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吹咩  

2006-08-31 15:42:30|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买家的安排下,我住进了广州郊区的一栋度假别墅里。
  所谓“买家”,其实就是文化嫖客。我是卖的,弄了几年小说,一事无成,没成想转弄所谓的“人物传记”后,竟客如轮转,有了钱想出名的企业家们争相请我为他们立牌坊。我很后悔,早知道当婊子这么轻松,就不会痴心妄想为自己立块牌坊了。
  刚好是月圆之夜。
  像拉稀般拉了千把字,我泡了一杯茶,索性把灯关了。月光撩开窗纱,插进了我的房间。我吮吸了一口茶,走到阳台上——眼前,是一片玲珑皎洁的别墅群。真惬意啊,这样的生活!要是跟《一声叹息》一样,再来一个女秘书,那就……
  良辰美景,我不禁吹起了口哨——刘天华的二胡曲《良宵》。
  在卖字界,我吹口哨跟写报告文学一样,也是半路出家。年轻时学过萨克斯,可萨克斯没学成,口哨倒吹得震天价响。我甚至毫不谦虚地对人说:“我码字不行,可论吹口哨,我认第二,是没人敢认第一的。”
  优美醇和的口哨声溶进了月色里,随月光四面漫开。我闭上眼,似乎进入了一个空灵的世界……要是不用替这些“客”捧臭脚,在属于自己的别墅里吹自己的口哨,那这人生……
  忽然,又一阵口哨声隐约传来,且越来越响!我凝神谛听,口哨声来自相邻的另一栋别墅,凄怨绝伦,竟是那首连我都吹不好的《江河水》!天哪,居然有人吹得比我还好!这还得了!不行,我要跟他斗上一斗。
  我狠吸一口气,拿手的唢呐曲《空山鸟语》脱口百出——
  两支口哨声在月下交相响应,舒缓与跳跃齐飞、哀怨共欢快一色,截然相反的两支曲子竟水乳交融,渲染出一幅山水美景:月下,呜咽的江河水绕着空山,缠绵绯恻;空山不见鸟,但闻鸟人吹。间或,那鸟声依稀掠了一下水面,又隐匿深山……
  良久,我的《空山鸟语》一曲已终,而那边的《江河水》依然滔滔不绝,仿佛那江河已狠心抛下空山,决然离去,而一路却频频回首,暗暗啜泣……
  终于,江河远去,万籁俱寂。我沉溺其中,几入幻境……很久很久,眼睛才舍得睁开。
  不得不承认,那人的口哨音色饱满、感情处理张驰有道,绝对在我之上。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这是难得一觅的知音对手哪!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按印象中的方位找到那别墅。
  门庭紧闭,满园萧索,竟似许久没人住过。
  难道是我的幻听?
  踟蹰良久,怅然而回。一整天,我竟是一个字都打不出来。
  夜晚来临,又是月色融融。我枯坐在电脑前,键盘方阵大乱,不知从何击起。
  快十二点的时候,我正昏昏欲睡,突然,口哨声又响起来了!
  “5-1- | 2542 | 1- ”只一句,我便听出来,是古曲《苏武牧羊》!塞外绝域,大雪纷飞,苏武持节,遥望故乡,泪滴成冰……我的手在键盘上不停地抖,屏幕上,五笔的一级简码不停显示出来:“不要以为这人是不要以为这人是……”
  不行,我一定要找他去,管什么礼貌不礼貌!
  循声而至,又到了那幢别墅前——没错,口哨声就是里面传出来的。
  可是,门里怎么还是一点灯火都没有?难道是吹哨者为了给自己酝酿意境而把所有灯都关了?
  一阵秋风,吹皱我一身疙瘩。我定了定神,按响了门铃。
  口哨声戛然而止。
  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的清瘦男人开了门,那神情,一点也不惊讶,好像早就知道我要来:“请进吧,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说完一转身,自顾走了进去。
  深吸一口气,跟了进去。房间里虽然没灯,但四壁清辉。
  “坐吧。”那人说。
  “你吹得真好。”我由衷地说。
  那人微微一笑:“还行,吹外有吹嘛,你也不错。”
  “我今早就想来拜访了,可门锁着,像没人居住的样子。”我不禁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没错,”他微微一笑,说,“这里是没人居住。我是人的时候,还是三年前的事了。”
  “什么,你?!”我大吃一惊,站了起来,“你在开玩笑吧?”
  他拍拍我的肩膀:“别激动嘛,我知道你也是性情中人。我跟社会开了一辈子玩笑,现在没必要了。”
  “那你、你生前是……”
  那“人”叹了口气:“是某市委秘书长,靠吹为生,为领导的政绩吹,为自己的名利吹。最后把领导吹进监狱,把自己也吹下了地狱。阎王爷说,既然你这么会吹,做人也只会连累百姓,就这么永远吹下去罢。”
  我听得毛骨悚然,问:“这、这就是报应?”
  他耸了耸肩:“报应不报应的,看你怎么理解罢了。我知道你也是善吹之人,最好别再步我覆辙了。虽说是‘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吹者留其名’,毕竟,自吹自擂者,终是要受良心谴责的。”
  我不解:“是‘唯有饮者留其名’吧?”
  他摇摇头:“一字之差,谬之千里。善饮者皆坦荡之辈,哪能青史留名?只有善吹者,吹得不着痕迹者,方能永垂史册,王侯将相,宁有不吹乎!”
  “你是说,本纪列传所记,皆是善吹之人?”
  “也不可一概而论。有的自己善吹,有的是别人为他鼓吹。吹过了头,火候拿捏不好,也容易露馅,如‘亩产上万斤’之类。另一句话说得好,你可以骗一个人一辈子,也可以骗所有人于一时,但你绝不能骗所有人于永远!年轻人,好自为之罢……”
  当头棒喝。一时间,满屋月光都消失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已回到自己住的别墅里。刚才那一幕,恍然若梦。
  可是,梦里怎么可能有吹得比我好的口哨?
  电脑还开着。文档上的字,一个个都是我打的,可现在看起来,竟然一个个都那么陌生。
  编辑——全选——Delete
  世界清净了。
  口哨声又隐约传来,曲目似曾相识。再听下去,我彻底服了——
  《广陵散》。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