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骨灰合  

2006-08-01 15:34:34|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师傅摆了十年的钥匙摊,经他手打造的钥匙过万把。如今电脑配匙的摊挡多了,姚师傅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可他仍舍不得把这摊撤了享清福。
  他总是想,万一哪位街坊忘了带钥匙进不了家,却找不到他,那可咋办?
  这天黄昏时分,朔风入骨,姚师傅正要收摊,来了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先生,身着大衣,颈披围巾,风度翩翩,一看就是那种有头有脸的人。老先生径直走到姚师傅摊前:“老哥,想请你帮个忙行吗?”姚师傅笑道:“当然行。是不是忘了带钥匙,回不了家了?”老先生道:“不是的,是家里有一个上锁的东西,那钥匙丢了,开不了,急死我了。你能不能帮我去开一下?”姚师傅问:“不能带过来吗?”老先生道:“不行啊,那东西是不能随便拿出来的。”姚师傅道:“那行,你等会,我收了摊就跟你去。”
  收了摊,姚师傅带齐工具,跟着那位老先生走。两人曲里八拐地进了一个住宅区,上了七楼。老先生掏出钥匙,开了门,姚师傅便跟着进去。
  老先生请他坐下,很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家里有一段时间没住人,连一杯水也没有。”姚师傅边拿工具边说:“没关系,要我开什么,拿出来吧。”
  老先生搬了张凳子,站上去,从一张高高的供桌上把一个盒子抱下来,放到姚师傅面前。姚师傅一看,心里头就纳了闷——这不是骨灰盒吗?便问:“老哥,开骨灰盒干嘛?”那老先生突然间哽咽了:“老哥,你有所不知,我老伴过世不久,我是无日不在思念她,我保留着她的骨灰,就是为了能跟她继续生活在一起。昨晚,她托梦给我,要我把她的骨灰撒到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条小河里。可我这该死的,竟把这盒子的钥匙给弄丢了!你就当为我们做件善事,积积德吧!”人世间,竟有深情如此,姚师傅被感动了,便说:“老哥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打开它。”说完拿出工具,三下五除二便把盒子打开了——其实这种骨灰盒的锁,也就做做样子而已。
  那老先生抱着骨灰盒,盯着那骨灰,老泪纵横:“阿蓉,我看你来了!”这样伤情的场面,姚师傅怕被他勾起自己的心事,便道:“老哥,你跟老嫂子好好聊,我该走了。”老先生擦擦眼泪,拿出一张百元钞道:“老哥,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这点钱,不成敬意。”姚师傅推托道:“这哪成?动一下手而已,我哪能收这么多钱?”老先生道:“这点小钱还不足表达谢意呢!你收下吧,不然我到了九泉之下也难以心安。”
  从那老先生家出来,也许是想起自己的老伴罢,姚师傅心里唏嘘不已。他想,那老哥还真是个重情义的人,想想自己,当年老伴过世时,也没这么伤心过……
  第二天,姚师傅吃完早饭,刚要把摊子摆出去,便发现自己的那顶呢毡帽不见了,把整个家翻遍了都找不着。这可不行,那老帽子跟了自己也有十年了,老人的帽子就跟鞋子一样,要找一顶戴起来舒适得跟没戴一样的,还真不容易。找着找着,姚师傅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肯定是昨天晚上落在那老哥的家里。得,只能再去一趟了。
  幸好姚师傅记性还不错,七拐八弯的,又上了那老先生住的七楼。
  按了按门铃。很快地,门开了,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妇女探出头来:“大爷您找谁呀?”姚师傅道:“哦,我是路口打钥匙的,昨晚上来为你们开锁,把帽子落在你们家了。”那妇女道:“你走错房间了,我们这昨晚没人呀,开什么锁?”姚师傅道:“不会错的,昨晚你们家里的一位老先生请我上来,帮他打开放在供桌上的那个骨灰盒。”妇女一听骨灰盒,脸色一变,问:“那人长什么样?”“穿着大衣,颈上围着围巾,很有风度的。他说要将老伴的骨灰撒到小河里,可钥匙丢了,于是请我来。不信,你去看一下供桌上的那骨灰盒。”那妇女眼中忽现出恐怖之色,回头望了望屋里,说:“老师傅,您进来吧!”
  姚师傅进了屋里,一看,那骨灰盒却还好端端在老地方摆着。那妇女搬了一张凳子,把那盒子抱了下来——那锁还真的开着。她打开盒子,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妈,我错了,我不该干涉你们的,我错了!我该死!妈,张伯,您二老就原谅我吧!”姚师傅一头雾水,问:“大闺女,咋回事?”那妇女边抹眼泪边说:“老师傅,你有所不知,我爸死得早,我妈辛辛苦苦把我们拉扯大,几年前她忽然说要跟一个在老年舞厅认识的舞伴结婚,可我们怕别人闲话,都不同意。去年,我妈不幸去世了,不久,我们听说她那个舞伴张伯也抑抑而死。没想到,他们感情竟然好到这个地步……”说着,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师傅你看,昨晚请你上来的是不是他?”姚师傅一看,照片上,赫然正是昨晚那个老哥,他正跟一个老太太在跳交谊舞,两人脸上满是幸福、陶醉的笑容。“没错,就是他,这么说,昨儿晚上我是见……可他说要把你妈的骨灰撒到河里的,现在这骨灰还好端端在这里。”
  那中年妇女又流下泪来:“师傅,你不知道,张伯是生生死死都想跟我妈在一起,他的阴魂才会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你瞧,盒里的骨灰,足足比原来多了一倍,他跟我妈,是再也分不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