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2005文化年鉴之“二拍”序  

2006-08-31 12:40:3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教人焦虑,何妨娱乐处之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2005年,岁在乙酉,文化界闹闹猜猜,却是比甲申年更为精彩。演义完这一年的文化事件,翻开版面一看,密密麻麻每页上都写着“文化学术”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版都写着两个字:
  名利。
  文人熙熙,皆为名来;文人攘攘,皆为利往。《论语·里仁第四》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且不说那些将他人果实剽为己用的无行“小人”,便是口口声声将“儒教”奉为国教的新儒家“君子”,念念不忘要“脊续”的,仍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教产”。
  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时代,“文化”这个可怜的人类社会私生子,一脚尚陷在“政治挂帅”的泥潭里,另一脚已被卷入波涛汹涌的经济大潮之中。这一切,决定了它已不是也不可能再是“荒村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育之事”,而必须是流俗的“朝市之显学”。
  本来,文人追名逐利,实无可厚非。《说文解字》称:“文,错画也,象交文。”何谓“错画”?原来,甲骨文的“文”字,文义就是一个人胸前刻的花纹。老祖宗忍受切肤之痛在胸前刻花纹,为的什么?当然是为了装饰,为了脸面,为了人前可以炫耀——是为“名”也;而“文”字的一个重要的引申义,便是古代铜钱的量词,跟现在的“元角分”一样。可见,“文”跟“利”老早就缠夹不清了。文化文化,不管是“文而化之”还是“文之所化”,自始至终,它都摆脱不了为名利所左右的命运。
  同是《论语·里仁第四》,孔子还说了另外一句话:“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文人也是人,当然也有“人之所欲”,只要以“其道得之”,孔子也会“处”之泰然的。
  可惜,2005年的文化界,只见名利满天,敢问“道”在何方?
  文人一思考,商人便发笑。所以,企业家提出建立国学院,纪宝成便创办了国学院;所以,动用三千万公共资金创建万松浦书院“豪宅”的张炜一义正辞严地批“文化沙化”,文化便立显它“无厘头”的一面来。
  所以,我们“脊续”演义。
  “演义”当然是戏说,是荒诞不经。每一篇演义,代表的也仅仅是每一个“看客”的角度、立场。但有时候,越荒诞,越接近事物的本质。
  文化荒诞若此,教人如何正经?
 
 
二稿
 
文化义演,我们演义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2005年,岁在乙酉,文化界闹闹猜猜,却是比甲申年更为精彩。演义完这一年的文化事件,翻开版面一看,密密麻麻每页上都写着“文化学术”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版都写着两个字:
  名利。
  文人熙熙,皆为名来;文人攘攘,皆为利往。《论语·里仁第四》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且不说那些将他人果实剽为己用的无行“小人”,便是口口声声将“儒教”奉为国教的新儒家“君子”,念念不忘要“脊续”的,仍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教产”。
  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时代,“文化”这个可怜的人类社会私生子,一脚尚陷在“政治挂帅”的泥潭里,另一脚已被卷入波涛汹涌的经济大潮之中。这一切,决定了它已不是也不可能再是“荒村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育之事”,而必须是流俗的“朝市之显学”。
  本来,文人追名逐利,实无可厚非。《说文解字》称:“文,错画也,象交文。”何谓“错画”?原来,甲骨文的“文”字,本义就是一个人胸前刻的花纹。老祖宗忍受切肤之痛在胸前刻花纹,为的什么?当然是为了装饰,为了脸面,为了人前可以炫耀——是为“名”也;而“文”字的一个重要的引申义,便是古代铜钱的量词,跟现在的“元角分”一样。可见,“文”跟“利”老早就缠夹不清了。文化文化,不管是“文而化之”还是“文之所化”,自始至终,它都摆脱不了为名利所左右的命运。
  同是《论语·里仁第四》,孔子还说了另外一句话:“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文人也是人,当然也有“人之所欲”,只要以“其道得之”,孔子也会“处”之泰然的。“文以载道”在今天,载的便是这“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
  可惜,2005年的文化界,只见名利满天,敢问“道”在何方?
  文人一思考,商人便发笑。所以,企业家提出建立国学院,纪宝成便创办了国学院;所以,动用三千万公共资金创建万松浦书院的张炜一义正辞严地批“文化沙化”,文化便立显它“无厘头”的一面来;而陈丹青们的文化良知,不过是浪花一现,很快便被湮没在体制和市场的滔天浊浪之中。
  就像所有的“义演”几乎都是“商演”一样,既然文人们自愿“义演”,我们何不“脊续”演义?
  “演义”当然是戏说,是荒诞不经。每一篇演义,代表的也仅仅是每一个“看客”的角度和立场。但有时候,越荒诞,越接近事物的本质。
  文化荒诞若此,教人如何正经?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