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不上床,别惹我  

2006-08-17 17:46:3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潮汕话是把桌也叫“床”的,上床睡,上床食;工夫一点,会加一个定语:吃饭的,是“饭床”;睡觉的,叫“眠床”。到了婚丧喜庆等极其庄重的场合,才会把宴席称为“桌”。
  都说潮汕话保留了最多的秦楚方言,古人是否也这么叫“床”,我无从考证,但《辞源》对床的解释倒是颇为简单:床,坐卧之具。比起《现代汉语词典》,这个释义倒是多了些许暧昧的况味。
  床桌不分使某些本来普通话就颇“咸”的潮汕人,说起跟床桌有关的物事来,更多了一点别样的“咸”味。比如,在酒楼的包间里,你如果听到一个潮汕人说:“别等了,我们先上床吧。”——千万别误会他想跟谁先上床,他只是说不用等到客人来齐,已到者先入席的意思。
  这样不咸不淡的普通话,总会引来在场外地人浮想联翩的哄笑。甚至有人会据此猜测,潮汕人对床笫之事肯定很随便。但他如果抱此想法去泡一个潮汕女孩,十有八九要碰壁——潮汕人是很好客,随便就可请人上“饭床”,但对“眠床”不仅不随便,而且极为忌重。时至今日,潮汕人结婚仍要进行庄重的“安床”仪式,到了年终,拜“床公床婆”以求终年得安寝者,仍大有人在。一夜夫妻百日恩,依然是大部分潮汕人的床上观念。
  夫子说食色性也。古人朴素的食与色,说到底,不外都为了生命的延续。所以,将“食色之具”统称为“床”,不失为一种科学的叫法。“五千年修同床眠”,能同床者,饭床也好眠床也罢,总是有缘之人——这应该便是“一夜夫妻百日恩”的本意。后来,“床”产生了明确分工,男女上了“眠床”,便得守贞节;朋友上了“饭床”,须得讲义气。节义不守,便会为世人所唾弃。这是文明发展的规律。
  但到了“一夜夫妻一日恩”盛行的今天,“床桌不分”又显露出它先知先验的意义来——能否上床,已成为流行的社交标准。“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说的是“饭床”上的情感判断,不上床,谈什么朋友?不上床,解决什么问题?推杯换盏,才会有肺腑之言;酒量藏着掖着,则被视为城府太深不宜深交;同样,在现代都市的男女交往中,床上的“友情出演”也有了新的含义——此情何计可消除?才下饭床,却上眠床!不上床,对你的身体一无所知,算什么异性知己?纵关山万里幽约不便,真有诚意,也须在网际空间虚拟出一张床来。
  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床”的从无到有,从有到分,从分到合,耐人寻味之处,远非一篇小文所能详尽。有论者说人类文明是一种轮回的文明,若真如此,也许它会在“床”上得到应验:“床桌不分”到了极点,可能便导致床的再次消失……
  但愿,这只是杞人忧床。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