?”
  她突然盯着我,说:“杨、菜妮……”我一紧张,又说出一句很不得体的话来:“哦,真是一个好名字!”她羞赧地说:“余老师,俺、俺今后还可以来打扰您吗?”“可以可以,哪个学生家长来,我都是欢迎的!”
  她走后,厢房里余香绕梁,久久不绝。我脑子里满是她的大辫子、大眼睛……特别是那粉妆玉砌的十指——在煤粉弥天的杨家庄,这样冰清玉洁的手指,简直是对杨家庄的造反啊!不行,哪一次她再来,我一定要……一定要设计一下,握握她的手……
  这个念头一浮上来,我又立马问自己:你要娶她么?可她是农村户口呀!可是,你不娶人家,怎么可以随便握人家的手呢?
  那天晚上我就梦见了她——不,确切地说,只是梦见她的十指,我的十指把它们一一对应地压在下面,紧贴着,二十只手指捉对厮杀,波浪般地起伏……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天,被子湿了。
  见到杨菜生的时候,我想跟他谈他姐,可是,话一出口,却变成这样:“菜生,你要好好读书,你一家子都盼着你将来能有个城镇居民户口呢!”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三天过去了,杨菜妮没有再出现。第四天晚上,我正在厢房里改作业,门被轻轻地敲响了。开门一看,天,是杨菜妮!她还是那副打扮,低着头。“余老师,俺……”“快请进快请进!”
  她坐了下来,第一句话便问:“余老师,您、您全家都是居民户口?”我愣了一下:“是呀,我爸也是教书的。”“您、您打小没种过田、没挖过煤?”“没有。”
  我想告诉她,我们虽然是居民户口,可日子过得也艰难。我父亲在我八岁那年,就被他的学生斗死了……可不知为啥,我没说。
  她低下头,叹了口气:“这、这就是命呀!余老师,您、您信命吗?”我忙说:“不信不信,那是迷信的玩艺儿。”她突然把右手伸到我面前:“有人给俺看过手,说俺就是没有嫁到城里的命,你、你看看……”
  当时,我距离那魂牵梦绕的手只有五寸……大势所趋,先不管娶不娶,握了再说!我伸出右手,猛地握住了她的手,忘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装模作样地看……良久,我只能说出一句话来:“你的手,真美啊——”
  突然,她面色大变,将手抽出来,转身冲出厢房。
  我追出来,她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了。我右拳猛地击墙,懊悔不已。
  翌日,我见到杨菜生,心虚地试探:“菜生,你姐昨晚……向我问你的学习情况……”菜生睁大双眼:“俺姐?你见到俺姐了?是其他同学的姐吧?”“没错,她说是杨菜生的姐,除了你,还有哪个杨菜生?”杨菜生退后一步:“这不可能,老师,她长啥样?”我把杨菜妮的长相一说,杨菜生突然流下了眼泪:“那真是俺姐啊!老师,可是、可是她已死了三年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杨菜生边哭边说:“是的老师,一个知青看中俺姐的手漂亮,糟蹋了俺姐,他要回城,俺姐发了痴,就用刀把自己的左手剁下来送给他,流了很多血,就、就那么死了……”
  杨菜生带着我,到了她姐的坟上。看着红油褪尽的“杨菜妮之墓”几个隐隐约约的字,我怎么也没办法将这隆起的坟堆,跟那个鲜活的生命联系起来……
  突然,我看到,在墓碑后面,整齐地生长着几根嫩白的葱,我一数,刚好是十根……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