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天眼  

2006-08-17 17:46:3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任岳镇长是一个远近皆知的孝子。岳镇长幼年丧父,岳母守身如玉,一把这一把那将他拉扯大,岳镇长说了,我不孝顺她,还是个人吗?不幸的是,岳镇长刚被内定为镇长那天,岳母却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了。岳镇长那个痛苦啊,无以言表。他在母亲的灵堂里跪了整整一宿,眼睛都哭肿了。
  丧事过后,岳镇长把母亲的遗像高高挂在客厅正中央,晨昏瞻仰。
  很快地,随着时间流逝,丧母之痛渐渐被纷繁芜杂的镇务冲淡了。岳镇长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前任把整个镇的财政都搞垮了,高升前却还留下他的嫡系人马,碍手碍脚的,就是不让岳镇长开展工作。
  一天晚上,岳镇长刚回家,后脚便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自我介绍是某工程队的老板,听说镇道要扩建,来向镇长了解“情况”。岳镇长不悦地说:“你明天再到我办公室去谈好吗?”那人道:“白天你我都忙,再说了,有些话到办公场合也不太方便说。”说着,他拿出一个大信封:“镇长,这是我们工程队的资料,包括设备、管理、资金及承包过并深获好评的一些工程概况,希望您慢慢看。”岳镇长摆摆手:“行了,我会仔细看的。”那人临走前,意味深长地说:“刚升副县长的前任金镇长,对我们是很信得过的。”
  那人走后,岳镇长也不把那信封当回事。镇道的扩建,他是准备采用招标的方法的。这时镇长老婆走出来,看到桌上的信封,打趣地问:“是什么?该不会是来贿赂你的吧?”说着拆开了信封——突然,她尖叫一声:“你看!”岳镇长回头看去,信封里,哪有什么资料,厚厚的一沓全都是百元大钞!
  夫妻俩大眼瞪小眼,又不约而同地将眼光投向那“资料”……良久,岳妻说:“恐怕……有五万吧?”岳镇长跌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心砰砰乱跳。这时,尖利的电话声响了起来,岳镇长接过听筒,电话里,一个男声说:“镇长,我们的资料看了吗?”岳镇长看了妻子一眼,支吾着说:“还……还没时间看呢。”那人说:“镇长,您就抽空看一下吧,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还有,你要是觉得我们的资料不够齐全,您说一声,改天我们还有更详尽的资料奉上。”岳镇长一言不发,挂了电话。
  “怎么办?”夫妻俩谁都不愿先开口。
  良久,岳镇长颤着声说:“先……先放着吧。”
  岳妻将信封收起,藏到卧室的保险柜里。
  岳妻刚走出卧室,一眼看到墙上挂着的岳母遗像,突然又尖叫一声,躲到岳镇长背后:“老岳,你看你娘……”岳镇长不由向他娘的遗像望去,突见照片里,岳母原来睁开的眼睛竟是闭着的!岳镇长恐怖万状,双膝跪下:“娘,您有什么话要说?你睁开眼吧,不要吓着我们——”
  岳母双眼紧闭依然。
  岳妻瑟瑟发抖:“娘,是不是您生前我待您不好,若是,我从此一定好好孝顺,逢年过节厚供五牲,多烧纸钱……”
  岳镇长见如此怪状,忙唤岳妻取来三炷香,焚香祷告:“娘,您若有话要说,此时不便,儿便在梦里再候您教诲!”言毕,上香三拜。
  夜深了,岳镇长夫妻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子丑相交之时,岳镇长双眼撑不住,正要合上,忽听得娘的声音在帐外呼他:“我儿,你娘来了。”岳镇长掀开蚊帐,扑通一声跪下,泪流满面:“娘,您有啥话,但且吩咐。”岳母近前摸着岳镇长的头:“儿啊,娘早间闭眼,是不忍看你走上贪官之路。你若听娘话,速将不义之财退回,凭良心为民做事。否则,娘当自毁双眼!”岳镇长汗如雨下:“娘教训的是,儿当遵命!”岳母转身便走,岳镇长伸手想牵住他娘,不防脚下一个趔趄,绊醒过来,却是南柯一梦。掀被而起,汗渍被角,却见妻子也蓦地坐了起来,惊恐地睁开双眼。岳镇长问妻子:“你也梦见娘了吗?”岳妻点点头:“娘说,我若是岳家的好媳妇,就该劝你把钱退了!”岳镇长想:奇怪,娘怎么能够同时托梦给两人呢?
  翌日,岳镇长将钱带到办公室,静等那建筑商前来。
  中午快下班时,那人果然来了,奸笑着问:“镇长,我们的资料还齐全吗?”岳镇长拿出那信封,严肃地说:“这不是工程资料,请你收回去。你们若想包这工程,请于下周参加镇里的招标会。”那人尴了一尬,很快又笑着说:“岳镇长,这不是开玩笑吧?我们可是金副县长隆重推荐来的,你可不要让金副县长失望啊!”说完,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几个号码:“……喂,是金副县长吗?哦,我是小刚啊。是这样的,岳镇长刚才可能是嫌我们的资料没别的工程队的资料齐全,所以……哦好的,我让他听一下。岳镇长,电话——”
  岳镇长接过电话,只听得电话满是不悦的口气:“小岳吗?我是老金。告诉你,小刚那工程队质量绝对是没问题的,你也不用再搞什么招标了,那纯粹是浪费人力财力嘛!你要是真觉得那‘资料’不齐全,你跟小刚说一声嘛!小岳啊,不要忘了,我们的位子来之不易啊……”
  未等岳镇长解释,电话已被挂断了。
  中午,岳镇长回到家里,将那信封重重地往桌上一摔。老婆问:“怎么啦?”岳说:“退不了。要是一定要退,肯定得把这镇长位子也退了!”两人便默默无言。一会儿,岳妻说:“其实……工程给谁做,还不都是一样……那姓金的还不知拿了他们多少呢,还不是一路高升?咱下不为例,下个工程再搞招标吧!”岳镇长叹了一口气:“也只能如此了。你先把钱收起来,不要存到银行里,也先不要花它。”
  岳妻拿着钱走进卧室,岳镇长下意识地望一眼他娘的遗像,天,那眼睛又闭上了!岳镇长跪下去:“娘,不是我想贪污。实在是……他们势力太大了,我要是不收这钱,肯定在这呆不了多久。你就原谅儿这一次吧!”说完叩了叩头。
  岳母的眼睛紧闭不动。
  过了几天,岳镇长夫妻正要吃午饭,门铃响了。开门一看,又是那个工程队的小刚,身后还跟着两个民工,扛着一台彩电。岳镇长问:“这是……”小刚说:“镇长,你家的彩电才25英寸的,太小了。刚好我们工程队退了一个40寸液晶的,没处可放,就按二手价卖给你,一口价,一百块钱。你要是嫌它旧或是太贵,那我们就扛回去了。”看着那连包装都没拆的“二手”彩电,岳镇长正在发愣,岳妻忙说:“抬进来吧,辛苦你们了。”
  晚上,岳妻津津有味地看着液40寸晶屏里的精彩节目,岳镇长不时瞧瞧墙上他娘紧闭着的双眼,心里不知是啥滋味。
  夜里,岳镇长梦见他娘,瞪着大眼,指着他,一言不发。
  第二天,早起做饭的岳妻突然大叫一声,将岳镇长惊醒过来。他冲出客厅一看,只见他娘的遗像上,镜框的玻璃完好无损,双眼已被不知什么动物挖去,剩下两个黑洞!
  岳镇长叹了一口气,跪下去道:“娘,不是我不孝,您双眼没了,在墙上有碍观瞻,我将你请到乡下祖屋里供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