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望远镜  

2006-08-31 12:42:30|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望远镜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自由撰稿人丁田花每月一千五的租金,在市郊租了一套位于十三层的电梯公寓。
  住高层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空气清新,视野辽阔。从公寓西向的窗户望出去,大概一千米远的地方,是一大片墓园。丁田的朋友劝过他,干嘛租这样的公寓,开窗见坟的,不吉利。丁田笑了笑说,我就不信这个邪。再说,每天看一下墓园,能让我更直观地意识到生命的短暂,从而提醒自己珍惜时间,好好活着。
  丁田不止用眼睛看,他索性买了一个望远镜。当然,望远镜不只用来望墓园。他想,在这么高的地方,也许能望到一些旖旎的风光呢。
  每天下了班,丁田喜欢泡一杯咖啡,拿着望远镜看夕阳下的墓园。这时候的墓园笼罩在夕照的余晖中,芳草凄凄,安祥静谧,仿佛死亡是如此的充满诗情画意。
  那个女孩的出现很是突兀。那天,当丁田和往日一样拿望远镜四面扫瞄时,一个一晃而过的身影使丁田猝不及防。他重新把焦点对准了她——女孩着一袭洁白的长裙,手里捧着一束花,在暮霭中孑然独立,披肩的黑发在黄昏的风中飞舞。金黄的夕照穿过她的白裙,把一双修长的美腿照射得玲珑剔透……丁田看呆了,天哪,这简直就是莫奈笔下的印象派油画!虽然看不清女孩的脸,但可以想像,那脸一定配得上这美轮美奂的风景……丁田直看得眼睛和手都发酸了,才把望远镜放下。可等他揉揉眼,甩甩手再看时,那女孩已不见了。
  第二天,丁田抱着一丝希望再望墓园,那女孩果然还在,而且还是在那墓碑前,打扮、姿势和手中的花都跟昨天一模一样。
  一连几天,天天如此。丁田觉得奇怪,莫非那死者是她的情人,悲痛欲绝的她无法面对失去情人的现实,只好天天到他的墓前献花?莫非……莫非她想殉情,跟情人一起做一对忘命鸳鸯?
  丁田被自己的想像所感动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太感人了,是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昙花一现的真情。写作习惯使丁田在心中为女孩构思了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他几乎想动笔了。但如果能当面跟那女孩谈一谈,也许能得到更多感人的细节……
  已连续六天如此了。第七天,当丁田一边望着那女孩一边构思情节时,他突然看到那女孩放下花,将两手卷成望远镜状,正朝他这里望过来……
  接近那女孩的念头烧得丁田几天睡不好觉,一闭上眼,他便总是看到那幅“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墓园”的画面。
  不行,我明天一定要见她去,救人一命,胜码七篇稿子。
  翌日黄昏,丁田直奔墓园。直线距离只有一千米左右的墓园,走起来竟绕了两三公里远。
  墓园里一如既往地静着。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穿梭在石碑森林中,想着无数的先逝者就这样与自己近在咫尺,如果他们还会呼吸,肯定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丁田的心跳得厉害,他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墓园里回荡。
  凭着感觉,对照着公寓的方位,丁田到了应该是那女孩站过的墓碑。
  四周空无一人。一座墓碑前静静地躺着一束菊花,花开得正艳,瓣上还有水珠,显然是刚送来不久的。丁田走过去,墓碑上嵌着一张女孩的照片,清秀的脸,长发披肩,大大的眼睛里似乎还闪烁着对生活的渴望——太可惜了,这么年轻就……咦,这不像那个女孩吗?难道她们是姊妹俩?
  丁田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他站直身子,极目四望……突然,他看到在他所居住的那所公寓的某一层楼上,有两点红光正朝这里闪动!十三层!那不正是自己的那一套吗?丁田全身浮起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他不由自主地把手卷成望远镜,朝自己的居处望去——那两点红光,却已不见了。
  莫非自己眼花了?
  丁田飞速赶回公寓,上了十三楼。自己的门锁得好好的,他掏出钥匙开了门,心快从喉咙口蹦出来。屋子里没人,只是氤氲着淡淡的菊花香味。丁田走近窗台,望远镜在桌上静静地躺着。可是,它下面竟压着一方小手帕!手帕上竟有血红的字:“先生,一个人若总是喜欢透过什么去看世界,他就只能永远活在那里面。我以前认为万物只有在夕阳中才显出它们的本质,所以我现在只能永远活在夕阳中。你如果不信,请再看一下望远镜……”
  丁田颤着手,拿起了望远镜。当他将双眼凑上去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竟将他硬生生吸进了镜筒里!丁田恐怖万状地发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漆黑的镜筒里飞行……几秒钟功夫,眼前一亮,丁田发现,自己已身在墓园,正和那女孩并肩站着。
  “现在,有人陪我一起看夕阳了。”女孩笑眯眯地说。
  “我要回去!”丁田大吼道。
  “回不去了先生。你看看——”女孩仍旧笑着,手朝着丁田公寓的方向一指。
  丁田不由自主地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仿佛是通过望远镜,空间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他清楚地看到自己趴在窗沿上,胸口压着那个望远镜,头歪向一边,一动也不动。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