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六合神  

2006-08-31 15:51:28|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围六合彩传到大步乡时,在高赔率所带来的巨大利润的诱惑和地下庄家的盅惑下,乡民纷纷不务正业,将一生所望,都转到六合彩上来。怎奈输百赢一,绝大多数乡民都将平日私蓄尽数献与庄家。不一年,大步乡农田荒废,百业萧条。
  凡人一搏彩,神明也疯狂。六合彩未实行“三光政策”之前,大步乡年丰物阜,逢初一十五,乡民皆以五牲果品等祭神,将土地公、福德老爷、三山国王等大小神明喂得脑满肠肥,他乡神明纷纷上下疏通,想来大步乡享用香火。孰料“六合彩”一来,乡民纷纷相信外地一个神通广大的“曾道人”能透特码,本乡神明,也就一个个被打入冷宫。到后来,即使仍有心存虔诚的乡民,怎奈输得连自家三顿饭都成问题,别说初一十五,就是时年八节,也无余钱敬神。故此,众神皆挨饥受饿,苦不堪言,能找关系离开大步乡的,都纷纷逃离。
  某夜,三山国王命土地公召来大步乡一干神神鬼鬼到三山国王庙开紧急会。诸神一到,但见往日华贵无比的三山国王庙已蛛丝暗结,无人清扫。三山国王举目四望,座下众神一尊尊面黄肌瘦,肋骨粼粼。最惨的要数福德老爷了——他的神身,已仿佛有木乃尹风范。三山国王不禁眼中带泪,长叹一声道:“诸位,没想到六合彩如此厉害,神都挡不住。看来,靠人,已靠不住。咱们若不想出自救之法,一旦饿得三魂出窍,有何面目上天述职?”
  福德老爷有气无力,每一个字都使出吃奶之力:“乡民自作孽,此处不供爷,自有供爷处,咱们申请调到一个没六合彩的地方,就是当一个有饭吃的小神丁,也比当一个挨饿的大神强!有朝一日,当他们需要咱们保佑的时候,找不到咱们,就让这些好赌的凡人追悔莫及去吧!”
  三山国王道:“此计不可行,寄神篱下,受嗟来之食的滋味并不好受。为今之计,咱们得想法扭转局面。”
  土地公深深吸了口气才能说出话来:“既然乡民对不起咱们,咱们可先把他们的鸡鹅鸭猪牛羊等弄来充饥,等填饱了肚子,才有力气想办法。说、说实话,那天在我的土地庙附近看到一只离群的鸡,差点就像把它逮住宰了,我实在太想吃一口鸡肉了!”
  三山国王盯了土地公一眼,擦去流到嘴边的口水,严肃地说:“不行,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咱是神,知道吗?神就该有神样,怎么能干这种鸡摸狗盗的事呢?你忘了吗?那些鸡都是差点得了鸡瘟,乡民求咱们,咱们动用神力才让鸡们逃过一劫的,怎能反过来将它们吃了呢!别忘了,鸡,也是有灵魂的。”
  土地婆说:“就是,这老不死的,那天我劝他把那母鸡哄住,等它生了蛋,吃鸡蛋就行,他就是不听我的!”
  福德老爷不屑地瞪了土地公婆一眼,道:“那咱们可以托梦给乡民,警告他们别再赌六合彩了。”
  三山国王摇摇头:“没用的,我试过,他们现在头脑里有那些奇奇怪怪的生肖啊、特码啊,咱们根本插不进去。”
  土地婆翻翻白眼:“那咋办?坐以待毙?”
  “今天请大家来,是因为我面壁七日,终于破壁得计!”三山国王说。
  “何计?”众神一听,纷纷伸长了脖子,仿佛已被鸡蛋噎住了。
  三山国王站起来,手一挥,四个字石破天惊:“以赌攻赌!”
  福德老爷断断续续地说:“什、什么叫以赌攻赌?”
  三山国王说:“那个什么破‘曾道人’不是靠卖什么破‘玄机报’发了横财吗?咱也印来卖,肥水不流别人田,咱赚不了大头,把乡民的小钱吸引过来,解决温饱应该不成问题。”
  土地公说:“你刚才、刚才不是说啥不能做鸡摸狗盗的事吗?”
  三山国王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这叫鸡摸狗盗吗?这叫知识经济!别忘了,咱们还在天官面前信誓旦旦说要做文化大神呢!这就是文化!反正乡民执迷不悟,钱总是要被骗的,与其被邪魔外道所骗,还不如咱们先帮他们收着,解决了咱们吃饭的问题,以后还怕咱没神力保佑他们?”
  土地婆说:“那咱们去哪弄中奖号码?”
  三山国王捶足顿胸作撞头状:“你们怎么尽是这些笨神啊!咱要是知道中奖号码,直接买码去了,还用这么费神吗?”
  土地公忙说:“妇人之见,别、别理她。只是,搞这个还得本钱啊!”
  三山国王叹了一声;“唉,事已至此,我也惟有将半辈子的私房倾囊而出了!”
  一直不开口的三山国王夫人突然尖叫一声,不省神事。
  过几天,一份由三山国王主编、福德老爷执行副主编的《六合时报》出笼了。各庙庙祝纷纷到各家各户叫卖:“卖报喽,卖给报喽,新鲜出炉的《六合时报》,不亏血本大甩卖,每份只卖两毛钱!消息准确,更胜玄机报!”
  头几天没人理茬。几天后,输红了眼的乡民想,既是庙里跑出来卖的,也许可信吧?便断断续续有人买了。
  一月之后,三山国王又召众神开会。等了很久,负责买纸、油印及发行的土地公还不见鬼影。三山国王派一个神丁去土地庙催他,不久,那神丁慌慌张张地回来:“报告,土地他、他前几天就卷款潜逃了!”
  “什么?!”三山国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福德老爷叹了一声:“三山,你也许不清楚,土地他明拿回扣暗抬纸价,咱们的《六合时报》每份印价高达八毛多,卖出才两毛,乡民还大多不买账。这一个月,咱印了五千份,实际才卖出不到五百份,算上发行费,咱亏了三四千块啊!土地这厮,我早就看他不对了,他肯定把您剩下不多的钱卷走,到别的地方躲起来了。”
  正在此时,又一神丁来报:“报告,城隍老爷特使驾到,说、说咱们参与非法赌博,又误导乡民,天官敕令城隍老爷查办此案!”
  三山国王大叫一声,跌下神座,爬起来慌忙向后院跑去。
  福德老爷问:“三山,您跑哪去?”
  三山国王边跑边叫:“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做个孤魂野鬼,也比被打入天牢强,你们各寻生路罢!”
  评论这张
 
阅读(1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