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元夕  

2006-08-31 15:51:28|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夕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生查子·元夕》  欧阳修
 
  夜一降临,珠江两岸灯月竞辉。
  斯翰拉着芬妮的手,走进了沙面的“尼西林”西餐厅。
  今夜是元宵,中国情人节。西餐厅里泛滥着一对对甜蜜的情侣。侍应生对斯翰说:“你们真幸运,就剩靠窗那张四个位的台了。”
  刚坐定,芬妮便紧紧抓着斯翰的手问:“斯翰,你真不会因我难看而变心吗?”
  斯翰皱了一下眉:“芬妮,怎么又来了?我是那种将爱情跟容貌挂钩的俗人吗?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来一个老套的山盟海誓?”芬妮甜蜜地笑了:“好了好了,小坏蛋!今天情人节,人家想再听一次你的真心话嘛!”
  两人正在打情骂俏,眼前突地一亮,还以为又什么灯亮了,转头一看,一个身着白色晚礼服、长发披肩、脸如满月的美丽女孩正亭亭玉立在他们面前。
  “抱歉,打扰了。不知两位可否让我在这空位上坐一坐?”女孩彬彬有礼地问。
  斯翰刚想说话,芬妮便抢着答道:“对不起小姐,你不觉得,这样会破坏了我们的情调吗?”不知为什么,女孩的美丽照得芬妮心里有点不好受。
  女孩微微一笑:“真是不好意思,我跟我的他约在这里相见,他来了,我们就走;他如果失约,我也不会打扰你们太久的。这位先生,做为一个绅士,你该不会让我在这里站着等人吧?”
  “哦,那当然了。”斯翰忙说,“你坐吧,没关系。”
  芬妮白了斯翰一眼。斯翰赶紧叫了一瓶红酒,侍应送酒来时,他又示意给那女孩也倒了一杯。
  “谢谢。”女孩不卑不亢地举杯,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我先祝两位爱情美满、幸福快乐!”
  “谢谢。”
  碰了一下杯,三人各怀心思,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芬妮伸长脖子望望四周,的确一个空位都没有了。斯翰趁芬妮没注意,偷偷瞟了对面的女孩几眼,心里直嘀咕:这么美的女孩,在广州真是少见,不知她的那位何德能能,竟能有如此艳福……女孩见斯翰打量她,也报以微微一笑。
  过了一会,还是那女孩打破尴尬:“两位真是幸福的一对。对了,两位想不想听一个跟这西餐厅有关的爱情故事?”斯翰看了芬妮一眼,迟疑着说:“爱情故事嘛……反正……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就说吧。”芬妮又白了斯翰一眼,把饮料吸得山响。
  女孩神情忧郁起来,望了一眼窗外,幽幽讲来:“一百年前,这一带是使馆区,这家西餐厅的所在地,还是使馆区西面的一片柳树林。也是在一个元宵夜,月上柳梢头,一个买办家的千金小姐瞒着父母,偷偷跑到这里,与一个穷人家的小伙子约会……那夜,他们一吻定情……”
  “真老套。”芬妮嘟着嘴说。
  女孩没理她,自顾说下去,声音开始颤抖起来:“……后来,买办发现了女儿的私情,怒不可遏,把她锁在家里。小伙子飞鸽传书,告诉少女,他准备出外闯一番事业,请她等他三年,三年后的元宵夜在老地方再见面……少女在家苦守,期间且以死抗婚,逼得她父母不敢再跟她提亲事。好不容易,三年过去了,元宵夜,少女如约来到这里,一个人在柳林里坐了一夜,到天亮,也等不到她的情郎。从此,每年元宵,痴心的少女都会到这里等他。可是,四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在第十个元宵夜,少女在西关见到了那小伙子的好朋友。朋友不忍心看她苦恋情郎,便告诉她,小伙子已在南洋娶了一个富孀,开西餐厅发了财,并生儿育女。少女一滴泪也没有,她托朋友转话给那负心郎,她要在这里等他,一直等满一百年……”
  “后来呢?”斯翰迫不及待地问。
  “后来,少女削发为尼,但还是年年元宵都到这里等他,一直到她50岁那年,终于郁郁而终。后来,负心汉的那个朋友感于少女的痴情,把这块地买下,经营起西餐厅,并起名为‘尼西林’。‘尼’是为了纪念女孩,‘西林’是那少女出家的庵名。‘尼西林’前面那个银色月亮的LOGO,就是为了纪念那个元宵夜的。”
  女孩讲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芬妮竟听得有点发呆,斯翰则嗤地一笑:“小姐,你是一个文学青年吧?琼瑶奶奶都不会编这么俗的故事。”
  女孩意味深长地瞟了斯翰一眼:“直到现在,那少女每年元宵夜还都到这里等他呢!今年,刚好是第一百个元宵夜。”她眼望窗外,照在珠江上的月光,也将她眼里一些晶莹的东西照亮。
  斯翰心里一动,刚想说话,芬妮忽然扯扯他的袖子,示意他走。
  女孩转过脸来,忽然冷冷一笑,自顾继续讲下去:“还没完呢。那少女心里暗暗决定,第一百个元宵夜,如果他还不来,她在这里不管遇到一个什么男子,如果那男子喜欢她,她就以身相许,她以为,这样,就能报复那负心汉。”说着,她的眼光意味深长地停地斯翰脸上,“所以,不好意思,我还要这里坐到12点……”
  “有病啊!”芬妮忽然尖叫一声,拉起斯翰,拔腿就跑。
  出了西餐厅,两人一气竟跑了几百米才停下来。斯翰甩掉了芬妮的手,有点生气地说:“跑什么,今天又不是万圣节,你真以为她是鬼吗?”芬妮惊魂未定:“我总觉得她很邪,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斯翰哈哈大笑:“你真是傻丫头!我告诉你,那西餐厅为什么叫‘尼西林’,是因为那老板在以前药品紧缺时,投机倒把,走私盘尼西林发了横财。他本想把餐厅起名叫‘盘尼西林’的,后来怕影响生意,才把‘盘’字去掉,画了一个银盘LOGO代替,哪是什么月亮!你还真信她的鬼话,她肯定是老板的托!”
  斯翰拦了辆的士,将芬妮送回家。下了车,芬妮含情依依:“斯翰,元宵夜……就这样过去吗?”
  斯翰叹了口气说:“芬妮,我、我也不想走……可是,我明天还得上班呢!”
  “那,你吻我一下。”
  “好吧。”
  芬妮闭上眼,斯翰蜻蜓点水般亲了她一下。
  斯翰再上的士,司机问:“老板,接下来去哪?”
  “尼西林西餐厅。”
  斯翰再次匆匆进入尼西林西餐厅的时候,情侣只剩下不多的几对。他朝那角落望去,果然,那女孩还在,正一个人啜着饮料,眼中茫然一片。
  斯翰走到她身边,温柔地问:“还没等到人吗?”
  “不是已经来了吗?”女孩抬起头,似乎对斯翰的去而复返一点也不觉奇怪。
  她深深地看了斯翰一眼,眼里水汪汪的。斯翰感觉自己有点神魂颠倒了。
  斯翰坐下来:“其实,我是来埋单的。”
  女孩善解人意地一笑:“就不想,陪我再坐会儿?”
  “当然,”斯翰没想到这么顺手,“我们,来点鸡尾酒吧?”
  “可以啊。”
  “你要什么?”
  女孩看着斯翰的眼睛说:“就来一杯‘销魂蚀骨’吧!”
  斯翰会心地一笑,招来了侍应:“小姐,我们都要‘销魂蚀骨’。”
  酒上了,两人碰了一下杯,各抿了一口,视线,已再也离不开了……
  良久,女孩问:“你女朋友呢?”
  斯翰有点尴尬:“其实,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只是一般朋友而已。”
  “是吗?可你说过永不变心了。”
  斯翰愣了一下,说:“她老缠着我,我们是同事,我也不想让她一下子太绝望。小女孩嘛,喜欢人哄,我就哄她一下啦!”斯翰发现,男人只要一动歪心思,就是天生的撒谎高手。
  “哦,是哄她的。”女孩又望了望窗外的月亮,“那,你也会哄我了?”
  斯翰长叹一声:“别傻了,我怎么舍得哄你呢?”
  “是因为我长得比她美吗?”
  斯翰又愣了一下:“我是那种将爱情和容貌挂钩的人吗?”
  两人的视线又粘上了,女孩的双肩在微微地颤……
  一会儿,她说:“喜欢我刚才讲的故事吗?”
  斯翰也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充满磁性:“不喜欢,我怎么会回来给故事续上美丽的结尾呢?”
  女孩叹了口气:“你不后悔?”
  斯翰语气铿锵:“死不改悔!”
  “那好,我先把那故事讲完吧!”
  女孩喝了口酒,盯着斯翰:“我决定,第一百个元宵夜,如果他还不来,我不管遇到哪一个喜欢我的男子,我都会以身相许;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如果让我知道他也是一个负心汉,我就杀了他!”
  “后来呢?”
  “后来——你出现了!”
  女孩语气忽然像冰一样冷,眼里也有了隐隐的凶光。斯翰忽觉自己全身都在微微发抖,他喝了口酒,强笑道:“良辰美景,就别再说这些吓人的鬼话了,多浪费啊!”
  “你真不信?”
  “不信什么?”
  “不信我就是那个等了一百年的痴心女鬼?”
  “哈哈哈,鬼才信呢!”斯翰强自镇定,情不自禁地回头一望,西餐厅里竟然一个人也不见了!
  “那好,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你看——”
  女孩伸手一抹,原来白璧无瑕的脸,突然寸寸枯皱!她又一手将一瀑假发剥下,一轮光秃秃的头皮,和窗外的满月竞相辉映……
  斯翰惨叫一声,慌不择路,撞破窗玻璃,一头朝珠江里扎了下去。
  他的尸体,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在二沙岛附近的江面上浮了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