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官儿  

2006-08-01 15:39:33|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面临下岗的工人高贵,妻子又难产了。
  预产期已过了一周,阵痛也断断续续有十多个小时了,把她疼得满床翻滚,被子也被咬烂了,可婴儿就是不出来。高贵在县妇幼医院的产房外满头大汗,如无头苍蝇般团团乱转。医生说:“剖腹产吧,再痛下去是不行的。”
  高贵征得医生同意,走进产房,对妻子说:“医生说了,剖腹吧。”妻子咬紧牙关,大摇其头:“不,高贵,你饶了我吧!”
  突然,妻子安静了下来,眼睛盯着肚子说:“嘘——别说话……”接着,吃力地抬起腰身,将耳朵凑近高高隆起的肚子,仿佛在听着来自肚子里的声音。
  高贵被妻子的奇怪神情吓了一跳,莫非她痛得糊涂了?
  良久,妻子翻着白眼瞪着高贵说:“你问医生,这医院里还有高一层的产房吗?到高处的产房去,BB就会出来了。”高贵真被搞蒙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这个时候,妻子的话就是圣旨,他冲出产房,问医生:“医生,这医院里还有没有高层的产房?”
  医生说:“有啊,十八层上也有一个,不过那是高档产房的。”高贵说:“医生,能不能把我妻子转移到上面生?”医生说:“那可是高收费的。”高贵咬咬牙:“最多我把乡下的房子卖了!”
  还真是怪,一上了十八层产房,妻子竟顺顺利利地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给孩子取名的时候,高贵说:“甭伤脑筋了,在高处生的,就叫高生吧!”妻子说:“‘生’字太俗,改为‘升’上去的‘升’吧!”
  有了这孩子,高贵夫妻的日子更难了。可是,就在这营养不足的环境里,小高升四五岁时,竟长得肥头大耳,大腹便便。起初,夫妻俩还怀疑孩子得了什么怪病,可换了几家医院都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高升六岁时,凡是有收购废品的在门口叫唤,高贵夫妻便让他把平时顺手捡来的废铜烂铁拿出去卖。有一次,高升卖了一大堆废报纸,回到家里拿了五块钱给妈妈,高妻问:“一斤多少钱?”高升答:“四毛。”高妻一听急了,冲出门去,那收破烂的还没走,高妻问:“你怎么欺负小孩子,一斤才给四毛钱!”收破烂的说:“什么?谁说一斤四毛了?我是老少无欺,谁都收五毛!十二斤,我给了你小孩六块钱呢!”高妻回头,却见高升站在门口,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高妻拧着他耳朵问:“是不是,你说!那一块钱哪去了?”高升小声地说:“妈,报纸是我负责卖出的,我没功劳也有苦劳,拿一块钱回扣也不多嘛!”
  高贵夫妻发现小高升会莫名其妙地讲官话,还是在他刚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
  那天高升放学回家,小书包一丢,便一个人坐在小书桌旁,以手托腮,久久作沉思状。高贵觉得奇怪,走过去问他:“儿子,干嘛?在幼儿园里受人欺负了吗?”高升突地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脸严肃:“我发现,幼儿园里的人事制度,是极其混乱、极其不科学不合理的!”高贵猝不及防,吓了一跳,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高升不看他父亲,继续发表意见:“秦妮那个小妮子,凭什么就能当班长?不就因为她头上有两把刷子吗?陈歌会画五角星,就当副班长,五角星谁不会画呀!我高升从进园那天起,天天违心地夸阿姨长得漂亮,悄悄送给她的口香糖不下五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凭什么就只让我在二线呆着当一个小组长!”高贵目瞪口呆,脑筋愣是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那年春节,高贵的妻子拿了二十块钱给高升做压岁钱,高升一边把钱塞进腰包里一边说:“你们少跟我来这一套!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啊!当然了,你们希望我今年考上重点小学这个问题,我会研究研究的。”
  高升的这个令人咋舌的的特异功能,不久就让邻里发现了。闲来无事,他们便会说:“来,高大人,给我们讲讲话吧!”而高升也当仁不让,叉腰一站便讲开了:
  “据群众反映,你们这个小店有卖假烟的嫌疑,你们可要悠着点,不要太过分了,别以为给我几颗糖吃我就什么都罩着你们,也给我留点面子嘛!”
  “张老伯,你养的猫作风有问题,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养猫养狗,在注意让它们吃饱吃好的同时,也要多进行精神文明建设嘛!”
  ……
  更让高贵夫妻感到可怕的是,高升有时夜里说梦话,也尽是一些令人胆战心惊的话:
  “再高一级的纪检来,我也是这句话,我是清白的!”
  “好,我说,我什么都说,只求你们看在我多年为本县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给我一次重新改过的机会。”
  “你们为什么只盯着我一个人不放?比我官大的,拿得比我多的人多的是,为什么就不揪他们?是不是他们有背景,就让我当替死鬼?”
  ……
  几乎是每个星期,高贵夫妻都会被这样的话折磨一次。
  有一次,高贵带他出去公园玩,路过县委大院时,高升忽然站住,看着县委大院,眼中一片迷茫:“8848,我的车居然让那小子开了!”
  站在盛夏的街道中,听着高升这些没头没脑的话,再联想起他平日种种与众不同的“官方语言”,高贵心中一阵阵莫名的寒意。上溯至十八代祖先,高家都没有一个当官的。他听爷爷说过,高家有一句祖训,子孙后代做牛做马都行,就是千万别当官。
  父子俩走到县城里那家最豪华的“扬州梦”歌舞厅前,高升忽然扯了扯父亲的衣襟说:“爸爸,我们进去一下吧!”
  高贵苦笑了一下:“小子,你爸爸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进一趟呢!”
  高升哀求道:“爸爸,我只想看一看,要不你在这等我?”
  高贵无奈,只得跟他走了进去。
  没想到,一走进歌舞厅,高升竟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他这里走走,那里窜窜,又好像要找什么人。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先生,你们订了房间吗?”高贵一脸尴尬,刚想回话,高升开口了:“小姐,请问你们那位厅面经理丁小姐还在这里吗?”服务员冷不丁被他一问,一时差点反应不过来:“很抱歉,这位小朋友,我刚来一个月,我们现在的厅面经理不姓丁,以前的我不清楚。”高升叹了口气说:“那算了,她肯定也在这里呆不下了。”
  回到家里,高贵和妻子一合计,不行,这孩子肯定是撞邪了,再穷也得花钱治一治,就这么一个孩子,早早就让官迷了心窍,那还得了……
  那天晚上,高升入睡后不久,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走进高家。
  高贵夫妻见他来了,忙迎了上去:“先生,您看这孩子……”
  老者一言不发,走近高升床前,端详良久,摇头叹息:“唉,怎么阴魂不散哪!”说着,伸出中指,点在高升眉心,又开口问道:“张主任,别来无恙。”
  高贵夫妻吓了一跳,但见高升眼仍闭着,嘴唇一动,发出来的却是一个中年男人阴森森的声音:“余老,你又在为新主子当顾问吗?”
  老者大声喝道:“张主任,你已认罪伏法,何苦阴魂不散!”
  高升答:“我虽罪有应得,怎奈巨贪逍遥法外,我死不瞑目!”
  老者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你应正视现实,尘归尘土归土,若再作祟,难道不怕永世不得超生!”言毕,老者用指于高升脸上画一圆圈,猛地一弹,但见高升全身一震,又昏睡过去。
  高贵夫妻惊恐万状,连声问道:“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脸色严峻,一字一顿道:“放心,此乃神经官能症,明天醒来,他就会清醒,什么官不官的,他只不过是一个下岗工人养的儿子!”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