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陀地  

2006-08-17 17:47:3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村里的不少姐妹一样,阿花被鸡头连诱带骗,南下某市,在城中村当了站街女。
  “开业”的第三天,同街的大姐对阿花说:“交十块钱的陀地。”
  阿花不解:“什么是‘陀地’?”
  “你新来的,没听过。‘陀地’就是保护费啦!”
  阿花一脸不解:“给护村队的100块不是已交了吗?”
  大姐不耐烦地说:“那是给人的陀地。这一次,是神要收陀地。每月的初二十六,我们得拜土地公,求他保个平安。这钱,当然由这条街的姐妹平摊。”
  阿花一听,眼中带泪:“大姐,我不交!凭什么呀,人也收陀地,神也收陀地,我们的钱怎么赚来的你也清楚,容易吗?再说了,说是土地神,可他管的土地不长庄稼,尽长贪官污吏,要是我,早就没脸躲到十八层地狱了!还敢向我人收陀地!”
  大姐被她吓得脸都白了:“好,你不交,有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招呼你。你的话,我都没听到,都没听到。”
  那天晚上,春寒料峭,阿花在街边站到12点,仍没一个客来搭讪。
  正想转身回出租屋,阿花却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定睛一看,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颤颤巍巍的,正色迷迷地打量着阿花。阿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还没开口,那老头突然伸出鸡爪般的手,一把往阿花脸上抓来!阿花扭头避开,硬着头皮问:“老伯,你也要……”老头说:“我有钱,不行吗?”阿花长叹一声,说:“那就跟我来吧。”
  进了出租屋,那老头又伸出手来,朝阿花的胸部摸去。阿花将他的手挡开:“老伯,按规矩,先给钱。”
  老头嘿嘿一笑:“姑娘,你可知我是谁?”阿花道:“不管是谁都得给钱。再说,老伯,您这么一大把年纪,难道就不怕折寿?”
  “折寿?哈哈哈!”老头狞笑着,突然,地上冒出一股烟,老头摇身一变,竟成了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阿花正目瞪口呆,老头淫笑着说:“小妞,你还欠我钱哪!”
  阿花毛骨悚然,但仍硬着头皮说:“我、我从没见过你,怎么就欠你钱了?”
  “嘿嘿,小妞,实不相瞒,我便是本街土地。这几天,你天天在我的地盘上站,实在爱煞本神了!你今天不交陀地,而且还说我的坏话,我就不计较了,只要你每月跟其他姐妹一样,陪我两个晚上,我就好好地照顾你,嘿嘿……”
  阿花气不打一处来,最多不就一死吗?心一横,指着土地公破口大骂:“你这老不死的,你要敢动我,我明天就焚香告诉土地婆去!”
  土地公脸色一变:“好,你有种!你就不怕我先奸后杀!”阿花哈哈一笑:“告诉你,本姑娘站街女都当了,还怕死?死了好,死了我一定到阎王面前告你这个淫神贪鬼!”
  土地公浑身哆嗦:“好,你有种,咱走着瞧!”
  一阵青烟,不见了。
  说来也怪,从此之后,阿花一直平安无事,其他站街女也说,土地公没再“临幸”过她们了,给他的“陀地”,也不了了之。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