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阴阳配  

2006-08-31 15:46:28|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意越做越大,可不知不觉间,年龄也越来越大起来——眨眼间年过三十,雷刚的婚事八字还没一撇,这可把他母亲给急死了。雷刚父亲早逝,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他一天不结婚,母亲便觉得一天对不起他雷家的列祖列宗。可每当母亲一唠叨,雷刚总是以不变应万变,妈,你看我这么忙,哪有时间搞这个?
  某日,雷母从外头回来,眉飞色舞道,阿刚,喜事来了!
  雷刚一头雾水,什么喜事,妈?雷母道,我刚到山上求了大士娘娘,娘娘赐一上上签,说你婚星已现,你快看!雷刚哭笑不得,妈,你饶了我吧,我正为一单生意忙得焦头烂额呢!
  雷母脸一沉,家没成,赚那么多钱干嘛?生意吹了还可以再谈,若婚星沉了下去,等它再现就得十二年了!你看不看!
  雷刚无奈,拿过母亲手上的一张黄纸条,展开一看,只见上面歪歪斜斜写着一首诗:
    西南诸峰林壑美,
    万里关山渡若飞。
    天生一个阴阳洞,
    无限姻缘在险峰。
  雷刚忍俊不禁,扑哧一笑,这都什么破诗呀,东拼西凑的。
  雷母正色道,不许胡闹,这是娘娘给你指点迷津呢!我问过庙祝,庙祝说,此签明示,婚星现于西南方向。
  雷刚道,哦,我知道了,妈,咱家西南方向,不就是去年刚守寡的李大嫂吗?我这就找她去。
  雷母狠狠掐了雷刚大腿一下。衰仔,我告诉你,庙祝说了,须坐飞机去,西南方向,到咱中国的尽头就能找到你命中的姻缘!这一次,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辟谷!
  行,行,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一听说母亲又要辟谷,雷刚一下便泄了气,他最怕的就是母亲不吃不喝了。他转念一想,反正云南那边也有生意往来,何不借此机会放松一下,顺便看一下那边的市场?反正到时候娶不到老婆,母亲也无话可说。
  主意已定,雷刚便将这边的生意全权交给合作人暂理。收拾停当,买了机票,直飞云南。
  下了飞机,雷刚住进一家宾馆,略作洗尘之后,先找到了生意上的合作客户,简单询问了行情。聊了几句,姓许的客户说,放心,这边有什么动向,我会及时告诉你的。难得来一次,可得好好玩几天。雷刚问,此处有啥地方好玩的?许说,最有名的景点,便是市郊的关山了,山上风景优美,还居住着好几个少数民族,奇风异俗甚多。明天我帮你联系一家信得过的“一日游”公司,由他们带你去。
  第二天,雷刚参加了朋友介绍的“关山一日游”,整个团也就十几人,不浩也不荡地跟着女导游朝市郊的关山出发。
  路上,雷刚忽然想起,“关山”这名怎么这么熟?哦,对了,母亲给我的那张所谓“签诗”上,不就写着“万里关山”怎么怎么样吗?奇怪,还真有点巧。
  进了山,山势突兀森郁,空气格外清新。逛了几个景点,不外那些说像就像说不像就不像的石头,导游吹得神乎奇神,雷刚一点也不感兴趣。
  走了一个多小时,队伍在一个很大的洞前停下来,雷刚抬头一望,洞的上方勒着三个半米见方的字:“阴阳洞”。雷刚打了个激灵,全身挤满了鸡皮疙瘩——天哪,那“签诗”上不是还有那句“天生一个阴阳洞”吗?还有什么“姻缘在险峰”!这也太邪了吧?难道真的应了签上那些无稽之谈?
  导游说话了,各位团友,这就是我们关山上最具传奇色彩的‘阴阳洞’,洞中有洞,洞洞连环。据老人们说,一百年前,这个洞是能通阴阳的,常有人在洞里遇到神仙鬼怪。虽然,现代社会已不相信这种迷信说法了,但是,等一下大家进洞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奇遇的。什么奇遇呢?我们这里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大家都知道,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跟我们汉族是大相径庭的,特别是婚俗。所以,今天男团友有福了,为了让大家亲身体会一下少数民族的婚俗,旅游局专门在洞里为游客们准备了少数民族婚礼展示。幸运的男团友如果被我们美丽的少数民族姑娘看上了,就可以当上新郎官,“娶”到一个老婆。那么怎么样才知道自己是否被相中呢?我这里先卖个关子,等一下大家就知道。不过,为了娶到美丽的老婆,受一点小小的惊吓也是值得的。
  雷刚站在那里发呆,原来是这样的“姻缘”!真是天意弄人,啼笑皆非。不过这样也好,要是真的在这里糊里糊涂便娶一个老婆,那一辈子都毁了。
  导游说完话,便带着众人进了洞。
  一股阴凉的风从洞里涌出来,雷刚不禁打了个冷战。洞还真的大,洞中有洞,每个洞都打着一些绿幽幽的人工光,简直就是《西游记》的外景地。
  走着走着,雷刚发现游人已三三两两地散了。正在考虑要不要再走进去,忽觉脖子上一凉,一条冰凉的东西盘上了脖子!雷刚下意识伸手一摸,那物蠕动了一下
  ——是一条蛇!
  雷刚头皮发麻,浑身颤抖,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先生别怕,恭喜你了,你被我们阴尼族姑娘看中了,准备做我们阴尼族女婿吧!话还没完,那蛇已被一双纤纤玉手摘去。接着,雷刚的手被一只温软的手握住,拉进了一个洞里。
  原来被蛇缠上就表示被姑娘看中了!阴尼族?怎么好像没听过?不过这里少数民族多得很,五十六个民族我也没记全,也许是一个人数较少而不出名的民族罢?
  洞里点着几盏蓝幽幽的灯。靠里边的一张石床上,端坐着一个头盖蓝头巾、打扮似苗似彝的姑娘。几个跟那姑娘一样打扮的“阴尼族”姑娘推推搡搡地将雷刚拥到石床上挨着那“新娘”坐下。一个声音高喊,婚礼开始!新郎新娘,今天你们结为秦晋之好,高兴不高兴?雷刚想,这种场合哪能说不高兴,便和“新娘”同时说,高兴。高兴吧,那就请新郎新娘发自内心大笑三声,搏个好彩!雷刚一愣,这是什么婚礼?罢,别破坏气氛,强颜欢笑罢!便气沉丹田,憋足了,破口而出:哈—哈—哈!几乎也在同时,“新娘”手捂住头巾,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她的笑跟雷刚不同,由衷而发,甜蜜圆润。雷刚心想,她一天不知要结几次婚,竟还能发出这样自然的笑声,演技也算可以了。
  两人笑完,“主持人”又说,谁都想百年偕老,但人生难免生老病死,万一夫妻间哪一方先撒手而去,阴阳阻隔,恩情难断却又欲会无期,新郎新娘,此情此景,令人悲不悲伤?这次,雷刚想也不想便回答,当然悲伤。那好,主持人说,居甜思苦,未雨绸缪,就请新郎新娘先哭一场,以泪冲喜,若它日大限真到,也不至于过分悲伤!雷刚一听,心里火起,这他妈什么破婚礼,整个一整人游戏嘛!他刚想愤然起身,忽觉那“新娘”已低头啜泣,一手拉住他,那手冰凉无比,阴寒入骨!刹那间,雷刚打了个激灵,脑中电光火石,生死、爱恨瞬间漾满心头——这人生,竟如此的万般无奈!雷刚不觉悲从中来,鼻头一酸,泪便流了下来!哭着哭着,雷刚竟刹不住车,挥手拭泪泪更流,索性趴在已哭成泪人的“新娘”肩上,嚎啕大哭……
  洞中万籁俱寂……良久,雷刚哭够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离开“新娘”的肩。原来,在“爱人”的肩头痛哭,是这么的幸福!“新娘”将手伸进头巾里拭泪,雷刚心里一动,伸手便揭开她的头巾——
  头巾一揭开,一轮满月照亮了整个洞!“新娘”如雨后梨花,含羞低头,雷刚的心被这一低头的温柔颤颤击中——天哪,这么美的女子,为何愿从事这等“人尽可夫”的职业?
  “新娘”慢慢地抬头,泪眼楚楚地看着雷刚。雷刚心中汹涌澎湃,多少年来在生意场上被消磨殆尽的柔情,这一刻又回到心中。他不由得伸出手去,捧住她的脸,把自己的唇慢慢地凑上去……
  不,先生!“新娘”突然挣开她的手说,别忘了,这只是一场游戏,你不能假戏真做。雷刚此时已下定决心,便说,这是命中注定,我是真心的,我要真的娶你为妻!
  不。“新娘”摇摇头,你承受不了我。雷刚握住她双手,相信我,我挣的钱,足够咱们俩过几辈子安逸的生活。“新娘”叹了一口气说,你不懂,不是钱能解决问题的。雷刚说,我不止会做生意,我还读过大学。“新娘”又猛烈地摇头,有泪滴了下来,不,不是这些问题,算了,你不会懂的。游戏结束了,知道吗?
  雷刚急了,猛地抱住她双肩,难道,你真的麻木了,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可你刚才的哭泣……“新娘”身体也不停地颤抖。不,先生,我身在阴阳,心不由己。如果、如果你真有心,我只请你送我一样东西。若咱俩真有缘,会、会再见面的。雷刚无奈地说,那也行,可我身上除了手机和钱,什么都没有。“新娘”说,你不是说你有心吗?送我一颗心就行了。雷刚一愣,什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难道像聊斋里一样,将我开心挖腹?“新娘”摇摇头,闭上眼,将手按在雷刚的胸口上。
  雷刚忽觉心上抽搐了一下,正想开口说话,洞外人声嘈杂,刚才那“主持人”和几个阴尼族姑娘又进来了。“主持人”说,新郎,吉时已过,大礼已成,请与新娘互换礼物,以作纪念。“新娘”说,姐,我们已换过了。“主持人”说,那好,请新郎下次别忘了来探望你的新娘,送客。
  雷刚依依不舍地出了洞。洞外阳光明媚,恍若隔世。雷刚神思恍惚,心中空落落地,其他景点也无心欣赏,匆匆收拾行李,跟生意上的伙伴交代了一些事,便飞回家乡。
  一进家,他母亲便笑吟吟地点点他额头说,好啊,难怪你一直都不结婚,把妈都给骗了,原来你已在外头私订了终身!
  雷刚莫名其妙,妈,什么意思?雷母笑着说,还想瞒着我,媳妇都找上门来了!
  雷刚放下行李,冲进客厅——沙发上还真坐着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那女子见雷刚进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雷刚一愣,这女子怎么这么面熟?天,那不就是那“阴尼”族“新娘”吗?那天洞里光线阴暗,眼前的“新娘”又穿着流行的汉族服装,难怪刚才认不出来!
  两人四目对视,雷刚由于猝不及防,脑中乱如一锅浆糊……良久,他才憋出一句话来,你、你怎么比我还先到?“新娘”盯着他,眼中一片茫然。我,我们不受时空限制,无所谓快慢。雷刚说,你的话,我怎么老是听不懂?“新娘”笑了一下,不懂最好。
  雷母站在一旁说,阿刚,别顾着说话,给姑娘倒杯水。
  雷刚忽然想起自己在洞中所说的话,莫非她……他对母亲说,妈,我们先进房里谈一下。便拉着“新娘”的手,进了他的房间,关上门。
  “新娘”坐在床沿,低着头,像在洞里一样。雷刚心里七上八下,问道,你真的要……“新娘”抬起头,又用让雷刚发虚的眼光盯着他,然后笑了一下说,别怕,我是来还东西的。雷刚一怔,还什么东西?“新娘”说,你的心呀!雷刚说,别逗了,你如果真想和我结婚,我、我跟我妈说一下。“新娘”又笑了一下,可接着,眼眶却红了。别怕,我不会跟人真的结婚的。我看了你的心,里面除了装着事业、钱财,能容纳感情的只不过针尖大。那天你在洞里,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但那激情对于你们这种现代人来说,只不过昙花一现……“新娘”说着说着,眼泪掉了下来。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人一成熟,就成了这个样子。也许,真正的爱情,只能在没有物欲横流的阴间找!
  雷刚心理一震,你、你不是人?“新娘”点点头,对,“阴尼”族是阴间的少数鬼族,全是女的。该地的旅游公司考虑到请我们只需付冥币,划算得多,便通过灵媒召我们上来当“新娘”。他们还跟各地庙宇合作分成,通过“签诗”引诱你们去旅游。算了,我不再缠你了,心还给你。“新娘”手一伸,又按在雷刚胸口上,雷刚只觉得心头又是一阵抽搐,不由得闭上眼睛……
  待眼睛一睁开,“新娘”却不见了,满室凉嗖嗖的。
  雷刚开了门,母亲正站在门外,问,媳妇呢?雷刚说,走了。妈,找媒人给我说亲吧!雷母愕然,脸上随即绽出笑容,没问题,包在妈身上,说,你要什么条件的?
  是女的就行。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