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避雨套  

2006-08-31 15:49:28|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避雨套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大雨下到第十三天时,地狱里终于也受到影响了。
  影响主要来自两方面:由于地下水位激升,水压不断加大,地狱里终于也漏水了,除了阴山安然无恙外,其余地方皆泥泞一片,水位最高之处,小鬼淌上去,竟也没膝深;而更糟糕的是,由于这次人间的洪灾全无先兆,溺死者激增,无数的新鬼涌入地狱,将户政司鬼吏弄了个措手不及,如何安置这些不期而至的难鬼,成了户政司甚至十殿阎王最头疼的问题。
  所有的老鬼都被动员了起来,登录鬼籍、入狱培训、置搭帐篷、开仓赈孤等,忙得不亦乐乎。地狱里,不时可听到亲人相见时悲欢交集的话语:“儿子,怎么你也来了?妈都快可以投胎了!”“阿雷,太好了,你也下地狱了,老天有眼,咱们又在一块了!”“姓余的,你也有今天!”……
  只有一个鬼似乎不为所动,每天总是呆呆地坐在阴山之颠,听着从人间传来的瓢泼雨声,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一天,一个老鬼从山下爬上来,对他说:“艾的生,你不能老是这样天天偷懒。虽说阎王爷对你们这些生前是科研人员的鬼格外开恩,不分派体力活,可你看着我们这么忙碌,难道就无动于衷吗?”艾的生看了老鬼一眼,摇摇头:“你不懂,我所想的,是怎么解决根本的问题。只要我找到办法,你们就全都可以休息啦!”老鬼也摇摇头:“阿艾,你难道忘了你是怎么死的吗?你怎么死不改悔呀!”艾的生说:“我当然记得我是怎么死的。当年,我研究的个人太阳能飞行器距成功只一步之遥,假如上天再给我……”老鬼截住他的话:“可就是那一步使你粉身碎骨!算了罢,也许老天就是不让你发明成功,你想想,你要是成功了,人随便想上天就上天,那老天爷还有权威可言吗?”艾的生的眼睛里忽然焕发出奕奕神采:“不,既然人定胜天,那鬼也能胜天!我一定要发明一种东西,让天不再下雨!”老鬼被他吓了一跳:“艾的生,你难道想永世不得超生吗?这场大雨,很可能就是老天爷为了惩罚人类而发的威,天帝没让你造一艘方舟,你私自行动,就是违抗天意啊!”
  艾的生忽然站起来,用力将一颗石子向上抛去,大声说:“只要老天戕害百姓,逆天而行便是顺应天意!你等着瞧吧!”
  老鬼目瞪口呆。

  色鬼正在殷勤地为一群新来的女鬼搭帐篷时,忽然看见艾的生匆匆而过,忙叫住他:“嗨,阿艾,我这人手不足,快过来帮忙!”艾的生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说:“不就十几个吗?你居然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手不足你可用脚呀!我得干大事去!”
  艾的生刚想走开,忽然想起一事,忙走近色鬼:“对了色鬼,问你一个专业的问题。”色鬼说:“得了,大科学家,愿帮就帮,别逗我了!”“不,我问你,你知道连下几天的雨为啥叫‘淫雨’吗?”色鬼说:“这还用说,云雨云雨,不就是老天爷发淫威,强暴大地吗?不是老天爷,谁能这么持久啊!”艾的生高兴地说:“对,我说你是专家嘛!哎,你说,人类为了不让我们投胎,经常使用什么拦截武器?”色鬼说:“那还用说,当然是避孕套啦!”艾的生一拍脑袋:“对呀,我怎么就这么笨!哎,都怪生前只顾着发明了,连这最简单的也没想到!真是三鬼行必有我师啊!色鬼,谢谢你了!”说完匆匆跑开。
  色鬼莫名其妙,冲着他的背影问:“艾的生你搞什么鬼?”
  艾的生远远地喊:“我要给老天爷做一个避、孕、套——”

  “不行不行!”阴科院院长一听艾的生的设想,大吃一惊,“老天爷的云雨正在兴头上,你想永世不得超生吗?”艾的生说:“院长你别怕,咱不扫他的兴,他要泻多少让他泻多少。咱只是把的雨露转移一下,滋润滋润干渴的荒漠戈壁而已。”院长疑惑地问:“能行吗?”艾的生说:“行,老天爷尽了兴,饱受蹂躏的地方不再受惊,干渴已久的地方得到滋润,天、地、人、鬼都受益,有何不可?”院长沉吟半刻,说:“那你自己搞去,我可不瞎掺乎!”艾的生说:“你得给我批一些上等的橡胶做原材料。”院长说:“你真是天真,阴间对所有能做避孕用品的东西都深恶痛绝,哪有这些东西?”
  艾的生一听,心凉了一截,是啊,到哪找原材料呢?
  离开阴科院,艾的生闷闷不乐地胡乱踱着步。忽然,一阵鬼声喧闹把他吸引过去。只见在判司外的广场上,一群新鬼正围着一个胖胖的新鬼谩骂、扔垃圾、吐口水。听得一个声音说:“妈的,这贪官,把救灾物资都贪了,害得咱们都死了,他却厚着脸皮当什么抗洪总指挥!把他押往油锅!”
  艾的生一拍大腿,有了!

  艾的生找到判官时,他正在为一个问题发愁,一见艾的生,非常高兴:“阿艾,你来得好,我正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艾的生问:“什么问题?”“你说,是贪官一多,人间就乱;还是人间一乱,贪官就多?”艾的生说:“这不就跟鸡生蛋蛋生鸡一样嘛!我现在没心思想这些互为因果的问题,我有一事找你,刚好也是跟贪官有关的。”判官问:“什么事?”艾的生说:“想跟你要一些贪官的厚脸皮,你手头有多少我要多少。”判官一脸诧异:“你干嘛用?我还要拿那些脸榨油呢!”艾的生说:“我想做实验,反正那些贪官的脸到了咱们这都是废品,他们的肚皮更有油水。”判官说:“得了,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你要哪个档次的?”艾的生说:“市级以上的,那皮才够厚。”判官说:“先拉三车皮去吧,够不够?”艾的生说:“差不多了,我还需要一张嘴,生前最能吹的。”判官说:“刚好下来一个,就是那个把一个巨贪吹成抗洪功臣的某宣传部长。”艾的生说:“太好了!把这些贪官的脸皮和奴才的嘴巴整一下,人间有救了!”
  雨一直下,地狱里的水位还在上涨。艾的生抓紧时间,在上百个生前被贪官坑苦的志愿鬼的帮助下,他把三车皮的贪官脸皮打磨光滑,缝制成了一张直径十里的大皮套,最厚的地方,竟达半米,而且,这些贪官的脸皮,一张张都是厚得滴水不漏的,比太空橡胶好多了,艾的生非常满意。
  色鬼又带着一群新女鬼逛阴山的时候,艾的生已把那厚脸皮套搬到了阴山上。色鬼一看目瞪口呆,不禁喊出声来:“我操,老天爷的套!不过,那么多吸饱了水的积雨云,就这么一个套,忙得过来吗?”艾的生说:“你别急,不是还有宣传干事的嘴吗?他铆足劲把它吹大,厚脸皮就能遮云避雨了!”
  阴科院院长也来了,他提了一个问题:“阿艾,套了所有的积雨云,你让老天爷的水怎么往戈壁大漠发泄?”阿艾说:“这个不难,我让这厚脸皮套装足了水,再向西部倾斜就行了。”阴科院长还是有点怀疑,艾的生说:“您等着瞧吧!”
  避雨套套上天的时候,神鬼瞩目,天地为之动容。宣传大嘴一吹,一时间,有诗为证:天上众云始套住,人间万姓仰头看。套外日出套里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人间渐渐地干了,阴间也渐渐地不湿了。艾的生拍着色鬼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同样的知识,你用跟我用就是不一样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