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空位  

2006-08-31 12:21:3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怪事发生在第七节硬卧车厢。
  阿刚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售票员说,他所要乘的这一趟车所有的硬卧、硬座车位都已售磬,只有站票了。阿刚急着回家,他想,这没什么关系,他的坐车经验比较丰富,上了车总能搞到位子的。
  这不,上车不久,阿刚钻到第七节车厢时,一眼就看到13号铺上铺空着。他在靠窗的临时位子坐下,耐心地等。
  过了两个小时,阿刚已经可以断定,这位子是没人的。他找到乘务员,乘务员说,不行,那位子已卖出去了。阿刚说,那人肯定是误了火车了,您通融一下吧。列车员说,不行,按规定,位子没退票,就不能再补给你。阿刚心知肚明,他掏出早有准备的一条香烟,塞在列车员的抽屉里。
  列车员沉吟一会,刷刷刷开了票子说:“再补150块。”
  交了钱,阿刚将行李挪到13号铺。他先把一个旅行包塞上去。
  不料,啪的一声,旅行包掉了下来。
  阿刚以为自己没放好,再塞上去——又是啪的一声,旅行包再次掉了下来!
  阿刚站在那里,望着那空空的上铺,莫名其妙。想了一会,他先把旅行包搁在地下,自己吃力地爬了上去——这时,怪事发生了,阿刚刚上去,还没稳住身子,突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硬生生地把他推了下来!
  阿刚的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恐惧和痛苦,使他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列车员走过来,带着责怪的语气问:“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有了位子也不用这样得意忘形嘛!”他和另一个乘客把阿刚扶在下铺躺下,接着又问:“摔着哪里没有?”阿刚皱着眉,痛苦地指指脊背,依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列车员蹬蹬蹬跑到广播室,立刻,列车上的播音便响了:“各位旅客,第七车厢有一位旅客不幸摔伤,请有经验的医生速到第七车厢来……”
  很快地,一个胡子拉茬的老者冲进第七车厢,气喘吁吁地问:“伤者在哪里?”列车员将他带到13号铺,阿刚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指指上面,眼现恐惧的神色。老者轻抒双臂,将阿刚翻转,推拿一番,只听得阿刚长叹一声,说出话来:“上铺、上铺有鬼!”
  老者退后一步,拿眼一瞄,眉头一皱,对13号铺对面14铺上铺的乘客说:“麻烦你下来,让我上去看个究竟!”
  阿刚和下铺的旅客屏声静气。只见那老者上了14号上铺,侧卧,闭眼,作罗汉状。少顷,忽听得老者开言:“死灵何故扰生人?”
  空荡荡的13号上铺忽传出一个女声:“你这老不死的,多管闲事!”老者也不动怒:“姑娘,那位旅客与你无冤无仇,何故伤害他?”那女声冷笑一声:“哼,谁让他抢我的位子!”老者道:“凡人无法眼,他怎知姑娘安寝于此铺上?”那女声道:“我不管这么多,反正,抢我位子者,我必不放过他!”老者道:“姑娘,仇恨太盛防肠断,人缘长宜放眼量。得饶人处且饶人罢!”那女声恨恨道:“饶人?人又何曾饶过我?始乱终弃、翻脸无情,连我肚子里孩子也不放过!我能饶过他吗?”老者愣了一下:“姑娘,难道那旅客竟害过你?”女声道:“虽不是他,可天下男人一般黑,没一个好东西!”
  两个上铺沉默了一会,便听得老者又开口道:“姑娘,此番旅行,莫非便是复仇之旅?”“不错!我说过了,谁抢我位子,我便放不过谁!”那女声越说越伤心,“那畜生,我18岁就被他花言巧语骗了,可我一回家不久,他居然就甩了我,又勾搭上一个狐狸精,还生了两个孩子!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居然叫我打掉!你说,换了你,你能饶了他吗?如果不叫他全家陪我下地狱,我誓不为鬼!”老者沉吟片刻道:“也是,似此等枭情绝义之徒,死了也不足惜。可是,他家里人是无辜的啊!”那女声道:“无辜?他老婆的位子本来是我的,他孩子的位子本来是我独生子的,你说他们无辜!”
  阿刚正在目瞪口呆之际,老者忽从上铺伸下手来,作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阿刚莫名其妙,但还是把自己的手机给了老者。老者接过手机,朝对面说:“姑娘,你说的都有道理,连我都被你说服了。不过,你此番千里迢迢前去,万一他们全家人出门去怎么办?”那女声道:“那我就在他们家守株待那一窝兔崽子!”老者道:“这样吧,你还是打一下电话,看他们在不在好一点!”阿刚抬头,只见自己的手机从14号上铺平平“飞”到13号上铺!
  接着,便听到嘟嘟的按键声。
  突然,那手机又“飞”回14号上铺。老者接过手机,只听得那女声道:“你要真想帮我,你就帮我打这个电话,我怕那畜生听出我声音来,跑了。”老者问:“他叫什么名字?”女声咬牙切齿道:“姓余,叫余小雷!”
  这时,电话通了,老者喂了一声:“你好。是小余吗?哦,我是老王啊!怎么,记不起来了?你小子真是贵人多忘事……没事,突然想起你来,问个好。……你既然想不起来那就算了,再见。”老者关了手机,说:“放心,他在家呢!”他把手机还给小刚,小刚接手机的时候,却见那老者使劲朝他努着嘴,眼睛不断地朝手机使眼色。突然,小刚明白了老者的意思,他接过手机,悄悄地朝洗手间走去。
  进了洗手间,小心地关上门,小刚拨了手机的重拨键。两三声后,电话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喂,找谁呀?”小刚问:“请问是余小雷家吗?麻烦你请他听电话。”那女人说:“他在卫生间里,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一样。”小刚说:“是这样的,说起来你们也许不相信,小雷以前得罪过一个女人,现在她报仇来了,你们当心点,最好避一避。”那女人说:“你这人怎么了?神经病!”小刚急了:“真的余大嫂,你听到火车的轰隆声吗?我现在跟她就在火车上!我叫张小刚,入网手机号是13×××××××××,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报警,通过公安部门查我的情况,我对我所说的一切负责!你们快逃吧,不然来不及了!”
  突然,电话里传来那女人的放声大笑:“哈哈哈!小兔崽子,我就知道你跟那老不死的在搞鬼!你们搞得过我吗?哈哈哈!当心我连你们两个都杀!”
  竟是上铺那女鬼的声音!难道她已在转瞬之间便去到了仇人家?!
  小刚毛骨悚然,但仍颤抖着说:“大姐,你饶了我们吧,我一定多给你烧纸钱!”那女鬼说:“哈,你他妈以为我是当官的吗?你也忒把鬼看扁了!”小刚吓得尿都快出来了,幸亏就在卫生间里。他想跑,可腿是软的。这时,那女鬼又笑了起来:“哈哈,真开心!小伙子,别怕,我跟你们开玩笑呢!哪有什么余小雷,都是我开心鬼编的鬼故事!看把你吓得够呛的,行了,看你们都是善良的人,我不再整你们了,安心回家吧!”
  小刚打开卫生间的门,只见那老者站在门外,神色尴尬:“她已经走了。”
  第二天,两人下车时,在火车站买了一份报纸,看到了一个恐怖的消息:“余姓男子自燃身亡,身旁家人安然无恙。”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