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牛眼泪  

2006-08-01 15:40:3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传说,将独角牛的眼泪涂在人的眼睛上,人便能看见鬼了。
  不少牛在要死时,是会流眼泪的,这一点张大最有体会。张大这辈子见过的牛眼泪比自己流的还多。他从十五岁跟着父亲学宰牛,迄今已三十年了。刚开始,张大看到待宰的牛流下眼泪,真的吃惊不小。他放了几年牛,深知牛是一种多么勤劳和友善的动物,可如今他却操起了屠刀……父亲第一次让他下刀时,看着牛那哀求的泪眼,他的手哆嗦得连刀都握不稳。父亲一脚将他踹了,用布将牛眼蒙上,又拿刀对着张大怒吼:“你杀牛,还是我杀你?”
  三十年的宰牛生涯,张大宰牛的手艺,虽没祖师爷庖丁那么好,却也从没出过啥差错。他还学会了一手绝技:无痛宰牛。他还有三不杀:不杀耕牛、不杀老牛、不杀牛崽。当有人告诉他,用独角牛的眼泪涂在自己眼睛上便能见鬼时,张大付之一笑:“无稽之谈。”
  不过,那天还真让他碰见了一头独角水牛。当牛眼里闪过刀的寒光时,它的眼泪开始不断地流下来……张大心里突然一动,也不知为什么,便伸出手去,接住些牛眼泪,往自己的眼睛上抹……过了一会,张大睁开眼,四周一切依旧,屠宰场的工作人员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哪有什么鬼?根本就是扯淡嘛。
  忙完一天的工作,张大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父亲正在客厅里抽水烟,张大叫了声:“爹。”爹愣了一下,说:“张大,你好久没叫我了。”张大点点头,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爹问:“今天宰了一头独角牛?”张大点点头。爹叹了口气:“难怪……张大,咱也不缺钱了,一定要让小牛好好读书,咱家千万别再出一个屠夫了!”张大点点头,泪掉了下来,不知是牛的泪,还是他的泪。
  爹站起来,用袖子掸掸他坐过的椅子,说:“那,我回去了。”张大说:“爹,吃了饭再走吧!”爹摇摇头,出了门,佝偻的背影越去越远。
  张大觉得,爹的背影真像一头老牛。
  第二天,张大买了三牲香烛,带上老婆和儿子小牛,到爹坟上祭拜。
  张大仔细地铲去坟上的杂草,然后摆好祭品,一家子跪了下去。看着墓碑上爹的名字,张大的眼泪又流下来了。他拿出带来的祖传牛刀,将它深深地埋在土里,然后拜了三拜:“爹,您放心,我不再杀牛了,也决不会让您的孙子学杀牛了!您九泉之下,瞑目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